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417章:严刑逼问

第417章:严刑逼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417章:严刑逼问

    听到这句话,宁小北脸色一变,马上给叶雨凝打了个电话。

    关机。

    再打,还是关机。

    宁小北心中咯噔一下,没有特殊情况,叶雨凝手机是不会关机的。

    “哈哈……哈哈……宁……宁小北……叶雨凝就是你的软肋!怎么样,你还敢动我吗!?”

    叶峰一边张狂大笑,一边向后退去。

    “叶峰……你找死!”

    宁小北五指紧握,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怒火攀升到了巅峰!

    他一步走来,狠狠一脚踹在叶峰的胸口!

    叶峰刚想再说什么,整个人就飞了出去,狠狠撞在房间的墙壁上!

    宁小北已经控制了力道,否则这一脚下去,就能把叶峰踢成肉酱。

    “啊……”

    叶峰躺在地上,脸色发青,嘴里抽着冷气。

    宁小北缓缓走来,一把拎起他的衣领,语气森冷的仿佛来自幽冥地狱。

    “你最好马上告诉我,雨凝在什么地方!”

    “嘿……嘿……你当我傻啊,告诉了你,我就死定了……”

    叶峰虽然胸口剧痛无比,但还是挤出一句话,狞恶笑道:“你放了我,等我到了安全地点,就告诉你。”

    听完这句话后,宁小北站起了身,目光逐渐化为冰冷。

    叶峰以为他同意了,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但随即,他却被宁小北一把扯住头发,直接拖出了房间。

    “啊!你要干什么,放开老子!!”

    叶峰发了疯一般嘶吼,感觉整个头皮都要被撕烂了。

    宁小北一路将他拖到六楼,扔在一个包间,锁上门,开灯。

    二话不说,宁小北将他的手摁在一张桌子上,只听“咔嚓!”一声,叶峰右手的小拇指,整个掰折了过来!

    “啊……”

    一道凄惨的叫声响起,宁小北飞速在他喉间点了两下,惨叫声戛然而止。

    叶峰只能嘴巴大张,干打雷不下雨,两眼惊恐无比地看着宁小北,犹如在看一个恶魔!

    “你不说,我就把你双手十根手指,一根根掰断,还有十根脚趾……你要是肯说,就快速点两下头,我就放过你。”

    宁小北眼露阴狠,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倏地,叶峰眸子里涌起一抹疯狂,狠狠咬住牙关,就是不点头。

    “好,有骨气。”

    宁小北冷哼一声。

    “咔嚓!”

    “咔嚓!”

    “咔嚓!”

    连续三声,叶峰右手四根手指,全部呈现诡异的扭曲!痛得他整个身体都是猛烈颤抖,喉咙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额间青筋暴凸,眼珠死死翻白。

    忽然,他用尽全身力气,拼命地点了两下头。

    宁小北将他哑穴解开,叶峰立刻凄惨道:“我说……我说!!”

    “哼!”

    宁小北一把将他摔在地上,犹如一条死狗。

    “雨凝,她……她在码头一艘渔船上……”

    “码头?哪个码头?”

    “水……水岸码头。”叶峰颤颤巍巍道,不敢抬头去看宁小北。

    宁小北意识到不对劲,恶狠狠道:

    “告诉我,你们为什么抓这些年轻女孩?雨凝又为什么会在码头!”

    “我……我不能说。”叶峰咬了咬牙。

    嘭!

    宁小北飞起一脚,直接踹在叶峰的肩膀上,巨力之下,叶峰整个肩膀都是粉碎,手臂诡异地甩了出去,直接骨折。

    又是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听起来让人头
我跟天庭抢红包帖吧
皮发麻。

    “说不说!”

    “他们会杀了我的……”

    叶峰带着哭腔,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此刻,他总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了。

    “你不说,老子现在就活剐了你!”

    宁小北逼近一步,狰狞怒容,一双眸子泛着浓郁的杀气。

    叶峰只瞥了一眼,便遍体生寒。

    “我……我们抓这些女孩,是……是要送往国外,做皮肉生意……”

    “果然是这样!”

    宁小北狠狠一咬牙,心中对叶峰顿时充满了杀意和厌恶。

    如果他今天不来,这些女孩,将全部送往国外做.鸡!

    包括安然和叶雨凝!

    “得赶快去救雨凝。”

    宁小北竭力平静下心境,然后运气灵气,一掌便拍在叶峰的天灵盖上!

    “呃——”

    叶峰眼睛珠子一瞪,带着惊恐和震惊,倒了下去。

    宁小北并未杀他,而是用灵气破坏了他的中枢神经。

    从此以后,叶峰就是一具活着的尸体了,与死人无异。

    宁小北没再浪费时间,而是直接冲出了房间,来到大街上,拦下一辆出租,疯狂向水岸码头赶去。

    “雨凝,等着我。”

    宁小北坐在后车座上,心乱如麻,此时此刻,他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自从上大学以来,他几乎就没联系过叶雨凝了,可以说,完全就把她忘了。

    想起那个贫民区的小屋,那个柔柔弱弱的清俏女孩,宁小北心中恐惧、担忧、后悔、羞愧、愤怒……无数种情绪交杂在一起,让他几乎要崩溃了。

    “先生,到了。”

    出租车师傅转过头来,叼着根烟,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抱头的宁小北。。

    宁小北猛然抬起头,打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喂!草泥马,你还没给钱呢!”

    出租车司机也是个狠货,唾骂一声,从车里翻出根棒球棍,就追了上去。

    “雨凝……雨凝,你在哪!”

    宁小北暴睁开天眼,四处搜寻,心急如焚。

    “对了,渔船!”

    他立刻冲向海边,在波澜不惊的海面上,停靠着十几艘巨型渔船。

    一一扫视过去。

    很快,他就发现了异样。

    一艘名为远洋号的渔船上,有不少持枪保镖,四处巡逻。

    宁小北深吸一口气,笔直冲向了那艘巨型渔船,眸内泛着极致的杀意。

    “不管你们是谁,敢动我的雨凝,我会让你们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

    “四个二带俩王!”

    “靠,你有病吧!”

    “煞笔!”

    渔船上,一张桌上,几个彪形大汉一边打牌,一边骂骂咧咧。

    “虎哥,啥时候动身啊,我都无聊死了。”一个胸口纹着白虎的壮汉,把一副臭牌摔在桌上。

    坐在首座的一个人,是个刀疤脸的壮汉,虎背熊腰,嘴里还叼着根雪茄。

    “别急,等老大和越南佬联系好了,马上就动身。”

    “嘿嘿,虎哥,要不我先去找个泄泄火?”那壮汉搓了搓手,脸上满是淫荡的笑意。

    “你踏马一天不搞女人要死啊!”罗震虎一把牌摔在他脸上,骂道:“动静小点。”

    白虎纹身的壮汉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

    “我懂我懂。”

    说完,他就急匆匆地冲了出去。

    “这精虫上脑的玩意儿,迟早死在女人肚皮上……”

    罗震虎笑骂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