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420章:血娆

第420章:血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420章:血娆

    到了翡翠湾,经过宁小北的安慰,叶雨凝才算摆脱了一丝阴影。

    但在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被饥渴劳累,折磨半个月之久,让她本就纤弱的身体,又瘦了一圈,看的宁小北心疼不已。

    “小北哥,这是你家?”

    叶雨凝一路走进来,看着周围一栋栋豪华的别墅,秀丽的美景风光,有点难以置信。

    这么好看,这么大的别墅,她只在电视上见到过。没想到今天,却亲眼所见。

    “嗯,刚买不久,有很多空房间,你先在这里住下吧。”

    “雨凝啊……那个,我家里还有两个……两个朋友,女的,你……你不会介意吧……”宁小北脸色通红,不知道怎么解释。

    他甚至已经做好被扇一耳光的准备了。

    “小北哥,我知道,是你女朋友苏瑶瑶吧。”叶雨凝柔和一笑。

    “呃,不是,是另外两个。”

    宁小北挠了挠头,尴尬道。

    “另外两个?”

    叶雨凝咬了咬嘴唇,“小北哥,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有多少女朋友啊?”

    “不多不多。”宁小北讪讪笑道。

    “你不会数都数不清了吧?”

    “哪有,别瞎猜,没你想到那么夸张。”宁小北立即解释道。

    叶雨凝的神色,带着些幽怨看向宁小北。

    “小北哥,我知道你很优秀,我也没奢望过独享你。可是……可是你能不能……能不能别……”

    叶雨凝声音带着一丝犹豫,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我知道了,我以后再收女,就剁手!剁手!剁手!重要的话说三遍!”

    宁小北双指指天,发着毒誓道。

    叶雨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温婉似水的柔情,动人无比。

    “好啦,小北哥,我相信你。”

    “嘿嘿,还是雨凝最好。别在外面傻站着了,快进去吧,你需要休息。”

    宁小北牵着叶雨凝的手,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妙音。

    他看见宁小北一身是血,眸子一缩,失声叫道:“主人,你怎么了!”

    宁小北眉头猛然抬高,赶紧给她使了几个眼神,似乎在说:喂,有人在啊!

    余光中,叶雨凝看向宁小北的神色,越发怪异起来。

    …  …

    随后,戚红月从书房出来,见到叶雨凝,也是惊疑一声。

    因为他们曾经见过,在一家银行里,戚红月帮宁小北解了围。

    然后,两女听完叶雨凝的遭遇,都是潸然泪下,深表同情。

    她们也不嫌弃,很快就将叶雨凝当成了她们的新姐妹。

    叶雨凝先去洗了个澡,随后戚红月买来漂亮的新衣服,又做了顿丰盛的晚餐。

    饭桌上,叶雨凝吃着吃着就哭了起来。

    她说在这里,好幸福。

    宁小北心中一痛。

    晚餐过后,宁小北和郎伟通了电话,告诉了他,幕后主使是血龙帮的葛阎王。让他尽快掌握一些证据,自己也会配合他,让这个阎王,去见见真正的阎王。

    夜晚时分,叶雨凝躺在宁小北怀中,沉沉睡去。

    这一觉,她睡得格外安稳。

    因为宁小北的在她身边,无论什么洪水猛兽,什么
美女总裁俏房客全文阅读
恶棍坏蛋,万般难事,她统统不用担心。

    …  …

    …  …

    午夜十二点。

    松海女子监狱。

    夜空黑云滚滚,不时有几道闪电劈下,很快,下起了瓢泼的大雨。

    一间独立牢房。

    乔乔身穿囚服,头发披散,用一枚尖锐的石子,不停地在墙上刻着字,窗外电闪雷鸣。

    “宁小北……宁小北……宁小北……”

    乔乔一双眸子,充满怨毒之色,俏脸上,有几道红印子。那是狱霸嫉妒她长得好看,集结一帮人围殴她所造成的。

    乔乔的面前,整整一面墙壁。

    刻满了同一个名字——

    宁小北!

    “宁小北你敢骗我……你骗我……你是警察……你骗我!你还死了我爷爷!”

    乔乔一边刻字,嘴中一边喃喃,仿佛精神恍惚了一般。

    此时。

    女子监狱哨塔之上,站着一个身姿绰绝的红衣女子。

    她满色冰寒,容貌美如毒蝎,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对任何男人来说,这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世尤物。

    空气里倾泻的雨点,都仿佛被一层薄薄的气罩隔开,半点都落不到她身上。

    一双妩媚妖娆的眸子,望向不远处钢丝网上的大字。

    “女子……监狱……哎呀,貌似来错了地方。”

    红衣女子露出一副伤脑筋的模样,刚欲离去,柳眉蓦然一皱。

    “咦?好强大的怨念……是谁呢?”

    红衣女字目露惊疑,想了想,轻盈的身子,飘然而下。

    一束探照灯扫了过来,红衣女字身影倏然消失不见。

    “嚓。”

    一声轻响,乔乔葱白的玉指,被尖石割破,流出鲜血。

    但她只是随意扫了一眼,便继续在墙上刻字,任凭鲜血侵染在尖石上。

    忽然,牢房外,传来一个声音。

    “宁小北……怎么,你很恨这个人吗?”

    话音刚落,乔乔玉臂一滞,旋即飞快回过头。

    她看见一个全身血红衣衫的女子,正身姿妖娆地站在牢房外,看着她。

    “你是谁?”

    红衣女子看了看满墙的刻痕,妩媚一笑,“告诉我,你恨这个人么?”

    乔乔眸光颤抖两下,早已枯寂的心,虽然疑惑,但却鬼使神差地答道:“恨。”

    “那就好。”

    红衣女子柔和一笑,随意一挥手,一道血红色的灵气匹练挥出,将精钢栏杆,齐齐斩断。

    “啊!”

    乔乔望见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不由轻叫出声,但心脏却狂跳了起来。

    红衣女子彷如黑夜幽灵,飘然而至,凝脂班的玉手,扣住乔乔的下巴。

    仔细打量一番,便妖娆一笑,“好一个美人儿,我长恨宫缺的就是你这种,能颠倒众生的尤物!”

    “长恨宫?那是什么?”

    乔乔急促的呼吸道。

    “长恨宫,乃是女子为尊的地界,男人,只配做最低贱的奴隶!戴着枷锁镣铐,跪舔我们的脚趾!”

    红衣女字淡淡出声,语气之间,掩不住对男人这种生物的极度厌恶。

    “本座乃是长恨宫新任长老,血娆,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乔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