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650章王羲之的初月帖?

第650章王羲之的初月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651章  王羲之的初月帖?

    哗!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

    所有人都没想到,裴罗嘉自报家门后,这个年轻人不仅一点面子都不给,还直接出言侮辱对方!

    胆子也太大了!

    不少人脸色微变,要知道裴家背靠血龙帮,势力可谓是相当之大,不少大企业的董事长,总裁见了他,也不得不给几分薄面。

    “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何身份?”很多人都是猜疑起来。

    “宁小北是吧……好,你够种!!”

    裴罗嘉硬生生将手抽回,紧捏发抖,光头上更是青筋暴凸,似乎正处于暴走的边缘。

    但他生生压制下了怒火。

    今天是慈善晚会,他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这里闹事。因为像他这种有身份的人,非常在乎面子。

    “小北,这个裴罗嘉好像很可怕的样子,你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戚红月有点担忧的问道。

    虽然宁小北刚才是很帅,但血龙帮裴家,这个名字在松海上流社会,可谓是如雷贯耳。裴罗嘉在血龙帮的地位,更是仅次于那可怕的葛阎王!

    “不用担心……”

    宁小北淡淡一笑,将耳朵凑过去,“红月姐,告诉你个秘密,其实血龙帮早已经覆灭了……”

    “什么?!”

    戚红月美眸震惊,差点叫出声来。

    宁小北继续笑道:“这个裴罗嘉,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不用理会。他要是敢找小爷麻烦,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好……好吧。”

    戚红月心中还是疑问重重,血龙帮不是松海第一大帮派吗,怎么会突然覆灭?

    没等她多想,拍卖会就开始了。

    一个五六十岁的锦衣老者在台上主持拍卖,由一位位身姿卓绝的礼仪小姐,将拍品端上拍卖台。

    今天晚上的这些拍品,大多都是场内富豪所捐赠。今日成交额,扣除手续费后,也都全部捐赠给红十字会。

    “第一项拍品,宋代汝瓷官窑莲花盘。”

    锦衣老者淡淡出声,“起拍价,十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

    “十万五!”

    “十一万!”

    “十二万!”

    ……

    价格层层上涨,但由于这莲花盘价值有限,最终被一个古董商人以十八万的价格拿下。

    这些进行拍卖的拍品,如果是古董,都是经过芭莎的古董专家团队鉴定,所以并不用担心买到赝品。

    由于前面几件拍品,都是一些古董字画、字帖、或是油画之类的艺术品,宁小北丝毫不感兴趣。

    但到了第五件拍品时,宁小北总算来了点兴致。

    因为这件拍品,竟然是他的龙鞭酒。

    锦衣老者一掀开红布,全场男士,无不眼露炙热之色!

    “呵呵,这五件拍品……乃是龙腾公司马老板捐赠,一瓶帝皇龙鞭酒!各位想必知道这帝皇龙鞭酒的价值所在,我老头子就不一一介绍了。”

    “起拍价,一千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

    “一千五!”

    “两千!”

    “两千三!”

    “两千八!!”

    这时,宁小北身边坐席,就有一个大腹便便的富商站起身,对着四周富豪一笑。

    “各
隋末阴雄小说5200
位,我是辉煌集团的董事长,梁杰仁!”

    “这瓶酒我志在必得,望大家给个薄面。”

    说完,他微微一笑,报出了价格。

    “我出五千万!”

    一些普通富豪听到这个报价,都是惊出了一身的汗。

    这个梁杰仁,竟然直接把价格抬高了两千万!

    还没等这胖子屁股沾座,另一个瘦高西装男就站起身,笑着一哼。

    “老梁,你这就有点不道德了啊。帝皇龙鞭酒……这宝贝龙腾公司每个月才那几瓶,谁不想要?我出六千万!”

    瘦高西装男喊出了一个价格,顿时让梁杰仁的脸色难堪起来。

    看着这人傻钱多的两个家伙,宁小北不由一笑。

    裴罗嘉也是舔了舔嘴唇,想要将这瓶帝皇龙鞭酒拍下来,可惜他的钱不太够。

    据他所知,龙腾公司每个月出售的帝皇龙鞭酒,都被一些京城或者本地的超级富豪预定了,过分的是,甚至已经预定到了二十年后!

    普通富豪想要求得一瓶帝皇龙鞭酒,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这次马胖子肯拿出一瓶帝皇龙鞭酒,虽然看起来出了血,但对于龙腾的名声,有非常大的好处,也起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推广作用。

    宁小北也是对马胖子的机智,赞叹不已。

    而裴罗嘉看着两人,脸色不由古怪起来。

    “这个宁小北,不会就是那个龙腾控股60%的神秘董事长吧……”

    他暗暗嘀咕一句,随即摇头,“不不不……不可能,他这么年轻,我真是想多了!呵,估计他是马元请来的保镖吧?”

    冷哼一声后,他也就没多想。

    这时,又有两个富豪加入战局,抢夺帝皇龙鞭酒。

    最终,这瓶帝皇龙鞭酒,以1.3个亿,被之前那个梁杰仁收入囊中。虽然气得够呛,但能抢到一瓶帝皇龙鞭酒,还是值得高兴的。

    这时,宁小北突然拿起旁边放着的,一副蒙着黑布的画,对马胖子道:

    “老马,你帮我把这幅画拿去拍卖吧?”

    “宁先生,这是……”

    马胖子接在手里,发现是一幅被裱起来的画。

    “哦,这是王羲之的《初月帖》。”宁小北道。

    “初月帖?”

    马胖子愣了一下,旋即猛然想起来,这不就是宁小北在江都市凯旋拍卖场的时候,空手套白狼得来的初月帖吗?

    “噗哧!”

    一旁的裴子棋直接笑喷了出来,目光戏谑的望着宁小北,阴阳怪气道:“书圣王羲之的初月帖?呵呵,还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呢,这种晚会,竟然拿个赝品出来,也不怕丢人!”

    此话一出,周围坐着的名媛权贵嘴上虽然不说话,但心里都是赞同。

    王羲之的真迹,几百年前就全部消失了,怎么可能还存在于世?

    宁小北要真是某个大人物,这也太抠门了!慈善拍卖晚会,竟然拿一幅赝品出来。

    顿时,一些人眼中就露出鄙夷之色。

    宁小北倒是不在意这些目光,他只想静静地装个逼,顺便给自己积点阴德。

    没等马胖子离开座位,裴罗嘉的声音也响起。

    “子棋啊,这幅《竹石图》你拿去拍卖吧。”

    “好,老爸,我这就拿去鉴定。”

    裴子棋笑嘻嘻的站起身,从裴罗嘉手里接过一幅古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