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767章赌马

第767章赌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768章  赌马!

    “这匹卡琳娜是我们马场中最温顺的母马,美丽的小姐既然是新手,那最好先挑选它。等您熟练了之后,再选择其他的赛马。”托尼滔滔不绝。

    他一边介绍,目光就没离开过汪婷婷身上。

    汪婷婷穿着黑色的猎装,上半身是小马甲,下半身是紧身白色马裤加棕色马靴,带着女式头盔,英姿飒爽。

    她兴致勃勃的看着这匹红色母马,还小心翼翼的想去摸它。

    卡琳娜确实温顺,丝毫不介意。汪婷婷还尝试着抓了一把饲料喂它,它就伸出长舌一口卷起。

    “这位宁先生,您要不要也挑选一批呢?”托尼专业的介绍道。

    “不用了。”

    宁小北摆了摆手手。

    他下来,主要是陪汪婷婷的。他在百蛮山经常骑着两层楼高的大白,震啸山林。几匹凡马,哪能引起他的兴趣。

    见宁小北拒绝,托尼一愣。哪有来俱乐部玩却不骑马的,尤其还是男人。

    他尝试着解释道:“先生,我们这边有蒙古马和矮种马,都很温顺的,尤其矮种马,非常矮,您骑上去不会出一点事情。”

    “我说不用了。”

    宁小北淡淡道。

    见此,托尼只好闭嘴,但眼中却闪过一丝轻视。

    作为马术故乡的英国人出生,他对那些不敢骑马的人抱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

    在托尼的指挥下,汪婷婷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卡琳娜身上,她两腿紧紧夹住马鞍,双手扶着马脖子,既害怕又兴奋。

    “小北,我好怕啊。”

    汪婷婷小声叫道。

    “没事,有我呢。”

    宁小北在旁边安慰,他在这里,怎么可能让汪婷婷摔下来。

    托尼在前面牵着,出了马廊,小步走到了场地中央。

    这时,突然有几匹高头大马小跑过来。

    “宁少!”

    来人远远的打招呼,正是王松。除此之外,旁边还围着几个俱乐部里的客人,显然都以王大少为首。

    王松平日里是一名马术爱好者,身姿笔挺,动作规范,胯.下骑着一头通体黑亮的纯种马,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见到宁小北后,故作惊讶:

    “宁少,你怎么没骑啊?”

    “不会是怕了吧?连你女朋友都敢骑马,你怕什么?”

    “小北可能没兴趣。”汪婷婷虽然紧张,但还是给宁小北辩解。

    “哈哈,骑个马而已,有什么好怕的。”王松哈哈大笑。

    宁小北眉头先是一皱,然后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哦?王少,你既然这样说,不知道敢不敢和我赛上一场?”

    “你说什么?”王松愣了一下“你要和比赛马?”

    “怎么,不敢?”宁小北淡淡道。

    “哈哈,宁少啊,不是我欺负你,赌之前,我得和你说清楚。”王松哈哈大笑道:“我可是曾经拿过京城业余马术比赛十六强的人。还有我这匹马凯撒,鞍时两万块,是整个马场最贵的几匹之一。”

    “不错,王先生说的很对。”旁边的托尼也突然开口。

    “凯撒是我们俱乐部价格最高,荣誉最多的马,它血统高贵纯净,身价为五十万美金,出身自爱尔兰库摩种马场,曾经夺得伦敦大区第九赛区短跑竞赛冠军的成绩,身上流着冠军血统。”

    “而且王松先生确实曾参加过业余马术比赛,您和他比,一点胜算都没有的。”

    见托尼这样专业马术教练都开口,众人更不看好宁小北。

    汪婷婷也拉了拉他的衣角,担忧道:“小北,算了吧,我骑着玩玩就好。”

    没想到宁小北反而一意孤行,从嘴角掀起一抹笑容,“那又如何?你便是奥运会金牌得主,也不算什么。”

    “好大的口气。”王松哼了一声,旋即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不过宁少,你要真比也可以,但得有点彩头吧。”

    他说着,掏出一串车钥匙,道:“这是我新买的兰博基尼gallardo,输了它就归你。但我要是赢了,你就输我一瓶至尊青龙酒,怎么样?”

    周围的俱乐部玩家,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几个经理脸上也都变了颜色。

    一辆300万的豪华跑车,整个蓝苑俱乐部自成立以来都没有这么大的赌注。若这赌约真成立,顷刻间就能轰动整个俱乐部,甚至传进松海市的上层圈子。

    “原来这家伙是惦记我的青龙酒……”

    宁小北心中笑了笑,一口应道:“好,我答应你。”

    “真的?”王松欣喜。

    “我宁小北说话从不反悔。”宁小北傲然道。

    在数百万的赌注下,一众玩家都用看疯子的眼神望着宁小北。

    一个新手,连匹马都不敢骑,竟然要和业余十六强的骑手加上冠军马比试?

    专业教练都不看好他,大家自然更倾向于专家意见。

    “小北?”

    汪婷婷叫了一声,见宁小北一意孤行,就沉默了。

    她这小半年虽然待在国外,但却听过这龙鞭酒的消息。一瓶至尊龙鞭酒,可要几百上千万呢!

    宁小北怎么会这么有钱?

    “行,一言为定!”

    反应过来后,王松狂喜。青龙酒到手了!


疯狂农民工笔趣阁


    “等车到手后,老子就送给那个京大女模特,看她还敢不敢推三阻四的。一辆保时捷,就不信砸不开她的双腿。”王松心中美滋滋的。

    他最近看上京大礼仪队的一位小嫩模,可惜这嫩模外表清高,普通的送花送钱都没有用。但再高冷的女神,在一辆几百万的跑车面前,自然也会化作绕指柔。

    赌约成立,接下来就是准备。

    整个蓝苑俱乐部的客户都被惊动了,大家纷纷汇聚过来,瞧一瞧这数百万的赌局。

    “王大少马术虽然比不上专业级,当时好歹跑进了十六强,虽然那个赛只是一群公子哥无聊组织的。但也比普通人强得多。”

    “他座下的凯撒可是整个俱乐部短距离冲刺最快的马,冠军血统。”

    “他对面的小子连马都没有?怎么比?”

    众人议论纷纷。

    更有好事者开盘,压谁输谁胜,宁小北赢的比例,高达100比1,属于冷门中的冷门,没一个看好他。

    “王松先生已经准备好了,宁先生,您的坐骑呢?”

    托尼作为临时裁判,正皱眉看着宁小北。

    王松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护手、护膝、头盔、马鞭、骑士服一应俱全,正在场边坐着热身运动。而相比之下,宁小北连衣服都没换,还穿着原先的休闲服,赛马更是不知在何处。

    ‘这是比赛,不是过家家啊。’

    托尼暗暗摇头。

    “坐骑?”宁小北指了指卡琳娜。“就用它了。”

    托尼眼都瞪出来,不可思议道:“宁先生,卡琳娜是一匹两岁的温血马,甚至连赛马的资格都没有!”

    世界的马种,按照脾性,大致可划分为热血马、温血马、冷血马三种。

    热血马性格最为爆裂,赛马基本上使用热血马。温血马性格温顺,多用来骑乘。冷血马力量最大,主要是用来做拉车的挽马。

    托尼这二十多年的骑马经历,从来没听说过温血马也能上赛道的!

    “我说它行,它就行。”

    宁小北语言平淡,却带着不容执着的自信。

    托尼还想再劝,宁小北已经一个翻身,直接骑到马上,坐在了汪婷婷后面。

    “简直是胡闹。”

    托尼心下鄙视,这是个彻头彻尾的外行,连马种都不知道,就要和人赛马!

    就像用一匹拖拉机去和超跑比赛一样,舒马赫来了也赢不了。

    周围能来蓝苑,对马自然也有了解,见宁小北这副模样,都不由摇头,心中直接给他判了死刑。

    “你就这样和我比?”王松斜睨他一眼。

    见宁小北坐在高加索马上,怀中还抱着美人,一副来郊游的样子,肚皮都要笑破了。

    周围众人也都叹气,宁小北这和认输有什么区别?

    只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骑着一匹美洲矮种马兴冲冲的跑到宁小北身边,娇声叫道:“大哥哥,我可是把全部零钱都压在你身上了,你一定要赢啊。”

    “哈哈,放心吧,看哥哥给你挣回一百倍的零花钱。”宁小北大笑回应。

    “小姑娘,只恐怕你的零花钱注定要没了。”王松也是大笑一声,自信无比。

    这时,比赛开始,托尼令旗一挥,王松已经如箭般射了出去。凯撒不愧是冠军血统的名马,不到400米的赛道,它瞬间就冲刺过一小半。

    与此同时,卡琳娜还悠然的站在起跑点上,动都不动。

    “大哥哥,你快跑啊!”那小丫头焦急的叫道。

    “没事,让他先跑一阵。”宁小北毫不着急。

    “哼,我看你是明知道要输,所以干脆不出来丢人了吧。”托尼在旁边暗暗冷笑。

    汪婷婷坐在马上苦笑,周围旁观者也是出言嘲笑,对宁小北冷嘲热讽,没一个对他抱有希望。那可爱的小丫头见自己的零花钱要没了,顿时一双大眼就湿润了,垂泪欲滴。

    “哈哈,青龙酒是我的了。”

    距离终点只剩下20米,王松已经放慢速度,仰天狂笑出来。

    就在大家都以为宁小北要输的时候,这时只听宁小北喉咙滚动一下,轻喝一声:

    “停!”

    然后凯撒突然由动转静,嘎然而止,停在了终点前的10米外,一双大眼睛里,闪烁着恐惧之色。

    “怎么回事?”

    见到这一幕,众人也都不明所以,不少人更是翘首望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怎么停了?难道在等着宁小北追上去?”

    虽有人这样想着,但更多人看出不对了。

    王松已经气急败坏的跳下马来,牵着马绳死命往前拽,但凯撒动都不动,如同被仙人下了定身术。终点只有十米,偏偏这十米,在王松眼中,就宛如天堑。

    “婷婷师姐,现在,轮到我们了。”宁小北轻夹马肚。

    说着,母马载着两个人,以每秒数米的散步速度,悠然向前走去。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神情中、在王松如见鬼魅的不信中,在小丫头歪脑的不解中,在托尼一副日了狗的震撼中、在围观群众眼球爆掉一地的惊诧中。

    卡琳娜慢悠悠的行过了数百米的距离,慢悠悠的超过了面如死灰的王松,又慢悠悠的走进了终点,最终慢悠悠的获得了胜利。

    马术赌约,宁小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