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624章爱一个人是那么痛苦?

第624章爱一个人是那么痛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625章  爱一个人是那么痛苦?

    要说这袁宗明可是个人物。

    手掌袁氏集团这么个财富帝国,每年赚取的金钱,都是普通人所不能想象的。四十多岁,就获得了‘松海首富’的称号。

    到达他这个高度的商人,已经不是单纯的商人,在政界自然也人脉极广,混的风生水起。

    毕竟在华夏,钱再多,没有权,也是白搭。

    “老袁,你没骗我吧?那个青年神医……真有那么神?”莫局长半信半疑的瞥了他一眼,继续揉着刺痛的脖颈,“我这颈椎炎可有些年头了,看了不少地方都没效果。”

    “哈哈,放心吧。我告诉你啊……”

    袁宗明举着酒杯,大笑几声,然后凑在莫局长耳边说了几句话。

    莫局长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眉头高高一挑,“你是说……龙……”

    “嘘……”

    袁宗明给了他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出来。

    莫局长点了点头,脸上却带着一抹笑意,心中也暗自惊讶。

    “这龙腾董事长,竟是一名绝世神医……啧啧,怪不得短短几个月,就能把公司做到这种程度,真是厉害!而且听老袁说,这神医才二十岁不到!不行,这种人物我得找个机会好好结交一下……”

    这时,一直在旁边窃听的李一凡灵机一动,走了过来,脸上堆满笑意。

    “嘿嘿,莫局,我在香港那边倒是认识几个口碑不错的医生,要不给您介绍介绍?”

    “不用,我已经找好医生了。”

    令他诧异的是,莫局长竟然直接拒绝了。

    李一凡脸色一僵,也就讪讪一笑,直接退到了一旁。

    将杯中的酒喝光后,李一凡走出包间,本想透透气。但瞥过眼,目光却落在走廊边叶雨凝的身上。白皙的肌肤、完美的侧脸,再加上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顿时让略有醉意的李一凡精虫上脑,直接走了过去。

    叶雨凝正在和一个同学聊天,忽然就被人从后面捉住手!

    “啊!”

    “砰!”

    酒杯摔在地上,砸的粉碎!

    “李一凡!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叶雨凝还以为是宁小北呢,但转过头,看见李一凡那张通红的恶心脸庞后,她立即就怒了。

    “雨凝,我……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李一凡死拽着叶雨凝不放手,脸上满是极致的渴望,眼睛里充斥着昂热的占有欲!

    “我这次回来,都是为了你啊!”

    “你放手!”

    叶雨凝目光瞟向四处,已经有不少同学走出来看热闹,看的她小脸通红一片。最新最快更新

    “嘿嘿,这李一凡还真是个情种啊……”有同学就抱起手臂,讥笑起来。

    叶雨凝身边的同学帮她去拉李一凡,却被后者一把推开,摔在地上。

    “滚!”

    “一个酒店的服务员而已,底层的东西,也敢碰我!”

    骂完,李一凡就将痴情的目光看向叶雨凝,“雨凝啊,宁小北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你跟我,我保证以后会赚比他还多的钱,带你环游全世界,买飞机,买游艇给你……”

    “流氓,放开我!”
超维机战全文阅读
叶雨凝拼命挣扎,但她一个小姑娘,哪里是一个大男人的对手,“李一凡,你太过分了!”

    “不,我不觉得有什么过分!”李一凡摇头晃脑,仿佛陶醉其中,“我只知道,爱一个人是那么痛——嗷!”

    “苦”字还没吐出口,李一凡就感觉背后传来一股巨力,将他踹得就像一只癞蛤蟆扑飞了出去,面门朝下,狠狠摔在了地上!

    “麻痹的!谁他妈活腻了,敢打老子!!”

    李一凡拱起身,捂着嘴巴疯狂大叫了起来。

    一个冷漠至极,甚至带着点好笑的声音落入耳中。

    “就你这种癞皮狗,还说特么骚话?爱一个人是那么痛苦?你现在痛苦不?”

    宁小北拉着叶雨凝的手,目光无比嫌弃的看着地上的李一凡。

    “草泥马!宁小北,你敢在这里打人!你……你死定了!”李一凡一手捂着流血的鼻子,一手指着宁小北,脸上杀气腾腾的。

    就在这时,旁边大包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领导带着几个处长级别的人物走出来,眉头紧皱。

    “搞什么啊,这么吵?”

    一个区派出所的所长就走上前,瞪大眼睛,怒声训斥道:“不知道莫局和袁总在里面吃饭啊?长没长点脑子!”

    李一凡直接从地上窜了起来,一溜烟跑到所长跟前,喊冤道:“刘所长,我举报!都是这小子挑起的!你看看,他都把我打成什么样了!啊?看看……”

    李一凡指着自己的鼻子,满脸冤屈和不平,白衬衫上鼻血滴得到处都是。

    “我这刚从香港回来,想在松海大展拳脚,就碰到这样的事情。这……刘所长,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刘所长望了望李一凡,刚刚敬酒的时候,他听到这家伙的自我介绍,貌似是个年轻有为的生意人,莫局对他印象也不错的样子。

    他就眉头微微舒缓,点了点头后,将不悦的目光看向宁小北,“小子,你胆儿挺肥啊,莫局的包间外面都敢随便打人!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你谁啊?”

    宁小北上下打量了这家伙一眼,语气带着不屑。

    “这狂妄的小子,早该吃点苦头了!”

    李一凡就在旁侧冷冷阴笑,敢对一个区派出所的所长这样说话,简直就是找死。

    “我是香江区派出所所长,刘全友!”

    刘所长目光一瞪。

    “哦,不认识。”宁小北目光直视,不卑不亢,“不过我没有随便打人,你旁边的杂种,刚才欺负我女朋友……实话说,踹他一脚都算轻的!”

    “宁小北,也太狂了!当着刘所长的面,竟然还敢说这种话?!”一帮同学中,很快就响起一道道议论声,显然都觉得宁小北肯定要吃点苦头了。

    人家虽然只是派出所的所长,但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利用职权,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把你弄进去关个十天半个月。出来后,你还不得好烟好酒奉上,赔罪道歉?

    “刘所长!你看这家伙,目中无人,公共场合大打出手,藐视法律!你赶紧把他抓起来,别影响莫局吃饭啊!”李一凡心中窃喜,立即叫了起来。

    刘所长刚想说话,就听见后方传来一个不悦的声音。

    “刘全友,你搞什么飞机,还没处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