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487章:苏木

第487章:苏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487章:苏木

    “这小子,真是疯了!”

    霎时间,所有人脑中都盘踞着这个念头!

    孙鼎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

    放了他儿子,大家可以交个朋友,你还能拿到一百万赔罪钱。

    不放,你出松海之前,就等着被弄死吧!

    显然宁小北选择了后者。

    “好…好…好……小子,你很好啊!”

    孙鼎气得发指眦裂,一连说了四个好字,声音低沉阴冷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

    顿时,不少人都是原地打了个哆嗦,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宁小北是吧,你很狂!但是狂的人,往往活不长!”

    “孙鼎!你放肆!”

    傅青山一声暴喝,大发雷霆道:“你真以为血龙帮能在松海肆意妄为吗?我告诉你,小北是我的贵客,你敢动他,我跟你没完!”

    “哼哼,傅老爷子……”孙鼎丝毫没把傅青山的话放在心中,冷笑道:“这小子这么狂,肯定树敌不少。他哪天要是暴尸街头,又不一定是我做的。”

    “你!”

    傅青山眼睛一瞪。

    旁边的傅寒目光一寒,“孙鼎,今天是我爸七十大寿,你别太过分了!”

    “过分?哼哼,我只不过说了几句话,论过分话,怕是远远比不上这位吧。”孙鼎声音阴冷道,随即他最后望了一眼宁小北,转身离去。

    但宁小北看到,孙鼎在转身离去的一瞬间,眸子里分明涌起了强烈的杀意!

    “呵呵,血龙帮么?来就来吧,谁怕谁?”宁小北心中坦然,却是丝毫不担心,甚至连脸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面对血龙帮这等庞然大物,或许几个月之前,他会吓得半死。

    但如今,他却没什么感觉了。正所谓债多不愁,就是这个道理吧。

    随后,孙武和宋刀,都被孙鼎的手下抬走了。

    孙武出门的时候,鬼哭狼嚎,说一定不会放过他,让他洗赶紧脖子等着。

    闹剧,总算结束了。

    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宁小北,震惊、揣测、担忧、怜悯……各种各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宁小北俨然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子,变成了全场的焦点。

    傅青山上前一步,眉头紧锁,道:“小北,这件事情……挺麻烦的。不如你以后就在我这里住下来吧,孙鼎胆子再大,也不敢在我这里动手……”

    “行了,傅老。”宁小北轻松一笑,完全看不出之前的狂妄霸道,“我总不可能在你这里住一辈子吧?”

    “这……唉,小北,你要是碰到什么事儿,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傅老叹了口气,宁小北可是华夏中医的希望,他可不想见到一名未来的神医,就此陨落!

    “放心吧,只不过是一个小帮派而已,还奈何不了我。”

    宁小北笑着道。

    “小帮派?”

    一旁的傅寒惊叹道,“宁小兄弟,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血龙帮在松海的黑道上,完全可以用只手遮天来形容!难道宁小兄弟,你是出自京城的大家族?”

    傅寒皱眉问道。

    “不是啊,刚刚孙武不是说了吗,我从山沟里出来,我爸妈都是农民。”宁小北实诚道。

    “农民?”

    傅
黑暗大纪元吧
寒诧异一声。

    他倒不是歧视弄农民,只是……一个农村背景的小子,也许练了点功夫,学了点医术,但怎么能跟松海市最大的黑道帮派斗?

    这完全就是螳臂当车,以卵击石啊!

    傅寒几乎已经能预见这小子的结局了。

    过了一会儿,围观众人逐渐散去,宴会照常进行。

    姜萱拉着宁小北,俏脸上写满了焦灼,“小北啊,你做事情太过了!那个血龙帮,真的不是好惹的角色。他们都是一群黑社会的疯子,不要命的!”

    “萱儿,你就别瞎操心了,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很慌吗?”宁小北调侃般的笑了笑。

    姜萱有点无语了,宁小北脸上洋溢着轻松的笑容,看不出丝毫慌张担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刚刚才来宴会。

    “宁小北,我劝你还是小心点吧……以孙家父子的性子,绝对会报复你。”

    一旁的傅初兰说道,她看向宁小北的目光,也不像刚才那么轻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担忧和浓浓的好奇。

    “多谢关心。”宁小北随口道,显然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傅初兰顿时不悦,她才刚对这家伙有点好感……

    哪知,宁小北像是没听到她话,径直掠过她,走向迎面而来的二人。

    “姜老头,别来无恙啊。”

    “宁先生……你刚刚,可真是吓死我了啊……”姜云鸿走来,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呃,这位是?”

    宁小北看向他身边俊俏的白衣青年,略微疑惑。

    “我叫苏木。”

    白衣青年开口,声音冰冷,眸子更像万年寒潭,掀不起一丝波澜。

    “你好,我叫宁小北。”

    宁小北礼貌的朝她伸出手,然后苏木却丝毫没有伸手的意思,脸上更是连一丝尴尬都没有,只有一种淡淡的桀骜。

    “卧槽,头一次见到比我还装逼的人。”

    宁小北挑了挑眉毛。

    “宁先生,别生气啊,苏木从小就这个样子,你别放在心上。”姜云鸿笑着赔罪道。

    宁小北倒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淡淡点了点头。

    这时,傅初兰走了上来。

    “苏……苏……苏木师兄……你还记得我么?”傅初兰的声音细若蚊吟,脸色更是绯红一片,眼帘低垂,不敢去看苏木。

    “咦,傅小姐,你脸怎么红了?发烧了?”宁小北道。

    “烧你个头!”

    傅初兰心中暗骂,瞪了宁小北一眼。

    “你是?”苏木一皱眉。

    傅初兰听到这两个字,心情瞬间跌倒谷底,悻悻道,“他果然不记得我了吗……”

    姜云鸿见两人的样子,倒是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苏木的肩膀道:

    “苏木啊,你这记性可真够差的。小时候你在苍云鹤山上学医,初兰跟你一起的,你真不记得了?”

    苏木眸子神情不变,嘴唇动了动,道:“想起来了,傅初兰,傅老的孙女。”

    “……”

    傅初兰听见这毫无感情的声音,心中非但没有欣喜,反而失落万千。

    “这家伙,怎么像是斩断了七情六欲似的?”

    宁小北有些诧异地望向苏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