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442章:练过金钟罩

第442章:练过金钟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442章:练过金钟罩

    在天人丹的帮助下,宁小北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记忆力,很快印在脑中的一幕幕,接连浮现了上来。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并非是一场交通意外,而是一起赤.裸裸谋杀!那辆途锐越野车,分明就是想撞死他和苏瑶瑶其中一人,或者两者兼之!

    他看得很清楚,那辆车没有车牌号,也就更能证明这一点了。

    “到死是谁想杀我?又或者,是针对瑶瑶呢?”

    宁小北躺在担架上,戴着呼吸器,脑中静静沉思。

    由于当时那辆越野车的车速,起码有一百二十多码,所以他全神贯注筑起灵气护罩,根本没有去看驾驶员的脸。

    等他反应过来时,肇事车已经扬长而去了。

    “不管是谁,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想让我死,你会比我死得更惨!!”

    宁小北暗自咬牙,心头陡然升起一股浓郁的杀念,久经不散。

    过了一会儿,救护车到达医院门口,宁小北被匆匆忙忙送了进去。

    急救室外。

    一帮医生做好了准备工作,只等家属前来签手术同意书。

    “小林,病人的家属还没联系上吗?”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心急如焚地说道。

    “姜医生,联系不上啊,病人身上没携带任何物件,身份证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和他同行的女孩,应该是他女朋友,不过昏迷了。”一个小护士急道。

    “这可麻烦了……”

    姜萱咬了咬嘴唇,满脸焦虑。

    病人家属没有签手术同意书,他们是不能轻举妄动的。

    否则手术出了意外,家属一怒之下告上法庭,那可就死定了!她身为主刀医师,责任更大!

    “赶快把他女朋友叫醒,我先去看看病人。”

    姜萱说完,快步走进急救室。

    “咦?”

    姜萱惊奇地发现,心率显示仪上病人的心率,竟然十分正常。

    “怎么可能……”

    姜萱美眸一阵失神,旋即看了看手术台上的病人,她愣住了。

    “小……小北!?”

    没错,这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宁小北!

    姜萱大脑一片空白,前段时间工作繁忙,她就没怎么联系宁小北。但没想到两人难得的一次见面,却是在手术台上!

    熟悉的声音落入耳中,宁小北松了口气,直接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

    “啊!”

    姜萱瞳孔一缩,忍不住惊呼出声,但很快就被宁小北捂住了嘴。

    “萱儿,别叫,我没事。”

    姜萱挣脱开,俏脸惊恐地望向他,“小北……你……你怎么……”

    “你想问我明明出了车祸,为什么毫发无损?”宁小北嘴角掀起一抹苦笑,“这个等会儿告诉你,你先想想怎么帮我处理眼前的事情吧,我身体好得很,可不想做手术啊。”

    “好……”

    姜萱呆滞般的点点头,美眸直勾勾望着宁小北,有点难以置信。

    她听说宁小北被一辆越野车撞飞十几米,现在看来,却一点伤都没有,难道他是金刚不坏之躯吗?

    带着这个匪夷所思的疑问,姜萱走出急救室。

    一帮医生和护士冲进来,看着毫发无伤的宁小北,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完全无法解释
寻宝全世界小说5200
眼前的现象!

    宁小北望着一群瞠目结舌的医生护士,只好随便乱扯,说自己以前是少林寺俗家弟子,练过金钟罩铁布衫,刚才只是被撞晕了过去……

    随后,姜萱又帮他做了个全身检查,事实证明,宁小北除了一点擦伤,全身可以说是健康得过分,一个毛病都挑不出来!

    宁小北心中暗道,我可是吃了不少仙丹的人,能查出病来才怪呢!

    可是姜萱不放心,硬是要将他留下来住院观察几天,宁小北执拗不过,只好答应。

    病房里。

    苏瑶瑶醒来之后,发现是虚惊一场,立即趴在他胸口泪涕如雨。

    随后,得知消息的戚红月,带着妙音和叶雨凝慌慌忙忙地跑来看自己了。

    四女一男,共处一室,气氛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戚红月坐在床边面色焦急,问东问西,苏瑶瑶一脸幽怨,叶雨凝则是低头削苹果,妙音待在门边。

    “擦,好熟悉的一幕啊……”

    宁小忽然想起来,上次的银行抢劫案,他中弹大出血,貌似也这样一副场景。不过那次他可以装昏迷,这次却不行了。

    “小北,你想不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那啥……红月姐,我真没事。要不你们带雨凝先回家吧,这都快十点多了,晚上外面还是挺危险的。”宁小北讪讪笑道。

    “哼,有妙音在,有什么好怕的?”

    戚红月嗔怪幽怨地瞥了宁小北一眼,旋即妩媚一笑,“那好吧,我先回…家…了,你也快点回来哦~~”

    她故意加重了‘家’字的语气,目光不经意地扫过苏瑶瑶,随即向病房外走去。

    “小……小北哥,你好好休息,我下次再来看你。”

    叶雨凝将削了半天才削好的苹果放在桌上,跟着戚红月,匆匆走出了病房。

    三女一走。

    苏瑶瑶立即就忍不住来,声音带着怨怒道:“宁小北,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家’……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难道已经在外面成家了!?”

    苏瑶瑶小脸气得煞白,一脸悲愤欲泣。

    宁小北连忙安慰道:“瑶瑶你误会了,我才十八岁呢,成的哪门子家?华夏法定男人结婚年龄是二十岁,你又不是不知道……”

    “哼!”

    苏瑶瑶娇哼一声,一肚子恼火。

    宁小北心中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红月姐啊,你可害惨我了……

    翌日。

    宁小北打电话给郎伟,让他帮忙调查一下那辆无牌的越野车。

    郎伟一听,竟然有人故意想撞死宁小北,立即气愤无比,着手调查。

    到了晚上的时候,郎伟说自己查到了那辆无牌车。

    不过却是在垃圾场。

    很显然,幕后主使想要销毁罪证。

    但即使找到了肇事车辆,郎伟也没能获取什么有用的价值。

    宁小北挂断电话之后,再次陷入了沉思。

    究竟是谁想弄死自己?

    不得而知。

    因为他的仇家太多了,大到黑手会在国外的神秘组织,小到学校里的流氓混混,都有可能。

    无奈之下,宁小北只能再次厚着脸皮,向玉儿求助。

    “呼叫玉儿!”

    “快出来,给你放动画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