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740章淡定的宁小北

第740章淡定的宁小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741章  淡定的宁小北

    “嗯?”

    宋耀南和吴文康一滞。

    “既然你们想玩,我就陪你们玩玩……呵呵,不过到时候,千万别后悔啊……”

    最后一声冷漠的笑容过后,宁小北被押上了警车。

    “老……老宋,这小子什么意思啊?”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吴文康忽然感觉毛骨悚然。

    “怕什么,装神弄鬼而已!”

    宋耀南狞笑一声,他就不信了,凭他的财力和目前的大优势,还告不倒宁小北!

    “走,回去开个酒宴,庆祝庆祝!”

    “哈哈!”

    “我要多喝几瓶青龙酒!”

    吴文康也是不去想那些,和宋耀南大笑着钻进一辆保时捷卡宴,驰骋而去。

    死者被送往医院,肇事车也被运往交警大队,人群渐渐散去……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一个穿着红兜帽斗篷娇小的身影,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追上了那辆保时捷卡宴。

    ……

    下午两点的时候。

    看守所,有人提审,宁小北被叫了过去,抬头一看,正是郎伟。

    “小北,现在情况对你很不利。”

    郎伟声音带着叹息,“你能不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厚厚防爆玻璃那边的郎伟,宁小北开口道:“耀南烟酒的董事长宋耀南,和文康集团董事长吴文康,联手陷害我。”

    “郎队,你信么?”

    宁小北嘴角忽然划起一道微笑的弧度。

    “我……信。”

    郎伟看着宁小北,迟疑了一下,下意识就选择了相信。

    宁小北是谁?

    敢于孤身闯入毒贩内部,将一个庞大的犯罪组织捣毁。码头斩杀地阶强者,凶宅捉鬼……这样一个绝世奇人,根本没有任何理由骗他。

    而且现场还有一点特别奇怪,那就是当时的监控录像被莫名其妙地删除了,这让他心存怀疑。

    “可是……”

    郎伟皱了皱眉,从旁边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塞给了宁小北。

    “死者名为方老六,是附近工地的一名普通民工,有一双儿女和一个老婆周虹,家境贫寒。奇怪的是,她们竟然请了一个市内的大律师,准备了充足的证据来告你……”

    “这就对了。”

    宁小北冷冷一笑,“那个周虹的背后,一定有宋耀南和吴文康的支持,不然恐怕连律师费都拿不出来。另外,这件事情恐怕另有隐情……”

    “你是说……?”

    郎伟眼睛瞪大,忽然翻了翻资料。

    “那个方老六,估计是给宋耀南卖了命。”宁小北眼睛微眯,从内迸发出几丝狠辣,“我猜,他老婆周虹并不知实情,还以为自己碰到大好人了呢……”

    “这个方鸿顺,上个月刚从医院查出了癌症晚期。”

    郎伟翻了翻资料后,从口中吐出一口气。随即恨恨一咬牙,“这两个家伙,还真不把我们警察放在眼里,竟敢做这样的事!”

    “不用担心,郎队,他们蹦跶不了多久。”

    “我困了,先去睡会儿。”

    宁小北打了个哈欠,从位置上站起来,懒洋洋的走了出去。

    “小……”

    郎伟叹了口气,奇人不愧是奇人啊,寻常人遇到这种事恐怕吓得要死,宁小北却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


异界大专家sodu
   晚上九点。

    繁星点点,夜凉如水。

    江南府,二楼包间。

    “干杯!”

    两个高脚杯碰在一起,里面盛着的青色龙鞭酒摇晃两下,随即被两人一口饮尽。

    “哈哈哈……”

    宋耀南和吴文康相视大笑。

    随后,包间门被敲响,从外面进来一个女服务员,长得玲珑可爱。

    “干什么的?”

    吴文康赶忙收敛笑声,皱眉不悦道。

    “先生,今天我们店里举办活动,这是我们经理赠送的特色菜,免费品尝。”女服务员拥有甜美悦耳的声线,端着一碗菜走了进来。

    “放那儿吧。”

    吴文康眼珠子开始在女服务员身上偷瞄起来。但是对方显然没给他机会,放下菜盘就匆匆走了。

    两人也没管她,继续聊了起来。

    “老宋啊,你白天的那招,高,实在是高!”略有醉意的吴文康,冲宋耀南竖起大拇指。

    “哼,就凭宁小北这小屁孩,毛都没长齐,还敢跟我玩,真是找死!”

    宋耀南眼中射出毒蛇般的目光,将杯中青龙酒摇晃两下。

    吴文康哈哈一笑,又道:“对了,老宋,你给了那方老六多少钱?他竟然连去死都肯?”

    “其实也没多少钱,八十多个。”

    “什么?八十多万就能买条人命?”吴文康有点震惊了,“姥姥的,这人命也忒贱了吧?”

    “嘿嘿,老吴,这你就不知道了。”

    宋耀南阴笑两声,将青龙酒一饮而尽,然后从旁边烟盒中抽出一根软玉溪,点上火,抽了起来。

    一口浓郁的烟雾从他口中吐出。

    “告诉你吧,那个方老六其实是肺癌晚期,他们那个家,穷得都揭不开锅,砸锅卖铁都不可能治得好。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方老六,明知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是等死…还是死前捞一把,给老婆儿子留下点钱?”

    “我靠!怪不得!”

    吴文康挑了挑眉毛,随即又道:“那他老婆知道这件事?”

    “当然不知道了。”宋耀南又抽了口烟。

    “那你真把钱打给那个方老六了?”

    “打是打了,不过她老婆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把钱再套出来,也就分分钟的事情。”宋耀南继续阴笑,“哼,一个乡下来的农妇罢了,这种贱骨头我宋耀南还搞不定?”

    “哈哈!老宋,这整个松海我吴文康就服你!手段真踏马阴险!”

    “彼此彼此。”

    宋耀南冷冷一笑,随即两人相视一眼,又是发出一阵恶心而得意的笑声。

    然而他们却没注意到。

    包间内的八仙桌下,藏着一支录音笔。

    此刻。

    一辆玛莎拉蒂停在龙腾公司门前,戚红月、叶雨凝和妙音三人,匆忙跑了进去。

    在大厅里碰见了马胖子,戚红月立马走上前,俏脸带着焦急之色。

    “马总,小北他到底现在怎么样了?”

    “小北哥他不会坐牢吧……”

    叶雨凝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里也满是水雾。

    马胖子急得满头大汗,一旁的袁宗明走上前来,安慰说道:“三位小姐放心,宁先生现在人还在看守所,开庭日期,订在下个星期二。”

    “袁总,我……我们要怎么救他!您说,到底要多少钱!”

    戚红月脸色发白,小手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