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588章:银老和空少

第588章:银老和空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588章:银老和空少

    “唔……”

    也不知过了多久,柳冰卿再次睁开眼时,发现正躺在这黑袍斗篷人的怀中,身上也多了一件保暖用的破衣服。

    “啊!别碰我!”

    柳冰卿愣了一秒钟后,惊恐尖叫,伸手就要推开黑袍人。

    “冰卿小姐,放心,我是来救你的。”

    宁小北有点哭笑不得,但又不愿让柳冰卿看到自己的真面目。

    柳冰卿渐渐安静下来,但望向那斗篷中一团深不见底的黑雾,依旧很害怕。

    她挣扎着从宁小北怀中逃出,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然后问道:“你是爷爷派来的?”

    “算是吧。”

    宁小北点点头,也没否定。

    “呼……”

    柳冰卿总算松了口气,她能感觉到,这个黑袍人对她毫无恶意,所以也就下意识的选择了相信他。

    “既然你是爷爷的手下,那你想必知道些什么东西。”

    说着,她看向那两个隐藏段家的修士,只见一个被劈成两半,一个被斩下头颅,到处都是黑红的血浆,吓得她浑身发抖,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弯腰便吐。

    把胃吐了个空后,柳冰卿直起腰,虚弱问道:“你告诉我,那古墓地图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隐藏段家要抓我”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奉命办事而已。”

    宁小北笑了笑,但很快,他的笑容就僵住了。

    “冰卿小姐,天气太冷,走!”

    二话不说,柳冰卿就感觉自己的腰,被一只手近乎粗暴的揽过,然后整个人就倒在了宁小北怀中,向着工厂外飞奔逃离。

    房顶上,宁小北飞速前行,起伏纵落。

    “喂,你干嘛啊,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混蛋!”

    柳冰卿气得小脸煞白,她感觉到慌忙中,这人的手好几次碰到了自己的胸,动作非常野蛮。

    “该死,这家伙在占我便宜吗?”

    很快她就知道,并不是。

    嗡~~~~

    黑夜里,一阵剑鸣声陡然传来,仿佛空气都被荡漾开来。

    抱着自己的宁小北眉头紧锁,腾出右手,一招分水剑斩出!

    白色的剑气,与那看不见的诡异波动撞在一起,瞬间在空气里发出一阵剧烈的震荡!

    “噗哧!”

    宁小北身体如遭雷劈,一口鲜血便是吐在柳冰卿胸口,然后两人从三四层楼高的房顶上滚落下去…

    “啊!”

    柳冰卿惊慌失措的尖叫起来,吓得小脸惨无人色。

    但很快,她就感觉自己被宁小北牢牢抱住,“嘭!”的一声,砸在地上,仅仅受了点轻伤。

    “喂……你……你没事吧!”

    柳冰卿顾不得被擦伤流血的手臂,目光担忧的看向宁小北,嘴唇都是一阵颤抖。

    她此时才知道,宁小北哪里是在占她便宜,他是在拼了命的救自己!

    “地阶中期……”

    宁小北从地上爬起来,嘴中喃喃,浑身剧痛,就像散了架似的。

    “咳咳……多谢关心,我还死不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不由倒吸了口冷气。

    受了地阶中期强者的一剑,再加上抱着柳冰卿从四楼坠落,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内伤。

    还没等柳冰卿再开口,上空便传来一声闷
枪临万界帖吧
雷般的冷哼。

    “能在我剑下逃生,倒是不凡,你是何人?”

    只见四楼天台处,站着两个人的身影,一个灰袍老者,一个阴鸷少年。

    出手伤了自己的,正是那灰袍老者。

    “呵呵呵……”

    宁小北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发出一阵不屑的笑容。

    “老匹夫,特么的……你偷袭还装逼,要不要个碧莲?”

    “住口!”

    那阴鸷少年一声冷喝,声音尖啸刺耳,阴柔狠辣。

    “银老乃是我段家长老,岂是你能侮辱的!”

    “哼,玄阶中期,垃圾一般的货色,也敢管我段家闲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阴鸷少年冷冷一笑,似乎是在嘲笑宁小北的不自量力。

    “空少,一只蝼蚁而已,何必多言。”叫做银老的灰袍老者缓缓道。

    “空少?段横空么?”

    宁小北眯起眼睛,他之前听到过那两个段家修士的话,眼前大放厥词的少年,应该就是段横空无疑了。

    “玄阶巅峰……”

    宁小北眉头一皱,心中暗道:“麻烦大了,一个地阶中期我都难以取胜,再加一个玄阶巅峰…这……”

    “喂,你快走吧,他们要抓的是我,应该不会难为你。”

    忽然,柳冰卿咬着嘴唇道。

    “诶?”

    宁小北错愕一声,有点难以置信。

    这女人,也太善良了吧?

    这种生死关头竟然让自己逃跑,难道她不知道,自己一走,她会有怎样的下场吗?

    不知为何,宁小北心中微动,涌起了一种身为男人的保护欲。

    “冰卿小姐,放心吧,我就算拼了命,也会带你逃走的。”

    宁小北的声音很轻,但落在柳冰卿耳中,却让她目光复杂起来。

    尽管她知道,宁小北只不过是在安慰她罢了。

    虽然她不是修炼者,但却能感觉到,房顶上的两人,比他强大太多。

    “哈哈哈哈……真是笑话!”段横空听后张狂大笑,满眼戏谑,鹰隼般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宁小北一圈,嗤笑道:“就你?拿什么拼命?玄阶中期的实力么?”

    “小伙子,英雄救美,是要付出代价的!”

    “空少,别说了,家主该等急了。”

    一旁的银老提醒道。

    “也好,那本少就亲自出手,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做强横!”

    段横空冷笑一声,“锵!”的一声,一把雪亮的长剑出鞘!

    “风云斩!”

    段横空神色一凝,双手持剑,一剑斩下,剑势有着搅动风云的威势!

    宁小北,则是岿然不动。

    银老眯起眸子,心中暗道:“空少不愧是我段家的天才,风云剑诀竟已不知不觉,修炼到了第六重!真乃天赋异禀!下一次的圣地选拔,或许能跟六大隐藏世家的天骄争上一争,若能斩获一个名额,那我段家可就平步青云了!”

    这般想着,银老满是褶皱瘢痕的脸上,露出一抹会心的笑意。

    然后低头扫了依旧不动的宁小北,冷冷一哼。

    “哼,在空少的剑势下,吓得瑟瑟发抖吗?”

    “也是,我段家的风云剑诀炼制六重以上,便能参悟一丝剑势,以势压人,这种蝼蚁,哪敢动弹一丝?”

    银老收回目光,在他看来,宁小北已是一具死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