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348章:仇人见面

第348章:仇人见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348章:仇人见面

    “原来是这样……”

    宁小北老脸不禁有点发红,无形之中,自己竟然已经暴露了这么多。马胖子说的还真对,在这种地方,门外汉还真是容易暴露,贻笑大方。

    “门道可真多。”赵彪也是有点懵了,挠了挠头。

    “没事儿,宁兄弟,我没别的意思,其实这里新手挺多,都是来学习经验的。”何杨林洒然一笑,“我家族也是做翡翠生意的,最近运过来一批毛料,我就在这边租了个摊位。”

    随即,他眼珠子一转,指着旁边足有两百来斤的毛料,问道:“宁兄弟,你对这块毛料感兴趣?”

    宁小北点了点头,“我就随便问问,这么大个,挺贵的吧?”

    “不贵,才五千块钱。”何杨林道。

    “什么,五千?怎么会这么便宜?”

    宁小北忽然有点惊讶,刚才那个秃头,买了一块小很多的就花了一百万。

    “宁兄弟,这块是全赌毛料,价格比半赌低很多。得了,我也不坑你了,这块卖相不好,估计就是个烂石头。”

    说着,他指了指旁边被切开一小块,或是磨出了绿的毛料,又道:“你要是真想玩,就挑挑这些半赌的毛料吧,全赌风险太大。”

    原来如此。

    宁小北心中了然。

    何杨林所说的全赌,半赌,差别就在于有没有给毛料开一道口子。

    半赌的毛料,都露了绿,所以价格很高。赌石者需要自己判断,如果全部切开,里面的翡翠是什么种色,有多少量。

    而全赌,基本就是瞎撞运气吧。

    因为毛料完全封闭,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没有翡翠。当然,除了他以外。

    “宁兄弟,全赌风险太大,就算是一些老手也不愿意玩,新人的话,还是试试半赌吧。”何杨林道。

    “不用,就这块了。”

    宁小北面露笑意,眼里有着迷之自信。

    就在这时,另一道声音从身后响起。

    “老板,这块料子怎么卖?”

    何杨林见生意上门,立即走了过去,刚准备报价,那客人却是猛然一震!

    “宁小北?你竟然也在这里!?”

    闻言,宁小北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去。

    “朱天豪?”

    真是不是仇家不碰面啊……宁小北心中有一丝不悦,这才多久,他们竟然又碰面了?

    只见此刻朱天豪身边跟着三个保镖,和一个年近半百,满脸麻子的男人。

    “朱天豪……”赵彪一见到这个人,心里就窜出一团火,想要冲上去跟他玩命,却被宁小北拦住了。

    在这里动手,会有不小的麻烦。

    “哼,你们两个本事真是不小啊。贫民区的死穷鬼,竟然也能混进紫竹园?”

    朱天豪微微一愣后,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先前被这小子持枪威胁,让朱天豪怀恨在心,在这种地方碰到他,自然要好好整一整。

    “宁兄弟,你们……”

    何杨林有些尴尬,但还是很快看出来了,这两方有仇。

    “呵呵,老板,你看中的这块毛料,卖相挺不错的,切口处绿意盎然,这样吧,两百万卖给你。”何杨林迅速扯开话题。

    “什么?两百万,你这是在欺负我们老板不懂吗?”

    这时,朱天豪身
我的贴身校花总裁全文阅读
边那个满脸麻子的男人开口了,眼神带着嘲弄,落到那块半赌的毛料上,道:“这些松花的走向,已经有了裂纹,继续往下切,能不能再出绿还是两说呢。”

    他嘴巴动了动,“一百四十万。”

    “这……”

    何杨林有点犯了难,说实话这块毛料卖相的确不是很好,但他心里价位却是一百五十万。差也差不了太多,让他很是纠结。

    这时,宁小北打开天眼扫了一眼,很快就将这块毛料内部情况,了解了个大概。

    他微微一笑,“何兄,  既然他这么想要,就卖给他吧。”

    听到这句话,朱天豪不由一愣,眉头紧锁地看向宁小北。

    按理说,他和宁小北是仇人,他是不可能帮自己说价的……这小子,难道有什么阴谋。

    何杨林也是看了看宁小北,很是奇怪。

    “老张,一百四十万,你确定不会赔?”朱天豪压低声音问道。

    不知为何,他总是有点不放心,他感觉宁小北这个人有点神出鬼没的…

    “朱总,放心吧,我有八成把握。这块毛料,底下绝对会不错!”麻子脸男人嘿嘿笑道。

    “嗯。”

    朱天豪这才放心下来,张容是他高价聘请的翡翠鉴定师,有着多年经验,圈子里名声不低。

    “一口价,一百五十万,卖不卖?”朱天豪问道。

    何杨林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行行行,你这么想要卖给你吧。”

    朱天豪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望了望一旁的宁小北,出声嘲讽道:

    “连八千都拿不出来,也好意思来赌石?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他没有控制声音,当即不少人便是听在耳里。见这边好像要切石了,纷纷围了过来看热闹。

    面对朱天豪的辱骂,宁小北仿佛是没听到,脸上依旧是副风淡云轻,还带着一丝丝玩味儿,赵彪却是气得咬牙切齿。

    何杨林点钞完毕,脸上露出笑意,“这位老板,你是带回去切,还是就在这儿切?”

    “朱总,就在这儿切吧,让他们开开眼。”

    张容小声建议道。

    其实,是他自己想出出风头。

    “行,  你去切吧。”朱天豪摆了摆手,目光瞥了瞥宁小北。

    哼,小子,待会儿就让你眼馋死。

    很快,张容面带春.风,昂首挺胸地将毛料搬到切石机旁,戴上太阳镜,拿粉笔画了两条线就开始动手了。

    “滋啦——滋啦——”

    磨人耳朵的切割声音再次响起,这种声音,外人听了很刺耳,但他们这些人都已经习惯了,甚至还感觉有点美妙。

    “这水头颜色不错啊,裂纹也不多,有可能赌涨。”

    “好娴熟的切割手法,这人是高手吧。”

    “这不是张麻子吗?啧啧,张麻子那双眼睛毒辣得很,真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啊。”

    不少围观群众很快认出张容,再看他手中毛料的卖相,均是给予了好评。

    张容嘴角一勾,显然很是受用。

    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切开的一面所显露出来的翡翠,质地如同鸡蛋青,呈半透明状,没有一丝杂质,应该是蛋青地的。

    并且其颜色的鲜阳明亮,分布均匀,是老坑种的无疑,只要这绿意能渗透进去三公分厚度,这笔生意就是稳赚不赔,赌涨的可能性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