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631章寒毒爆发

第631章寒毒爆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632章  寒毒爆发

    “尼玛,这家伙真的拿了几个硕士学位吗!?”

    正了正脸色后,宁小北又忍俊不禁道:“麻烦你看看你那玉蝉顶部,是不是有个小孔?”

    “有孔怎么了?”

    裴子棋果然发现一个小孔。

    宁小北自信一笑,缓缓道来,“生以为佩,死以为琀,有孔就说明,你这只玉蝉是佩戴饰物,而并非葬玉。但它明明是葬玉工艺,你不觉得太奇怪了吗?”

    “我……”

    裴子棋顿时哑口无言,看着手中的玉蝉,脸色铁青了起来。

    “据我估计,造假者也是学艺不精之人,真是可笑可笑。”

    宁小北摇了摇了头,嘲讽意味,表露无遗。

    “咯吱!”

    裴子棋在宁小北这个“下等人”面前出了丑,顿时咬紧牙关,气得三尸暴跳。

    “麻痹的!这家伙怎么懂这么多?!”

    “对了,我貌似还有一幅王羲之的真迹,好长时间没去动都快忘了……”

    宁小北忽然想起来,他的妖魂戒里,还有一副从江都敲诈来的米蒂的《初月帖》,虽然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真迹,但也相差无几。

    从江都回来后,杂事太多,他就给忘了。

    要不是裴子棋搞这一出,他还真想不起来了。

    “什么?王羲之的真迹!?哼,真是吹牛逼不打草稿,药店碧莲行吗?”裴子棋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神色鄙夷,狂喷起来。

    “王羲之的真迹早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别说不可能有,就算真的存在那么一两幅字帖,你有钱买吗?”

    这句话里,就带着浓浓的不屑和鄙夷。

    “真是个煞笔。”

    宁小北懒得去鸟他,继续闭目养神。

    而裴子棋仿佛得了教训,也就不再哔哔。

    过了一会儿,傅青山炒完茶,从二楼下来,一脸满足的笑意。

    “小北啊,你这茶的成色和味道,可比上次还要好啊……”

    “呵呵,这次比较新鲜而已。”宁小北笑了笑。

    裴子棋冷冷扫了两人一眼,心中略微不屑,“这小子能送什么好茶叶?哼,我看傅老头的品位,也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过了一会儿,保姆准备好一桌子的饭菜,几人准备开饭。

    傅青山见傅寒三人还没回来,就打了个电话过去,但还没说两句,他脸色陡然狂变!

    “什么!初兰又发病了!!”

    还没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是傅寒几个人回来了。

    只见一个人影很快窜了进来,速度奇快无比,正是多日不见的苏木。

    此时的他,手里正抱着傅初兰。

    傅初兰一张俏脸,脸色发乌,浑身冰冷彻骨,嘴唇发抖,甚至头发上都结了层薄薄的白霜。

    “是你?”

    苏木进来后,目光直刺宁小北,但没过多停留,就来到傅青山身边。

    “小木,初兰怎么样了?”

    傅青山此时已然将云鹤仙茶抛诸脑后,担忧的看着傅初兰。

    “情况不太好,这次比上次还要严重,我先上去,用灵力为她压制。”

    苏木快速说完,又望了宁小北一眼,抱着傅初兰,转身飞速上了二楼。

    “究竟怎么回事?”

    宁小北也是看向苏木怀中的傅初兰,见她浑身冰寒,  不免想到上次和傅初兰握手之时,感受到的那股彻骨的寒冷,两者之间,想必存在关系。

    而一旁的裴子棋,看到苏木后,就知道这是他仰慕已久的医圣传人,本想打声招呼,哪想对方
万界最强装逼系统吧
从始至终都没看他一眼。

    不过他也没太在意,毕竟像这种高人,都是很冷傲的。

    “那就是傅老头的孙女,傅初兰?”

    裴子棋痴痴得望着二楼楼梯,眼前还残存着傅初兰那绝美的面孔,即便脸色发黑,但那冰雪般的倾世容颜,依旧让他心神摇曳。

    苏木上去后,傅寒也从外面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眼睛却忽然一亮。

    离他最近的是裴子棋,他就以为傅寒认出的是他,嘴角不免一勾,正想上前打个招呼。

    但傅寒嘴里喊出的却是……

    “小北?”

    裴子棋脸上的笑容一僵。

    只见傅寒身影直接掠过他,走到了宁小北面前,而且脸上还带着笑意。

    “小北,你怎么在这里!太……太好了!”

    傅寒高悬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之前听傅青山说,宁小北可是绝世不出的医道高人,一手鬼谷医术独步天下,甚至苏木都可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麻痹的!本少爷站在这里,他们都瞎了吗!?”

    裴子棋心里这个气啊。

    苏木不认识他也就算了,傅寒可是跟他打过照面的,路过他的时候,竟然就把他当成了空气,这让自尊心一向强的裴家大少,如何能忍?

    但面对长辈,他也不好发火,只能厚着脸皮凑上前,喊了声:“傅叔叔……”

    “诶?”

    傅寒转身,这才发现,客厅里还有一个人。

    “你是,裴子棋?”

    “呼……傅叔叔,你还记得我啊……”裴子棋终于笑了,松了口气,继续道:“我这不刚从法国拿了三个硕士学位回来,准备在松海发展,就顺路过来看看了。”

    “嗯,不错。”

    傅寒嘴里说着,目光瞟向二楼,异常焦灼。

    这个裴子棋他的确认识,自己和他爸还合作过一段生意,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傅寒发现了一些东西,就和裴家终止了合作,近几年也没什么来往了。

    裴子棋见傅寒显然更担心楼上情况,也就顺势问道:“傅叔叔,初兰妹妹到底怎么了?”

    “唉,此事说来话长啊。”

    傅寒叹了口气。

    “十几年前,我们一家去天山旅游,初兰她不懂事,误服了一株雪莲,当时全身就冻得冰冷刺骨,经过整整四十八小时的抢救,才捡回来一条命。但也从此患上寒毒之症,体温和血温,都比正常人低上不少。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病,寒毒刺骨,痛苦不堪……”

    “竟然有这种事!”

    裴子棋惊讶一声,刚想再问什么,旁边却响起了宁小北的声音。

    “让我看看。”

    “小子,你算个……”

    “好!小北,快请!”

    还没等裴子棋说完话,傅寒就如获救星一般,将宁小北请了上去。

    裴子棋直接傻眼了,完全搞不清楚什么情况,但他也要上去看看!

    “那个,傅爷爷,我在法国攻读过一段时间的医学,拿了个硕士学位,不如我也上去看看,说不定能帮上忙呢。”

    “唉,随你吧。”

    傅青山叹了口,也走了上去。

    两人上去后,发现傅初兰正躺在地板上,地板铺着厚厚的被子。

    面前,则是盘膝坐着苏木!

    他面目严肃,眼露锋锐,口中默念:“乾为天,兑为泽,离为火,震为雷!天地无极,抱元守一!”

    轰!

    只见苏木一身白衣,无风自舞,长发飘飘,气势逼人。

    一股股灵力,化作肉眼可见的气浪,从傅初兰体的太阳穴内涌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