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345章:赵彪遇难

第345章:赵彪遇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345章:赵彪遇难

    这个时候,马胖子正好打完电话,朝宁小北走了过来。

    他笑着说道:“宁先生,下午紫竹园有场玉石交易会,你去玩玩不?”

    “等等。”

    宁小北似乎没到他的话,径直追着朱天豪出去了。

    “诶?”马胖子愣了愣,旋即往外面一望,“那不是盛世财团的朱天豪吗?难道……他跟宁先生有过节?”

    眼珠子一转,他向宁小北追去。

    朱天豪坐上一辆黑色宾利,向东边驶去。

    宁小北刚关上车门,马胖子那肥硕的身材就挤了进来。

    “宁先生,带我一起吧。”

    宁小北本来想问他跟过来干什么,但时间不等人,朱天豪已经走远,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十分钟后,黑色宾利在一条老街前停了下来。

    朱天豪一下车,便有两个小弟过来迎接,他四处张望了一下,随即走进一条巷子。

    “宁先生,你跟踪朱天豪干嘛?他背靠盛世财团,不太好惹啊……”马胖子坐在副驾驶上说道。

    “我跟他有仇。”

    说完这句话,宁小北径直下了车。

    马胖子眉头紧锁,很快联想到前段时间的一件事。

    盛世财团董事长的儿子,在家里被人打成重伤,成为植物人,听说整个脊背骨都碾碎了,下手之人,手段十分残忍。

    “不会就是……”

    马胖子瞳孔猛然放缩了两下,心中对那个背影,竟是头一次升起一股恐惧感。

    幽深的巷道,四通八达,即便看不到朱天豪的身影,但宁小北依旧能通过听声辩位,找到前者的方位。

    渐渐的,朱天豪的步伐放缓了下来。

    他盯着死胡同里被举枪顶住太阳穴的男人,嘴角勾勒起一丝冷笑。

    前段时间,他的爱车接连被划两次,一直没逮到证据。这次他故意下套,这个蠢货,果然上钩了。

    朱天豪光是修车费就花了近百万,气得他恨不得一枪毙了这个兔崽子!

    此时的赵彪,怒视着朱天豪,双拳紧握。但被枪口顶住脑袋,他即使有再大的怒火,也无处发泄。

    只能紧盯着他。

    “这么喜欢瞪我是吧?”

    朱天豪大步上前,一拳头砸在赵彪的胃部,当即便痛得对方弓下腰,脸色惨白,牙齿紧咬。

    “瞪!”

    “瞪!”

    “我让你瞪!”

    朱天豪疯狂朝赵彪身上发泄怒火,一拳比一拳重!

    没过几下,赵彪便倒在了墙角,两排牙齿咬在一起,却死死忍住,一声不吭。

    举枪的小弟嘿嘿一笑,把枪收了回来。

    就在这个瞬间,一道黑影掠了过来!

    “谁!?”

    朱天豪身旁一个保镖耳朵一动,迅速护在朱天豪的身边。

    哪知偷袭者根本不鸟他,径直冲向那个持枪的小弟。后者眼前一花,便感觉肚子被人踹了一脚,然后手枪就被夺走了。

    朱天豪的贴身保镖瞬间把枪,但为时已晚,宁小北已经将枪口对准了他的眉心。

    电光石火之间,所有人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

    揉了揉眼睛,面前竟然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个年轻人,正拿枪指着保镖。

    保镖脑门渗出一层冷汗,目瞪口呆地看着宁小
神级讨逆系统sodu
北,像是被鱼刺卡住喉咙,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枪拿过来。”

    宁小北冷冷说道。

    “好……好……”

    保镖满身虚汗,点了点头,把枪倒过来递了过去,心中不敢有丝毫反抗。

    仅凭宁小北刚才那如同鬼魅般的速度,他已然能判定,对方至少比他高出两个阶层的实力。他想耍小心思,无异于找死。

    “嘭。”

    宁小北见他还算老实,直接用枪托将他砸晕了。

    保镖倒在地上,露出了朱天豪那张青筋暴跳的脸庞!

    “宁小北……你跟踪我!到底想干什么!”

    “哼哼。”

    宁小北对他冷笑两声,“抱歉,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我是来救我朋友的。”

    说完,他直接转身,将地上的赵彪扶了起来。

    “北哥?”

    赵彪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以为自己正在做梦。

    “彪哥,别说了,先跟我走吧。”

    宁小北说这句话的时候,将一缕灵气缓缓输入他体内,修复着他的伤势。

    赵彪突然胃部一阵暖洋洋的,痛疼大大缓解,心中疑惑无比,却没有多说。

    “宁小北,我让你走——呃,你想干什么?!”

    朱天豪一句话还没吼完,便被宁小北拿枪止住了。

    当即,他脸色惨白,望着宁小北那冷冽的目光,心里有点发毛。

    他不敢保证宁小北绝不会开枪,事实上,宁小北完全有理由开枪。

    朱天豪额头流下几滴冷汗,旁边的小弟也都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哼。”

    一声轻哼,宁小北收回枪,搀扶着赵彪向外走去。

    “该死的!!”

    宁小北走后,朱天豪气得一拳头砸在墙上,当即脸都痛变了形。

    “宁小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为什么?!”

    朱天豪想破了脑子,都百思不得其解。

    宁小北将赵彪搀扶出巷子的时候,停止输送了灵气,因为赵彪基本已经痊愈。

    “诶?我怎么不疼了?”

    被宁小北松开后,赵彪活动了一下手臂,又揉了揉胃部,满脸疑惑的表情。

    “宁先生,你出来了……这位是?”马胖子迎上来问道。

    “哦,我一个朋友,刚被朱天豪那狗日的欺负,我把他给救出来了。”

    一边说着,宁小北一边将手枪扔进车里。

    马胖子眼皮一跳,“宁先生,怎么还有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彪欲言又止,宁小北摆了摆手,“先离开这里再说。”

    随后,宁小北带着赵彪和马胖子离去,绝尘而去。

    路上。

    宁小北给马胖子和赵彪互相介绍了下,两人就算认识了。

    接着,宁小北告诉赵彪,他是在鼎清玉石鉴定处不小心听到朱天豪说话,这才一路跟过来。

    赵彪顿时感激涕零,如果不是宁小北及时赶到,他今天绝对要出事。

    马胖子有些不解,问道:“我说赵彪兄弟,你没事去惹朱天豪干嘛?我的意思是,这家伙背景不弱。”

    “马老板,你叫我彪子就好了。”

    赵彪苦笑一声,对于马胖子的那声“兄弟”,他可承受不起。

    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