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307章:天门

第307章:天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307章:天门

    薛敬文跑过来,一脸感激地望着宁小北,心里简直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再生父母。

    他知道,只要宁小北肯出手,要对付这群杂鱼,就跟吃饭喝茶一样简单。

    “这怎么回事?”

    宁小北扫了他一眼,问道。

    薛敬文喘了口粗气,“他们是天门的人。”

    “天门?”宁小北拧起眉头,“松海黑道上,有天门这个组织吗?还是我孤陋寡闻了……”

    “不不不,以前确实没有,天门是最近才崛起的。”

    薛敬文擦了把额间冷汗,还有些惊魂未定。

    “现在天门的这帮人,嚣张的很,妈的连老子都要砍!”

    宁小北翻了个白眼,说实话,他根本懒得管黑道上错综复杂的事情,他只想泡妞,赚钱,修炼,逍遥自在。

    “行了,你以后小心一点吧。我能救你第一次,可救不了你第二次。”

    宁小北摆了摆手,道。

    “谢谢……谢谢……宁先生。”

    薛敬文一脸感激,不停地道谢。转身刚想走,却蓦然滞住。

    宁小北眉头皱了一下,他感到,不远处正传来一股冰凉的杀意。

    “怎么回事?”

    他转过头,只见前方街道的路口,竟然站着两个人。

    薛敬文一见这两人,顿时脸色惨白,咬牙切齿,“天门的,雌雄双煞……”

    听到薛敬文的话,宁小北差点没笑出声儿来,什么年代了还雌雄双煞,怎么不叫金银二老嘞?

    随之望去。

    只见一男一女,男的双臂异常粗壮,一个潇洒的大背头,嘴角露着些狰狞的笑意。

    女的则是身材火爆,穿着黑色的皮衣皮裤,眼神极尽妖媚,浑身上六个枪套,透着冰凉的杀机。

    粗臂男目光盯着薛敬文,嘴中道:“薛少爷,别挣扎了,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薛敬文气得全身发抖,但却狠狠嗤笑一声,“傻叉!想要你薛爷爷的命,问过我大哥没有!”

    “你大哥?谁啊?”

    粗臂男瞥了一眼旁边的宁小北,眉头拧起,难道是这小子?

    由于他们来晚了一分,所以并没有看到宁小北出手,心中对于躺了一地的手下,也是颇为费解。

    旁边的妖媚女眼含秋波,淡淡扫了宁小北一眼,却并未发现什么异状。

    在她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可以肆意玩弄的小白脸罢了。像这种货色,她每天都要在酒吧玩弄一个。

    宁小北扫了两人一眼,有点不耐烦道。

    “要打的话,能不能快点,我还要回家睡觉。”

    “你说什么!?”

    粗臂男眼神一滞,骤然恼火,咬牙道:“睡觉?好,老子让你睡个够!”

    说完,他鼻孔里喷出两行白气,正准备冲上去,却感觉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将他摁在原地。

    “老大。”

    “老大。”

    雌雄双煞见到来人,眼中各自露出一丝畏惧,低头喊道。

    不知何时,两人背后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件黑色夹克,脸庞犹如刀削,眉宇之间,带着睥睨霸气。

    薛敬文心中一颤,以为他两只眼睛一直盯着路口,竟然都没发
颜宠全文阅读
现这个男的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难道他是鬼吗?

    “这就是……天门的老大?”宁小北微微一滞。

    “应该就是了。”

    薛敬文咽下一口唾沫,心里不由发憷。

    宁小北心中却是好笑,娘的,怎么在哪儿都能碰到沙通天这家伙?

    没错,刚刚出现的男人,天门的老大,正是沙通天。

    沙通天紧盯着宁小北,嘴唇轻启,“你们两个,退下。”

    两人应声后退,那粗臂男动了动嘴唇,道:“老大,那个小子太嚣张了,要不要我把他打残带过来?”

    沙通天古井无波的脸上,忽然扯出一抹笑意,。

    “你要是想死,可以去试一试。”

    粗臂男和妖媚女皆是一惊,眼里透着些不解,老大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堂堂d级杀手【撕裂者】,还解决不了一个毛头小子?

    粗臂男沉下神色,思索半晌,最终还是没有上去。

    沙通天却是皱起眉头,望向宁小北,“怎么哪都有你?”

    “嘿嘿,老沙,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宁小北讥讽一笑,又指了指旁边的薛敬文,问道:“你要杀他?”

    “对。”

    “为什么?”

    “有用。”

    宁小北翻了个白眼,顿了顿,又道:“老沙,他是我小弟,看在我的面子上,能不能放他一马?”

    沙通天目光变幻了几下,最终从鼻子里呼出一口气。

    “可以,但没有下一次了,你的人情已经用完。”

    接着,沙通天又从上衣口袋摸出一张银行卡,随后飞了出去!

    咻!

    薄薄的银行卡,如同锋锐的飞镖!

    身后的雌雄双煞眼中流露出一丝震撼,老大的实力,果然很强!

    就凭这一张卡片,就能轻易将对手的喉咙划开,杀人只在一瞬。

    然后宁小北却是轻描淡写地伸出一只手,将银行卡接在手里,如同从树上摘下一片叶子那般轻松。

    对此,沙通天没有丝毫惊讶,他转身离去,声音悠然道:

    “卡里有五十万,我们两清了。”

    粗臂男和妖媚女微微一愣,旋即快速转身,追上了沙通天。

    薛敬文都看愣了,结结巴巴地问道:

    “宁宁宁……宁先生,他干嘛给你钱啊?”

    “他欠我钱呗。”

    宁小北将银行卡收进兜里,转身离去。

    薛敬文一个激灵,赶紧追上宁小北,刚刚死里逃生,他可不敢再独自行动了。要是刚才那人反悔,那他可就惨了。

    走了一路,薛敬文给宁小北大致讲了一下天门。

    简单点说,他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

    在短短一个月内迅速发展,手段血腥、残暴,砍人绑架这种事经常干。

    他们老巢神秘,除了核心成员,没有人知道。而且天门的老大十分慷慨,只要手下愿意为他卖命,钱这种东西,他根本不放在眼里。挥金如土,一晚上就分光几十万。

    利用这种方法,天门迅速集结了一批不怕死的成员,甚至还收留众多通缉犯。

    ……

    宁小北越听心中越惊,眉头紧锁。

    老沙,你这是疯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