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455章:盆满钵溢

第455章:盆满钵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455章:盆满钵溢

    “啊?!”两个暗灯都懵了。

    马胖子直接挣开那两个暗灯,昂挺胸。

    “不用你们脱,老子自己来!”

    他顺手就把红内.裤给脱了。

    里面…

    “噗~~~~”

    宁小北也憋不住了,本来他在喝茶,现在是一口喷出来,吐了上家那个富婆一脸。

    那个中年男人一下子就萎了,他不停的挠着头发,“妈的,难道真是运气这么逆天?草!老子看走眼了?”

    自言自语了一番,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向马胖子赔罪。

    “马……马老板……对不住啊……我实在是想不到你今天运气这么叼,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

    中年男人原本一张凶神恶煞的脸,顿时堆满了讨好的笑容。

    毕竟马胖子还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如果今天的事情传了出去,对金沙赌场名誉有损。

    “蠢货,以后记得眼睛放亮点!”

    马胖子一边把裤子提起来,一边恶狠狠地等着他,嘴里还骂骂咧咧,“就你这样瞎猫逼眼的,还当赌场负责人…”

    面对马胖子的辱骂,中年男人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不敢再反驳。

    “来来来,别管这个煞笔,大家再来!”

    马胖子穿好衣服,又恢复了满脸笑意,哈哈大笑。

    “我不来了…”

    “马老板,我……我突然想起公司还有点事儿,先……先走了!对不住了啊各位,下次再约!”

    “我肚子有点疼,要去上个厕所!”

    当下,七个赌客都是编出各种滑稽的理由,纷纷逃出了包间。

    “喂!方老板!刘大姐,老王!你们……”

    马胖子顿时一副傻眼的模样,然后怒气冲冲道:“他吗的!一群胆小鬼,输了点钱就不敢来了!老子难得这么好的手气啊!”

    宁小北望着马胖子的一边谩骂,一边往筹码盒里捡筹码,又望了望少皓那一脸要杀人般的表情,不由心中好笑。

    他塞了一眼堆满筹码的赌桌,粗略在心中算了一下。

    今天的赌局,马胖子无疑是‘最大的赢家’,狂捞近三千万。

    其次的宁小北,小赢八百多万,然后是那个富婆,差不多也赢了三百多万。

    其他人,全部都是输的。特别是少皓,全场几乎没拿到过什么好牌,五百多万的筹码,给输了精光!

    “我真是日了狗了!!”

    少皓看着马胖子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往狂捞钱,脸色顿时涨得通红,眼角的肌肉都是跟着不停抽搐!

    三四千万啊,他恨不得直接一刀宰了马胖子和宁小北,将这些钱全部抢过来!

    他家里随时开着大公司,但他老子平时给他的零花钱,也就一个月两三百万。这几千万够他逍遥一两年的了!

    宁小北余光一瞥,淡淡扫了少皓一眼。

    这家伙估计已经要崩溃了,前几天宁小北和马胖子输得两三百万,大半都进了他的腰包。今天一场,不仅让他都吐了出来,又让他多赔了两百多万。

    凭他的性子,估摸着是忍不了的。

    宁小北心中一笑,还要再激他一激,便抓起一对筹码往盒子里塞,口
末日研究室笔趣阁
中啧啧感叹道:

    “哎呀,这真是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啊……诶,老马,你说咱今天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呢!?某些人,好气啊……”

    宁小北故意拖长语气,不时瞟了少皓几眼,语调古怪地讥讽道。

    马胖子一愣,也是明白了宁小北的意思,大笑道:“哈哈哈哈……飞哥,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啊!”

    装完筹码,马胖子就抱着一大盒筹码,对宁小北道:“走,兄弟,今天老哥带你去玩几个女明星,好好逍遥一把,哈哈哈!”

    说着,两人便要走出包间。

    “站住!!”

    少皓再也忍不住了,拼命地怒吼一声。

    “呃?”

    宁小北从门边回过头,饶有趣味地看向少皓,“怎么了小子,难道你还再玩两把?”

    说着,他目光扫了扫少皓面前空空如也的筹码盒,肆意讥笑道:“我看你把家底都输没了吧,还拿什么跟我们玩?”

    “就是,小逼崽子,我劝你还是别赌了,老老实实回家去吧!当心你老子知道了,又把你腿给打断了,哈哈哈哈……”马胖子也在一边添油加醋。

    “草泥马的,闭嘴!”

    少皓双目赤红,脑门青筋暴凸!

    他这辈子,视那件事为生平最大耻辱!也最恨别人提起那件事!

    当即,他目光便是如同要将马胖子生吞活剥了一般,他嘴皮子一掀,“谁说老子没钱!?”

    少皓冷哼一声,抽出一行银行卡,“去,帮我再兑换一千万的筹码!”

    “好……好……”

    旁边的一个小弟,咽了口唾沫,接过那张银行卡就跑了出去。

    宁小北心中暗笑:激将法,成功!

    “呦呵,行啊,还敢来?”马胖子挑了挑眉毛。

    “天下没有我少皓不敢来的局!也没有人能随随便便赢了老子,就能走的!”

    少皓恼怒的咬了咬牙,用极度挑衅的神色望了望宁小北和马胖子。

    “怎么样,再陪我玩两把?”

    “草!来就来,谁怕谁啊!”马胖子朝地下啐了一口,瞪大了眼睛。

    宁小北也是摇了摇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很好。”少皓满意的点了点头。

    “正巧,老子还没过瘾呢!今天不把你输个底朝天,老子马元两个字倒过来念!”马胖子怒气冲冲地就要走回去。

    “等等。”

    少皓一挥手,磨了磨牙道:“死胖子,今天你手气太好,不玩牌了,骰子敢来吗?”

    “骰子?”

    宁小北一愣,旋即嘴角不可抑制地掀起一抹好笑的神色。

    “摇骰子。”

    马胖子悄悄扫了一眼宁小北,打牌和骰子,是两种不同的玩法,他不知道宁小北hold不hold得住。

    宁小北只是淡淡一笑,“随你。”

    马胖子放心了。

    接着,几人走出包间,来到大厅中。

    一个荷官拿来一个骰盅,几粒骰子,放在台子上。少皓用手扶着骰盅,拍了拍,然后龇牙咧嘴的道。“可以开始吗?”

    “随时可以。”

    宁小北抱着装满筹码的盒子,在少皓对面坐下来,一脸无所谓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