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383章:伤心欲绝

第383章:伤心欲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383章:伤心欲绝

    “宁小北,你这个懦夫,渣男!敢做不敢认,算什么男人!”

    陆琳口如连珠炮,对着宁小北开火。

    “你知道么,瑶瑶为了你,已经连续几天没好好吃饭了,做什么事情都魂不守舍!今天出门,差点被车子撞了!而你呢,却在这里勾搭狐狸精!”

    “哼,宁小北,你不光是个人渣,而且你还是个蠢货!我们瑶瑶可是松海校花,家里数十亿的资产,最重要的是,她真心爱你!这个狐媚子,她哪点比瑶瑶好?”

    “哦……我知道了!呵呵,你就是喜欢她这骚样儿吧,想不到你竟然好这一口!呸,你真恶心!”

    陆琳冷嘲热讽,把宁小北骂了个狗血淋头。

    而后者,则是用一种看脑残的目光看着她,似乎极度无奈,又掺杂一丝愤怒。

    但谁又能想到,他的心有多疼。

    “瑶瑶,我对不起你……”

    “但是,我好不容易才潜入黑手会,这个机会,千载难逢!我没法放弃!”

    “只能委屈一下瑶瑶了,日后,全力补偿她。”

    打定主意后,宁小北冷冷一笑,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脑残。”

    “你——”陆琳双眼猛然瞪大!

    “乔乔,我们走吧,别跟这疯女人吵,自降身价。”

    宁小北满脸的不屑和恼怒,旋即牵起乔乔的手,就想往外走。

    “等等!”

    乔乔甩开他,冷冽的目光,直刺陆琳。

    “你有种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乔乔目光静得可怕,声音更如寒泉般阴冷。

    他从小在乔家长大,见识过不少血腥的场面,就连死人都司空见惯。而且她贵为乔家大小姐,除了乔锋,谁敢骂她?

    而今天不知从哪蹦出来的一个三流女人,竟然敢骂她骚货!

    这样她要是能忍,她就不配姓“乔”了!

    陆琳被这样的眼神盯得有点脊背发凉,但她依旧昂着头,“我说你是……”

    “给我闭嘴!”

    宁小北终于忍不住了,怒声呵斥道。

    “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医院看,别跑饭店里来吓人行不行!你哪只眼睛看见了脚踏两只船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瑶瑶!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嗡!

    “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瑶瑶!”

    这句话在苏瑶瑶耳旁响彻,宛如滚滚雷霆,五雷轰顶!

    “瑶瑶……”安然有些不忍道。

    “没事。”

    苏瑶瑶红着眼睛,走上前去,轻轻将脸色涨红的陆琳拉了下来。

    “日,又来一个?”

    见到苏瑶瑶的刹那,宁小北眸瞳狠狠颤动了一下,紧接着,便恢复了那种厌恶加恼怒的模样。

    苏瑶瑶似乎是真的瘦了。

    乌黑的头发有点乱,脸色憔悴,眼眶微红,却用一种伤情欲泣的神色看着自己,还微微咬着嘴唇。

    此情此景,面对这个女孩,宁小北就算是圣人也不可能保持镇定。

    但事已至此,他根本不可能和苏瑶瑶相认!

    “宁……”

    “够了!给我闭嘴!!”

    苏瑶瑶刚开口说了一个字,便被宁小北一声暴吼喝了回去!


剑娘全文阅读


    他真的忍不住了。

    如果不借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情绪,他一定会崩溃,一定会被乔乔看出来!

    苏瑶瑶顿时语塞,樱唇微张,看着那双怒火滔天的眸子,眼泪再也忍不住溢了出来。

    “我说了!我不叫什么宁小北!我叫余…小…六!!你们三个,听明白了吗!”

    宁小北声音暴怒,微微扭曲的脸庞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

    “艹,真是有病!”

    宁小北小声爆了句粗口,然后用一种极度厌烦的神色看着苏瑶瑶。

    乔乔则是一脸狐疑地看着两人,虽然宁小北表现得极为正常。

    但这个女孩,貌似也是真情流露……

    她倒是有点搞不明白状况了。

    “不好意思。”

    愤怒过后,宁小北冷静了下来,他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道了个歉。

    最后,苏瑶瑶只说了一句话。

    “小北,你看着我的眼睛……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宁小北真去看她的眼睛了,用了莫大的勇气,然后一字一句道:

    “不好意思,你虽然漂亮,但我从未见过你。”

    “所以,不喜欢。”

    说完这句话,宁小北再不不想纠缠过多,牵起乔乔的手,离开了这里。

    “宁小北,他竟然敢欺骗瑶瑶的感情!天打雷劈,五马分尸,他不得好死!”

    陆琳气得七窍生烟,胸脯起伏,恨不得拿刀剁了宁小北。

    安然则是站在苏瑶瑶身边,看见她低着头,死死咬牙,想要忍住泪水,但终究还是没忍住。

    眼泪像决了提的洪水,沿着那张苍白的俏脸,顺流而下…

    下了二楼,乔乔和宁小北走到一楼大厅。

    宁小北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重重一叹,“沃日,下次出门一定要看看黄历了!真是倒霉透顶!”

    乔乔狐疑地望了他一眼,皱眉道:“但是你不觉得奇怪吗?那个女孩,为什么会哭?”

    “谁知道呢,这天下奇怪的人,奇怪的事,多海里去了。”

    宁小北撇了撇嘴。

    心里却是微微松了口气,看来,刚才自己的演技很逼真,乔乔没有对自己产生过多的怀疑。

    “对了,你不是说要找我当挡箭牌吗?那个人呢,没来?”

    宁小北随口一句,扯开了话题。

    “对哦,都快十二点了,怎么还没来?”

    乔乔望了望四周,两人走出了松鹤楼。

    然而面前的一幕,却让他们愣住了。

    只见松鹤楼外,摆放着一地红玫瑰花,铺成了一个大大的心形。

    旁边,停着一辆法拉利跑车。

    一个身高一米八五左右的年轻男人斜靠在上面,脸庞俊朗,面容俊逸,手里还拿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将那健硕挺拔的身材,衬托而出,引得周围一众花痴,齐声尖叫。

    “哇哦!好帅啊,颜值突破天际了!”

    “要钱有钱,要颜有颜,要身材有身材,要浪漫有浪漫,能和这样男人谈恋爱,我死都愿意啊……”

    “肿么办,好想被草…”

    “谁扶我一下,我被帅出内伤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帅癌晚期患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