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297章:青魂贯日

第297章:青魂贯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97章:青魂贯日

    “废话真多!”

    宁小北冷哼一声,逆渊一抖,再次冲了上来!

    刚才那一剑,只不过是试探,现在他要用上天隙十三剑。

    “咦?”

    戚绝风惊疑一声,宁小北剑势倒是瞬间暴涨不少,一剑斩来,剑光滚滚,威力不俗。

    戚绝风立马横起剑鞘,飞速阻挡。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然交手十数招,戚绝风依旧没有拔剑,仅仅使用剑鞘就阻挡住了宁小北的攻势,但心中也是惊讶万分。

    这只蝼蚁,剑法竟然如此精湛玄妙!

    他不得不说,宁小北使用的剑法,刚柔并济,犀利无双,有一种大气磅礴的威势。

    但限于他本身实力低微,只是个卑微的黄阶武者,而他,玄阶中期!

    即使剑法再厉害,也只不过是酒囊饭袋罢了。

    “如果我能学到这门剑法,实力定然大大提高,年底大比,战胜戚云的把握也会提高一分!”

    戚绝风心中暗自想到,不由沾沾自喜,仿佛在他眼里,这门剑法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见他有刹那间的分神,宁小北神色一凛。

    分水剑!

    逆渊寒气迸裂,朝着戚绝风笔直斩下!

    “什么!?”

    感觉一道凌厉的剑势袭来,戚绝风面色大骇,下意识便拔出剑,一招横挡!

    “乒!”

    剑锋相撞,戚绝风和宁小北同时后退一大段距离,气喘吁吁但看着对方。

    “戚绝风的实力,果然在我之上,分水剑……竟然连他衣角都没伤到。”

    宁小北喘着粗气,握剑的手微微颤抖,整只手臂都是酸痛不已。

    他咧了咧嘴,目光越发凝重。

    “该死!该死!该死!我竟然在一只蝼蚁面前拔剑了!!”

    戚绝风胸口怒火升腾,牙齿紧咬,目如刀刃。

    只见他左手拿着剑鞘,右手持三尺青锋,浑身气得发抖。

    在他看来,对付一只可以随意捏死的臭虫,自己亲自出手,已经是给他莫大的颜面了。这一下,却逼得他连【青魂】都出鞘了!

    “那把剑,好像挺厉害,不过比起我的逆渊依旧差了一些。”

    宁小北目光落在戚绝风右手的青色长剑上,略微思索。

    逆渊虽然是仙人打造的仙剑,但兵器再好,也要看主人。宁小北实力不足,自然发挥不出逆渊本应具有的实力。

    “蝼蚁,你能逼我拔剑,可以无憾而死了!”

    话锋一凛,戚绝风竟主动发起攻击,青魂之上,寒光乍现,带起磅礴如渊的剑势。

    这一剑,宁小北并没有硬接,而是快速跑开。

    “想逃,你逃得掉吗!?”戚绝风冷笑,“从你打算暗算本少的那天,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戚绝风身影一动,如同鬼魅般飞速掠来,但是蓦然间——

    嗡!

    戚绝风只感一股巨大无比的压力,如同山岳般,狠狠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当即,他便停了下来,青魂杵地,呼吸都是极为艰难,肩上沉重得仿佛真的扛了座山!

    “该死的小子,这是什么手段……”

    “戚少爷,重门阵滋味不错吧。”

    宁小北
重生之天价女总无弹窗
一边说着,一边飞速往身上贴了张黄符,后持逆渊飞速逼近,目光寒冽,一剑朝他面门刺来!

    戚绝风心神俱骇,拼尽全身力气抽剑抵挡,“当!”的一声,宁小北的攻击再次落空。

    “草!十倍重力还能蹦跶!”

    宁小北急得跳脚,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与戚绝风的差距当真是不小。

    如果自己陷入重门阵中,那绝壁是动弹不得。

    “唰唰唰!!!”

    宁小北快速刺出三剑,脑门上渗出了豆大汗珠。

    因为重门阵的维持,需要消耗他的灵力,压制住戚绝风这种高手,消耗大得惊人,他体内的灵力飞速流逝。

    “嗤啦!”

    十倍重力下,戚绝风动作缓慢,一招不慎被宁小北刺了一剑,左肩鲜血横流!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灵力会被耗干,只能解除了。”

    宁小北暗骂一句。

    倏然间,戚绝风面色一变,只感觉那股压力大山的重量消失了,这小子,灵力不足了吗?

    “给本少死!!”

    戚绝风恢复自由,不顾全身鲜血淋漓,运足所有灵力,一剑刺了过去!

    这一招,名为贯日!

    宁小北避之不及,只能横起逆渊抵挡,只听一个巨大的金属碰撞声响起,他一口鲜血喷出!

    “蹭蹭蹭……”

    宁小北后退十几步,逆渊猛地刺进水泥地下,这才止住。蹲下身子,他脸色惨白如纸,嘴角渗血,气息虚弱不堪。

    “实力,还是相差太大了啊……”

    宁小北摇了摇头,戚绝风不出手则已,随便一招,几乎就能重伤自己。

    炼气境之下,差距竟也如此之大。

    “什……什么……你没死!?”

    戚绝风右手还保持着刺出的姿势,眼眸里却是盈满了深深的不可思议,他震惊了!

    一个弱小的黄阶武者,竟能正面扛下自己的贯日!!

    这一剑,即使是玄阶初期的武者,都绝不可能抵挡得住!普通的黄阶武者,还不被瞬间洞穿?

    “不对,那把剑……有蹊跷!”

    戚绝风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目光落在那把剑上,仔细一看,脸上这才涌出一抹狂喜。

    “哈哈!好剑……好剑……竟然比我的剑,还要好!!”

    他一边放声狂笑,一边走来,目光寒冽如刀。

    “小子,我真的很好奇你的身份……拥有如此绝妙的剑法和宝剑,实力却低微地可怜,甚至还愚蠢到与本少作对!你以为凭靠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就能置本少于死地?太天真了……”

    唰!

    戚绝风一剑指住宁小北的面门,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犹如巨人俯视蝼蚁。

    “把剑法和你手中的剑交出来,我给你一个痛快如何?”

    在他看来,宁小北已经与死人无异。他虽然看起来遍体凌伤,但实际上实力没有什么损耗,反倒是宁小北,已经被他一剑震出内伤,再无一战之力。

    “呵呵……”

    宁小北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眼中涌现出某种笑意,“说我愚蠢,那你岂不是更愚蠢!?”

    “你找死……?”

    戚绝风眼中杀机一闪,但忽然之间,又感到不对。

    黑莲屠生阵,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