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530章:发疯的皮革厂老板

第530章:发疯的皮革厂老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530章:发疯的皮革厂老板

    十分钟后,宁小北匆匆忙忙走进松海明仁医院。

    这家医院,规模不小,仅次于松大附一医院,在松海市,口碑相当不错。

    隔着老远,宁小北强悍的听力,就听到了一阵野兽般的嘶吼声!

    发现事情不太妙后,宁小北面色凝重一分,立即走了进去,苏瑶瑶紧跟其后。

    “小北,这是什么声音啊?好吓人……”

    “别怕。”

    宁小北拍了拍苏瑶瑶的肩膀,“瑶瑶,你要是实在害怕,可以先回去。”

    “不用了,我要跟你一起。”苏瑶瑶坚决道。

    “好。”

    宁小北温柔一笑,拉着苏瑶瑶走了进去。

    傅初兰就在走廊内,焦急等待着,俏脸上写满了焦急之色,旁边还站着一个管家打扮的男人。

    她一看到宁小北,她眸子一喜,但却很快被一层冰霜覆盖。

    “怎么现在才来?”

    “路上堵了。”宁小北瞥了她一眼,随即朝病房内望了几眼,“情况怎么样了?”

    “你自己看吧。”

    傅初兰对着两个保安一挥手,打开了病房的门。

    宁小北向里面看了一眼,眉头立刻紧锁起来。

    “啊!!”

    “吼!!!”

    只见病房内锁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矮胖男人,面容狰狞,眦目欲裂,不断发出近乎疯狂的吼叫,嗓子都嘶哑了。仿佛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发了狂的野兽。

    不过幸好他四肢都被铁链牢牢锁住,动弹不得,否则估计会出大乱子。

    “啊!”

    苏瑶瑶看见这一幕,小脸吓得惨白,用手紧紧捂住樱桃小嘴。

    “小北,这……这怎么回事?他怎么变成那样了?”

    苏瑶瑶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不由声音颤抖道。

    宁小北摇了摇头,目光扫向傅初兰。傅初兰也是柳眉紧蹙,旋即看向旁边那个管家模样的男人。

    “你来说吧。”她道。

    “好。”

    男人穿着灰色西装,一脸老实中肯的模样,将一双沉稳的眸子转向宁小北。

    一番交谈后,宁小北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根据管家老严讲述,里面的‘疯人’,名叫周德厚,是他的老板,在市里有几家皮革厂,资产虽然比不上一些有名的富豪,但也算小有身家。

    但从去年开始,周德厚就得了怪病,间接性发狂,而且一次比一次时间长,也越发暴戾,甚至袭击家人!

    一年多来,他花费重资,接受众多手段的治疗,不仅没用,病情还越发加重,老婆和孩子都搬回娘家住了。

    今天来医院接受治疗,正好碰到发病,还咬伤了两个护士。

    “好惨啊。”

    苏瑶瑶咬了咬嘴唇,不由动了恻隐之心。

    宁小北却感觉事情有蹊跷,按理来说,一个人不会莫名其妙得病的啊。

    难道说,他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神鬼之说,并非虚妄之谈,宁小北很清楚,这世上有神仙,就肯定会有妖魔鬼怪。

    “宁小北,你看出什么端倪了吗?”

    傅初兰出言问道。

    宁小北看着周德厚,像条疯狗般将床单撕得粉碎,在地上爬来爬去,还用
武破九荒笔趣阁
牙齿去咬铁链。这番模样,完全就泯灭了人性。

    “暂时还不知道。”宁小北摇了摇头,“我先让他安静下来吧。”

    说着,他就要往病房里走去。

    “不行!”

    傅初兰和管家老严纷纷出言阻止。

    “这位先生,我老板现在这状态很危险,你要是进去,肯定会受伤。”老严面带焦急道。

    “你看不出来就算了,没必要以身犯险。”傅初兰语气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赶过来。”

    “呵呵,不用这么麻烦。”

    宁小北淡然一笑,刚准备走进去,一道暴喝声响了起来。。

    “站住,谁让你进去的!找死啊!”

    听到这骂声,宁小北转头一看,只见一个中年谢顶男穿着白大褂,大步走来,脸上带着愤怒。

    “你是谁!?”

    这白大褂一走过来,本能的就对宁小北产生一丝反感。

    “李医生,他是我朋友,也是医生。”

    还没等宁小北说话,傅初兰开口解释。

    “这小子,是医生?”

    李志文上下打量了宁小北一眼,简单的牛仔裤加t恤,完全看不出来他哪里像一个医生了。

    “你,行医执照有吗?拿出来我看看。”他就冷哼一声,略微不屑的说道。

    “没有。”

    宁小北皱了皱眉,老实说道。

    “哼,连行医执照都没有,也想乱动病人!万一出了什么事,你付得起这个责吗?!”李志文声音咄咄逼人,随即转头看向傅初兰,语气微微缓和一些,  但还是道:

    “傅小姐,你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交这种不三不四的人当朋友?”

    “我……”

    傅初兰语塞,倒真是不知道怎么辩驳。

    事实上,她根本不知道宁小北医术的高低,只是从傅青山口中得知,宁小北乃是当世难得的医道高人。

    宁小北站在门边,见惯了傻逼的他,倒也不恼,只是冷笑着看着这人。目光随意从他胸牌上扫过,外科主治医师……

    “嗯?”

    李志文见宁小北似乎在打量自己,便得意一笑,用一种老气横秋地语气道:“小子,我看你年纪轻轻,应该是哪个医科大学刚毕业的新生吧?刚刚实习的新人,就是毛躁!你这毛病,得好好改改!”

    李志文眉头紧锁,声音更是带着训斥的意味。

    “懒得理你。”

    宁小北翻了个白眼,由他自导自演,径直走入了病房内。

    因为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他再不进去,周德厚估计要把床板拆了。

    “小子,你——”

    李志文气得火冒三丈,刚想进去,却被狰狞可怖的周德厚吓住,咽了口唾沫,却是不敢上前,只能怒骂一句,“找死的东西!”

    “吼!!!”

    矮胖的周德厚,一见有人靠近,立即红着眼睛扑来!

    “看你怎么死!”李志文暗自冷笑,反正是这小子自己找死,就算被咬断喉咙,也和医院无关。

    “小北!”

    苏瑶瑶失声惊叫一声。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周德厚张开嘴巴,向宁小北喉咙咬来时,宁小北冷哼一声。

    随即闪电般伸手,扼住了他的喉咙!

    “给我安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