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633章姜老头的求救

第633章姜老头的求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634章  姜老头的求救

    傅初兰还在继续低吟。

    声音从开始的痛苦,转变为舒服和一种享受,酥媚入骨,听得宁小北险些把持不住。

    十多分钟后,宁小北收功。

    傅初兰体内寒毒被宁小北的灵气绞杀殆尽,剩余一点,也是不成气候。他的灵气,是起源神典修炼出的灵气,远非普通修炼者能够比拟。

    紧接着,宁小北取出冰魄神针,以乱影针法疏通她数个穴道,将剩余的寒气排放了出来。

    做完这一切后,宁小北朝下面喊了一声,示意傅青山等人可以上来了。同时意念微动,从天庭淘宝店内买了一颗花种。

    “小北,初兰她……没事了吗?”

    傅寒在下面急得火烧眉毛,一上来就快速问道。

    “嗯,寒毒根底祛除了,不过对她骨髓受寒过重,需要一些时日恢复。”宁小北就从身后取出一粒蚕豆大小的花种,递了过去。

    “这是艳阳花的种子,待她醒来后,让她悉心培育,等到开花后,将花瓣摘下,泡茶饮用即可痊愈。”

    “艳阳花?”

    傅寒用双手接过这颗花种,心里不禁有点奇怪。

    这是什么花?为什么他从来没听过?

    不过他也不敢多问,宁小北的医术造诣,显然不是和他在同一个层面上。甚至连医圣传人的苏木,都是远远不及。

    苏木目光变幻几次,也是深吸口气,走上前去。当他发现傅初兰体温竟是回升时,不免目光惊讶了一下,心中叹了口气,不得不服。

    “小北,这艳阳花太过贵重,我们不能白拿,你开个价吧。”

    傅青山缓缓道。

    别说是傅寒,就连傅青山都没听说过这种花的名字,想必是极其稀少的神花,他一个长辈怎么好意思让宁小北破费。

    宁小北思索一秒,道:“一千万。”

    “好。”

    傅青山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价格虽然稍贵,但像这种奇珍异宝,都是可遇不可求,用金钱去衡量它们的价值,是一种很庸俗的行为。

    “什么!一千万,你穷疯了吧!?”

    裴子棋听到这个价格,双眼一瞪,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一颗花种,这小子就敢出价一千万?

    宁小北淡淡瞥了他一眼,懒得理会。

    这艳阳花种,虽然只价值三个灵石,但它用以治疗寒毒,功效卓绝。如果在外面,别说是一千万,后面再加三个零都买不到。

    “闭嘴!”

    傅寒终于怒了,回头横了裴子棋一眼,然后对宁小北笑脸相迎。

    这时,傅青山对他道:“把茶钱一并付给小北吧,三斤干茶,一千五百万。”

    “好。”

    傅寒点点头,很快掏出手机,将钱转了过去。

    “小北,你看看到了没。”

    叮!

    宁小北脑中,很快跳出一条转账信息,共有三千万进账。

    他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略一查看,皱眉道:“怎么是三千万?”

    “还有五百万,是你的治疗费。今天如果不是你解开谜团,我们很可能会一直错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啊。”傅寒有点不寒而栗的说道。

    “这,好吧。”


枕边尸香笔趣阁


    宁小北一笑,也不在意。

    三千万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钱。

    但一旁的裴子棋,却听到脑袋发懵。

    三……三千万?

    什么鬼啊?

    那什么艳阳花种,不是一千万吗?难道这小子送的三斤茶叶,价值一千五百万?

    裴子棋咽了口干燥的嗓子,只觉得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我草尼玛的……什么茶叶,能值五百万一斤!这几个人疯了吧?!”

    这时,苏木走上前来,对着傅青山和傅寒微微欠身,面带愧意。

    “傅叔叔,傅爷爷,对不起,初兰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

    “小木,你不用太自责,这种事情我们也想不到。”傅青山丝毫没有怪罪他的意思。

    苏木不由抬起眸子,望了宁小北一眼,这个第一次见面他甚至都没正眼看过的青年。

    “唉……师傅说得对,天下之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生平头一回,自己甘拜下风。

    过了一会儿,姜家来人。

    姜云鸿带着姜萱,匆匆赶来,看望傅初兰。得知她安然无恙后,都是放心。随后,姜萱在楼上照看傅初兰,姜云鸿却拉着宁小北,想要购买云鹤仙茶。

    宁小北佯装去车上拿货,就从妖魂戒内又取出十斤茶叶,让傅青山帮忙炒成干茶,然后卖给姜云鸿。

    实话说,傅青山的炒茶工艺虽然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比起他凝月山庄内的仙奴,还是差上不少。

    所以他今天只带了二十斤的茶叶出来,剩余的,都留在了凝月阁中。

    入账一千五百万后,姜云鸿神秘兮兮的把自己拉到外面,用一种既震惊,又带着点乞求的目光望着自己。

    “姜老头,你到底有什么事儿?”

    “师叔祖啊,救救我们姜家吧……你的龙鞭酒,都快断了我们千雀灵公司的活路了……”姜云鸿哭嚎一声。

    “嗯?你怎么知道?”

    宁小北眯起眸子,望向姜云鸿。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没有对姜云鸿讲过,他就是龙腾公司的董事长。

    “你调查我?”

    “不不……”姜云鸿连忙摆手,讨好般的笑道:“我……我打听到的。”

    “这件事情,你烂在肚子里就好,别到处宣扬。”

    宁小北深深望了他一眼。

    他可不想,这么早就被一些有心之人认出来。

    “那么说说吧,你的千雀灵公司怎么了?和我的龙鞭酒,又有什么关系?”

    “师叔祖有所不知啊,我的千雀灵公司能够屹立这么多年不倒,靠的就是三种药品。稗花茶、牛骨筋和安神丸。稗花茶洗骨清髓,牛骨筋补肾壮阳,安神丸祛湿气,治疗失眠,这三种药品,都是源于鬼谷医术……”

    “你的意思是,你们的牛骨筋卖不出去了?”

    宁小北哑然失笑。

    想来也确实如此,龙鞭酒的壮阳功效强大无比,岂是普通药物能够比拟。

    “是啊,自从师叔祖你的龙腾公司开售龙鞭酒后,我们牛骨筋的销量,就呈断崖式狂跌!现在的销量,已经不足之前的5%了……”

    姜云鸿一脸悲催,要是再这么下去,他估计一根都要卖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