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447章:喂猪

第447章:喂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447章:喂猪

    “行了,别看了,当心被人怀疑。”

    宁小北道。

    虽然他的易容面具,地阶高手都难以看出破绽,但万事还是小心为上。

    “好好好。”马胖子连声点头,但心中的震撼,还是无法平息。

    “我的天,宁先生真乃奇人啊!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能整出来,这辈子,我马元就服宁先生一个人!”

    “对了,少皓应该在里面吧。”宁小北指了指对面的赌场,问道。

    “没错,这家伙正在玩,不过玩的不大。”马胖子答道,他知道宁小北想搞少皓,所以刚才进去逛了一圈,“宁先生,您准备怎么弄他?”

    “别急,先喂猪。”宁小北淡淡道。

    “喂猪?”

    马胖子心中一惊,旋即暗自咋舌。

    喂猪,是赌博的行话,简单来讲就是给某人或某一群人送钱,激起他们的贪欲,让他们放松警惕。等到时机成熟,以雷霆之势让对方倾家荡产,自己则赚的盆满钵溢。

    不过喂猪可不是个简单活,他需要很了解“猪”,确保“猪”不会见好就收,半路跑掉。

    宁小北仿佛看出了他的担心,笑道:“放心吧,待会儿我们进去随便输个几十万,很快就能把少皓吸引过来,这家伙,可贪得很。”

    “宁先生可真豪气,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马胖子嘿嘿笑道:“金沙赌场我也常去,里面的人,都熟的七七八八了。”

    “这样最好。”

    随后,宁小北戴上墨镜,和胖子一起走向酒店对面的金沙赌场。

    金沙赌场,规模不小,在松海能排进前几名,但若在澳门,可就不算什么了。

    宁小北将向戚红月借来的玛莎拉蒂停在赌场门口,一个侍者眼疾手快,立马上前帮他拉开车门。

    宁小北从车里钻出来,把车钥匙扔给侍者,然后抽出十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

    那侍者眼睛猛地一亮,点头哈腰地收入囊中,心中一阵骇然,看来是个大土豪啊,随手就是一千小费…

    宁小北正了正衣冠,脸上露出屌炸天的气势,活像个年轻暴发户。

    随后,两人走进装修得金碧辉煌的赌场,大厅里很热闹,客人很多。赌桌铺着绿色的台布,很让人有种想要押钱的冲动。

    赌场内龙蛇混杂,不仅有客人,更有不少风骚露肉的妓.女和神色戒备的保安。

    马胖子带着宁小北走向兑换筹码的台子,里面站着一个穿着旗袍的姿色绝佳的女人,见到马胖子,立即嫣然一笑,“马老板你来了,呵,你好几天没来了。”

    “哈哈哈,小蓝,你想我了?”马胖子大大咧咧的走过去,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很潇洒的往台上一扔,“美女,给我换三百个一千块的筹码。”

    “好的,马老板。”旗袍美女小蓝眯起眼睛妩媚的笑了笑,就拿出一个筹码盒,放了三百个黄.色筹码进去,然后交给马胖子。

    这间金沙赌场里,筹码的颜色代表了面值,紫色的筹码最值钱,面值一百万。

    蓝筹十万,红筹一万,黄筹一千,白筹最不值钱,一百块。

    马胖子拿起盒子,目光毫不掩饰的盯着小蓝饱满的酥胸,“小蓝,什么时候赏脸吃个晚饭怎么样?”

    “咯咯咯……”小蓝浪笑着,“严老板,你是想和我上.床?咯咯咯……”

    “我尼玛,这
重生之新手村村长吧
么直接啊?”宁小北一阵无语。

    小蓝媚眼目光流转,落到了宁小北身上,打量一会儿后,问道:“这位老板,要换多少?”

    “一万块的,先给我来两百个。”宁小北随意道。

    小蓝眼中闪过一丝惊诧,娇笑道:“老板真是豪气~~~”

    小蓝烟视媚行地望了宁小北一眼,手上的动作也没慢,很快将两百个一万的红色筹码递了过去。

    宁小北接过筹码盒,故意在那玉手上摸了一把,然后看都不看地抓起七八个筹码,直接往小蓝胸前那白花花的沟缝儿里一塞。

    “赏你的。”

    “谢……谢谢老板。”

    小蓝脸上浮现一抹浓浓的笑意,看向宁小北的目光,也是越发柔媚起来。

    马胖子看了看宁小北,眼露赞叹之色。

    这时,一旁几个一直盯着宁小北的保安,也是放松了警惕。

    马胖子走过来带着宁小北,挤进其中一张赌桌。

    不少赌客们似乎都认识马胖子,纷纷让开,口中打趣道。“哟,马老板,又来输钱么?哈哈哈哈!”

    “艹!老子这回要大杀四方!赢了钱,老子就找小蓝消消火,哈哈哈……”马胖子故作粗鄙的大笑着,引得两张赌桌旁的赌客,都纷纷起哄。

    “看来,老马早就和这些人都混熟了。”宁小北心中暗暗点头。

    随后,很快跟着马胖子挤到一张赌桌前。

    宁小北目光扫了一眼,看到赌桌上放满了花花绿绿的筹码,最小都是1000块的,看来这张桌子上玩的很大。赌桌边坐着一个庄家。庄家身前的筹码,估计得有三五百万了。

    另外,赌桌边还坐着一个脸上有刀疤,一脸精悍的中年男人,他目光犀利且警惕,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每一个赌客的动作。并且负责帮着庄家向每一个赌客赔付筹码。

    “小飞,那刀疤男叫‘狼哥’,是这赌场的负责人之一,主要负责在这张赌桌抽水,另外也是个暗灯。暗灯的意思,就是监视赌客,专门抓老千的人。”马胖子在宁小北耳边低声解释道。

    余小飞,则是宁小北这幅面孔的新名字。

    除了‘狼哥’这个暗灯,这张赌桌边还站了一个挎着腰包的社会青年,时不时从腰包里掏出钞票,借给已经输光筹码的赌客。

    “那家伙叫做‘许四’,是赌档里负责放水的人。就是放高利贷给赌客。”马胖子又解释道。

    宁小北一边点头,心里面一边嘀咕,看来赌场果然是个复杂的地方,人员配备齐全,看门的,放水的,抓老千的,一应俱全。

    一般来说,在这种赌场被抓到出老千,是要被剁手的。

    宁小北面前这张赌桌,玩的是一种推三公的赌局,庄闲制。

    一副扑克牌去掉大小王还剩52张,每人发3张牌,j,q,k是公,庄闲之间以3张牌相加的大小比输赢,点数超过10以个位数算。每把洗一次牌,在发牌之前闲家先下注,只要是庄家赔得起,而且同意,那闲家无论下多少钱都可以。

    玩法很简单,不过这种推三公,玩起来根本没有任何技术可言,纯粹就是赌运气。当然,运气再好,也不如出老千来钱快。

    宁小北和马胖子很快玩了起来。

    马胖子一上手就是一千一千的押,凭运气在玩,赢少输多,十把牌里,大约是赢3次,输7次。

    宁小北出手比马胖子还阔绰,一万一万的上,看的旁边赌徒都是暗自咋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