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526章:素问

第526章:素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526章:素问

    “我擦!”

    此刻,宁小北的内心是崩溃的。

    让傅初兰这女人发现了自己,绝壁要被针对啊!

    太上老君的那句话,倒是让自己精神大振,但他必须应付好眼前的事情,因为傅初兰一双冷眸,正紧紧盯着他,眸子里泛着丝丝寒意。

    “见鬼。”

    宁小北内心暗骂,但表面却装作镇定自若。

    “小北,你怎么了呀?”

    苏瑶瑶听到宁小北突如其来的一句粗口,不由心生疑惑。

    “嘿嘿,这小子,真是傻叉!”杨超一脸阴翳的冷笑,“脚踏两只船还不满足……还想引起这女神讲师的注意,哗众取宠的脑残玩意儿,老子看你怎么死!”

    当即,杨超便抱起手臂,看戏般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挂着一抹讥笑。

    “宁小北?”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些许愠怒和一丝玩味儿,“哼,你竟然是松大的学生,可真让我惊讶啊……”

    “这位美女,我想你认错人了。”

    宁小北端正表情,义正言辞道:“我并不认识你。”

    两人四眼相视,对视了一会儿,仿佛在空气里摩擦出片片火星。

    傅初兰唇角微微一勾,淡淡道:“嗯,我认错人了。”

    “呼……”

    听到这句话,宁小北心里松了口气,刚想坐下,却被叫住。

    “我让你坐下了吗?”

    “擦,这女人!”

    宁小北暗骂几句,把刚刚坐下去的屁股又给抬了起来,略微不爽的看向傅初兰。

    八九百个松大学子都是愣住了,疑惑不解的看着两人,不知道他们在搞什飞机。

    “难道……小北认识这个女神讲师?”苏瑶瑶美目看着宁小北,心中暗暗猜测。

    傅初兰的眼神,似笑非笑,看的宁小北心里有点发毛。

    “这位同学,在我的讲座上骂人,你认为这种行为对吗?”傅初兰收敛神色,清傲问道。

    “草,这女人果然想整我。”

    宁小北在心里做了准备,然后目光灼然,正色道:“是不对,不过这位美女,我其实……”

    “请叫我傅老师,谢谢。”

    傅初兰直接打断他,神情带着一丝戏谑。

    “好……傅老师……”

    宁小北深吸一口气,将一肚子的气生生压下,然后挤出一丝笑容,“傅老师,我为刚才的事情道歉,行吗?”

    他知道,自己如果不道歉,这女人绝不会放过他。

    好男不跟女斗!

    哼!

    “我接受你的道歉。”

    傅初兰心中暗爽,唇角掀起一抹优美的弧度。

    “哼,宁小北,你之前不是很厉害吗?现在却要跟我道歉了吧……”

    听到这句话,宁小北彻底松了口气。

    但不远处的杨超却忍不住了,“妈的!这女的也太好说话了吧,不行,不能就这么放过这家伙!”

    杨超眼中闪过一丝阴鸷,在宁小北即将坐回位置的时候,霍然起身,大声道:

    “傅老师,我觉得这件事不能这么简单处理!”

    杨超气魄不俗,声音宏大,但一双眸子看向傅初兰的时候,却不由自主的往她胸口移去。

    傅初兰拧了拧柳眉,道:“这位同学,你是?”

    “我是大一学生会体育部的部长,杨超。”念出自己的名字,杨超声音透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傲色。

    “杨超!?他就是体育部长,杨超?”

    “据说杨超是学校的体育健将,一百、两百、长跑、跨栏、游泳……都在他
我的绝美老婆sodu
的擅长范围内,简直就是体育全才!”

    “他高中就被选拔去省队训练了!”

    “听说那家清江的五星级天锦大酒店就是他爸开的,好厉害!”

    ……

    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落在杨超耳中,不由让他微微昂起头颅,嘴角划过一丝自信的弧度。

    但目光看向傅初兰,却没有看到他期望的样子。傅初兰只是撇了撇嘴,似乎豪不感兴趣的模样。

    “嘁,一个家里开了家酒店的纨绔而已……”

    傅初兰哪能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只是心中冷笑道:“杨超同学,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杨超略微失望,然后厉声道:“傅老师,宁小北听您的讲座骂人,简直目中无人!我觉得,应该把他赶出报告厅!”

    “我同意!我同意!”

    “超哥说的太对了!”

    一旁围坐的几个小弟,纷纷附言,一脸谄媚的大呼小叫。

    “赶出去?”

    傅初兰眉头微微一皱,这样是不是,太不给他面子了?

    自己和这家伙,并没有特别大的仇恨,如果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将他赶出报告厅,可要丢不小的脸。

    “杨超这家伙,太坏了!”

    苏瑶瑶银牙紧咬,小脸气得煞白。

    宁小北则是一声冷笑,旋即随意道:“我随便。”

    “反正这讲座也没什么好听的。”

    “嗯!?”

    傅初兰听到此言,心中顿时不悦起来,但她还没说话,杨超就等不及的扯着嗓子道:

    “宁小北,你小子也太狂了!傅老师可是双学位的医学博士,你算个什么东西?”

    “就是,这家伙的口气也太大了!”立即就有人同意杨超的观点,看向宁小北的眼神微微不善起来。

    “那你有算个什么东西,敢来数落我?!”

    宁小北眸光一转,丝丝寒芒迸发而出,一股微小的精神力压迫而去,犹如两柄无形刀刃。

    “啊!”

    杨超内心惊叫一声,后背忍不住出了一身汗,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这小子的眼神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可怕!错觉吗……”

    他甩了甩脑袋,脸色有些苍白道:“宁小北,你……你别想转移话题,我就事论事而已!”

    “不好意思,我一直都在就事论事。”

    宁小北收起眸内寒意,嘴角划起一道冷笑,“傅老师讲的东西我都懂,而且熟得不能再熟了……不喜欢炒冷饭,不行吗?”

    “大言不惭!”

    杨超破口大骂,目露讥讽,“傅老师讲的可是中医,华夏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你懂个毛!”

    “好了,别吵了。”

    傅初兰有点不耐烦的样子,有点厌恶的望了一眼杨超。这家伙,怎么像条疯狗一样,咬着人就不松口呢……真令人讨厌。

    随即,她扭头看向宁小北。

    “宁小北同学,既然你说你都懂,那你就把我刚刚讲的黄帝内经背一篇,嗯,就第一篇《素问》吧。”

    “哈哈!这小子,死定了!”

    杨超在心中疯狂大笑,一脸幸灾乐祸的看向宁小北。

    黄帝内经?

    这种古老的书,全是文言文,晦涩难懂,除非是脑子有毛病的人才会去背它!

    然而…

    “素问—上古天真论,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乃问于天师曰: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

    宁小北目光如炬,声若洪钟,语气间充满了自信。

    一篇《素问—上古天真论》,滔滔不绝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