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484章:医道高人

第484章:医道高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484章:医道高人

    “想跑?”

    孙武冷冷一哼,吩咐道:“刀哥,别让他走了!”

    “是,少爷。”

    黑衫男子宋刀一点头,朝宁小北沉步走去,眸子涌现丝丝阴狠之色。

    “小北,我们快走吧!”

    姜萱一见这人气息恐怖,便知道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当即拉着宁小北就想逃。

    然而,宁小北依旧不动如山。

    “嗯?”

    宋刀见这小子,面对他多年培养出来的气势,竟然丝毫不慌张,不由心生疑惑。

    “哼,一个学生娃而已,能有多大能耐?”

    宋刀心中冷哼,大手猛然呈现鹰爪状,便朝宁小北肩膀狠狠抓去!

    “宋刀可是血龙帮排名前五的高手,嘿嘿,这小子捅大篓子了!”

    “一个乡下来的穷逼,也敢和孙武对着干,不是找死是什么?”

    “唉,宋刀可是黑道上出了名的凶暴残忍,这小子下半辈子估计得在床上度过咯~~~”

    当下,周围一众年轻男女都是朝宁小北投来不屑、可怜、鄙夷的神采。在他们眼中,这家伙无非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即使被捏死,也没有任何人愿意为他出头。

    “给我住手!!”

    正在此时,一道暴喝声响起!

    众人一惊,猛然回头,就看见傅青山怒气冲冲地走来,身旁跟着姜云鸿、傅寒和一个神情冷淡的白衣青年。

    傅青山一袭朴素灰褂,鹤发白胡,双手负在身后,怒目横眉,显然极为生气。

    众人皆是一愣,这是今晚的正主啊,不过今天不是他的寿辰吗?怎么还一副恼怒的样子?

    再看那傅青山身后,也无一不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姜云鸿乃是华夏神医,与傅青山齐名。傅寒是傅初兰的父亲,在京城做大生意,最近才回到松海。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白衣青年,却是没有几人知道他的身份。

    这白衣青年,神情冷漠至极,似乎跟这世界有着深仇大恨,眸子里终年潜藏着一抹寒意。

    “苏……苏木师兄!?”

    傅初兰一见这青年,两只美眸,顿时散发出闪亮的光芒。

    像极了小女生见到自己的男神欧巴。

    然而这白衣青年,只是冷冷扫了周围众人一眼,就收了回来,没有再任何人身上多停留一秒种。

    傅初兰顿时有点伤心,不过能见到苏木,她已经很开心了。

    “傅老!嘿嘿,我代表血龙帮孙家,祝您老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心想事……”

    “孙武,你这小兔崽子,在做什么!!”

    傅老气得脸色发青,胡子都快竖了起来。

    他刚和姜云鸿攀谈一番,下来走一走,竟发现了宁小北的身影!但还没等他高兴,他就看到孙武正指挥着血龙帮的打手,想要对宁小北动手!

    傅青山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气得一口老血吐出来!

    宁小北是何许人也?

    一身鬼神莫测的针灸之术,起死回生,破煞除邪,连他都要甘拜下风!

    如此少年天才,身后必然站着一位绝世高人!他傅青山一生仰慕医道,怎么容忍别人欺辱一位未来的华夏神医?!

    “傅老,您怎么了?”孙武还一脸懵逼,不知道傅青山发的哪门子火,“傅老啊,今儿个可是您老七十岁大
重生之天运符师吧
寿啊,开心点好!哈哈,开心点好!”

    “哦,对了,这小瘪三是溜进来招摇撞骗的,傅老您等等啊,我这就帮您把他撵出去!”

    孙武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充满魅力的微笑,然后转身招呼宋刀。

    “刀哥,你为啥还不动手?”

    “少爷,这个……”

    宋刀心里顿时就无语了,目光撇了撇傅青山,无比的尴尬。

    很显然,傅青山是因为这小子才发的火,孙武是真的蠢头蠢脑啊!老子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主呢?

    宋刀不禁在心中为自己默哀三秒钟。

    “刀哥,你——”

    “给我闭嘴!!”傅青山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火,只见他怒目圆睁,瞪着孙武道:“马上给小北道歉!”

    “啥?”

    孙武脑筋一时间没转过来弯,啼笑道:“傅老,您……您还没睡醒吧?这小子就是个骗吃骗喝的穷逼,让我给他道歉,别开玩笑了……”

    “住口!”

    傅老厉声一喝,吹胡子瞪眼地骂道:“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小北乃是医道高人,他的医术连我都要自愧不如!你辱没他,就是辱没我傅青山!”

    “什……什么?”

    孙武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医道高人?!傅……傅老,你没开玩笑吧?”

    “爸,你说什么呢?”这个瞬间,傅寒以为他老爸得了老年痴呆症。

    这么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是医道高人?

    医术连傅青山都自愧不如,更是在胡扯淡!泱泱华夏,除了京城的那位,谁敢说在医道让傅青山自愧不如?

    霎时,不光是孙武和傅寒,周围一群看热闹的上流社会人士,都是高高挑起眉头,看向宁小北的目光也是立马就变了。

    “爷爷在胡说什么啊?”傅初兰也是傻眼了,随即一想,也就明白了。

    或许这小子跟爷爷有点关系,爷爷不想看他受辱,就随便编了个理由吧……

    想到这里,傅初兰又偷偷望了苏木一眼,发现对方竟然在打量宁小北。当下,她心中不悦起来。苏木走过来半天,似乎都没看她一眼,她这身裙子还是专门为他挑选的呢……

    “哼!”

    旁边的姜云鸿忽然发出一声冷哼,“这事我可以作证,宁先生的医术确实出神入化,我孙女萱儿的怪病,也是被宁先生治好的。”

    “嘶~~~~”

    话音刚落,一群吃瓜群众都是狠狠倒抽了口冷气,一个个瞪大眼睛看向姜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嗯,我的命确实是小北救的。”

    姜萱颔首微点,目光清亮,丝毫不像是在撒谎。

    “这……”

    众人顿时有点蒙圈了。

    孙武更是眼睛瞪大,嘴巴微张,就像被掐住脖子的公鸭,半点声音都是挤不出来。

    姜萱的怪病,在场不少人都是知道。

    姜云鸿虽然腰缠万贯,财大气粗,但一个孙女却是患了怪病,不到二十岁,就只剩下三年寿命。消息一传出来,不知让人多少人扼腕痛惜。

    姜云鸿召集几位华夏神医级别的好友,花了整整半年,却连病症都查不出来,包括京城的那位,也是束手无策,姜鸣更是一夜白头!

    后来,便听说姜萱的怪病被莫名其妙地医好了…

    如此惊世骇俗的壮举,想不到,竟是出自这小子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