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331章:炼化剑气

第331章:炼化剑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331章:炼化剑气

    “你怎么知道?”

    赵危神色一震,十分不可思议地望着宁小北。他知道宁小北很牛逼,但也不太可能什么事情都知道吧。

    难道,他能看穿人的内心?

    “自然是猜的,不过看来,我猜对了。”

    宁小北微微一笑。

    赵危仿佛松了口气,旋即脸上浮现一抹苦笑,道:“宁先生,不瞒您说,我有一次发现那十万份迷魂的消息了。但由于当时情况太紧急,没时间报告,于是我就一个人去追查了。”

    “你真是找死。”

    宁小北毫不犹豫地骂了一句。

    金斯那帮人,手段残忍,背景神秘,高手更是如云,就算是自己也惹不起,更何况他。

    赵危也不恼,继续道:“我追踪那帮人到了一个赌场,莫名其妙地就失去了目标,然后一个黄衣剑客出现了。我跟他交手三招,就被打吐了血,身受重伤,逃进一条四通八达的巷子,绕了半天才捡回了一条命。”

    谈起那天的事,赵危也是唏嘘不已,仿佛还有些惊魂未定。

    “我回去报告后,将军臭骂了我一顿,让我把伤养好,然后去大学给学生军训,暂时别回来了。”

    赵危脸上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这就是事情的全过程?”

    “没错。”

    宁小北点了点头,随即道:“接下来,别动。”

    赵危看着宁小北向自己伸出手,不知道想干什么,但他知道宁小北一定不会害自己。

    “啊……”

    刚在脑子里想完这句话,一股钻心的疼痛,就从肋下疯狂涌出,仿佛要将自己全身撕裂开来!

    瞬间,赵危额头就布满了一层细细的汗珠,他死死咬牙,浑身痛得发抖起来。

    宁小北眉头紧锁,运气先天灵气,不断向赵危体内的黄色剑气发起冲击,试图用自己的灵气,将其炼化消融。

    过程自然是痛苦的,但如果不将这道剑气祛除,赵危绝对活不过两个月。

    剑气入体,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

    如果无法祛除,剑气会逐渐吞噬体内生机,破坏五脏六腑,致人死亡。

    宁小北猜测,赵危当时遭遇那名黄衣剑客,并不是自己运气好逃掉,而是对方根本懒得追了,或者临时有急事。

    因为在对方看来,赵危的死亡,只是个时间问题。

    否则,就算赵危跑得再远,剑客也能感应到自己的剑气,从而追杀对手。

    一缕缕灵气,宛如溪流,不断冲刷,那道黄色剑气表面如同冰雪消融,逐渐化作一股黄色能量,融入赵危的四肢百骸。

    十多分钟后,宁小北松了口气,总算完全炼化了。

    “呼哧——呼哧——”

    宁小北撤回手,赵危直接瘫倒在了地上,猛烈地喘息,全身衣服都是湿透,脸色更是苍白无比。

    “好了,你体内原本有一道剑气,如果不炼化会有性命之忧。现在已经炼化成功,今后你的实力,也会有所提高。”

    消耗不少灵气,宁小北脸色也是有些发白。

    “明天我会给你配一副药来,不出半个月,你就能痊愈。”

    听完宁小北的话,赵危瞪圆了眼睛,心中感激无比,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宁小北对他这么好。


如影谁行笔趣阁


    “谢谢……谢谢宁先生救命之恩……”

    赵危真是感激上天了,恨不得立即给宁小北跪了。

    宁小北心中叹了口气,他会对赵危做到这种地步,是因为,他对天鹰有愧,对苏鹰有愧。

    那次的斩手行动,自己原本有能力以雷霆之势斩杀一群毒贩,但出了些意外,让天鹰两名队员牺牲。

    尽管他知道,这完全不是自己的责任,但他依旧心里有愧。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弥补了。

    离去之后,宁小北本想回寝室休息,但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是汪婷婷。

    “小北,你现在有空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压得很低。

    “怎么了,婷婷师姐?”宁小北奇怪地问道。

    “我在学校的跆拳道馆,你能过来一趟接我走吗?”汪婷婷声音带着一丝微微的哀求。

    宁小北本来想问,想走为什么不直接走?

    但是略微一思索,汪婷婷此时可能有什么难处。

    他便笑道:“好啊,我打听一下位置,很快就到。”

    “谢谢你,小北,你快来吧。”汪婷婷高兴地说道。

    宁小北挂断电话,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看到一个扫地的老头,便走了过去。

    “爷爷,请问你知道松大的跆拳道馆怎么走吗?”宁小北很有礼貌地说道。

    扫地老头瘦骨嶙峋,佝偻着身躯,  似乎已有八九十岁的样子。

    宁小北心中忽然想起了海雄和姜云鸿,这俩老头虽然也是年仅八十,但身子骨依旧硬朗得很。反倒是眼前的老头,看起来弱不禁风,似乎被风刮一下就会散架。

    “跆拳道馆……那边。”

    扫地老头伸出一根干枯的手指,指向西边。

    “哦,谢谢爷爷。”

    宁小北冲他一点头,也没多想,直接离去了。

    扫地老头双手杵着扫帚,朝他看了一眼,浑浊的双眼中,似乎闪过一道惊疑。

    五分钟后,宁小北抬头看了一眼。

    天松武馆。

    微微一笑,宁小北走了进去。

    武馆不大,铺设着光洁整齐的木板,器具一应俱全。

    十几个穿着跆拳道服的青年,正围坐在地上,似乎正在开会。

    汪婷婷正坐在首位,不过柳眉紧蹙,似乎很不情愿。旁边一个面目俊朗,身高马大的青年,正在侃侃而谈。

    “嗯?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一个学员发现了宁小北,厉声喝道。

    顿时,十几个人全部转过头看向宁小北。汪婷婷眼眸里露出一丝喜色,连忙站起来,朝他走去。

    “亲爱的,你怎么来了?”

    一句“亲爱的”,叫地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包括宁小北在内。

    微微一滞,宁小北很快反应过来,笑道:“婷婷,我来接你吃饭啊,昨天晚上约好的,你不会忘了吧?。”

    汪婷婷抱住他一条手臂,嬉笑道:“对哦,我差点就忘了。”

    说完,她还给了宁小北一个赞赏的眼神,似乎在说:戏演得不错。

    宁小北扬了扬眉毛,看都没看其他人一眼,牵起汪婷婷的手,径直向外走去。

    “给我站住!”

    梁博忍不住了,额头青筋暴跳,看向宁小北的目光,狠如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