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277章:金斯

第277章:金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77章:金斯

    这个人,是从自己服下青木灵髓丹后,遇见肉体最强的一个人!

    按理说,他掌握的力量,奇大无比,就算是一块钢板,一拳下去也得崩裂开!

    然而揍在这家伙的身上,对方只是痛苦地闷哼一声,并未造成太多实质性的伤害。

    “见鬼!好强的家伙!”

    埃里克斯心下一沉,旋即双手握住肩膀上宁小北的脚,奋力一挥,然后猛地砸在地上!

    宁小北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力抡了起来,只听“嘭!”的一声,地面水泥块层层崩裂,一股灰尘被震上了天。

    宁小北心头震撼无比,要知道,自己的身体可是经过仙丹洗涤,才能脱胎换骨,成就半仙之躯。

    但是这个俄国人,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正面肉搏,竟然能与战得不相上下!

    看着鏖战半晌,久久不能分出胜负的二人,巴德有些忍不住了。

    “先生,需要我上吗?”

    金发男子手指在嘴唇上点了点,似乎是在思考。

    “嗯……上吧。记住,把他弄残,别弄死了。我感觉这个小子身体里潜藏着不少秘密,如果带回去研究,一定收获不小!”

    “是。”

    巴德忽然狞笑一声,扭动了一下脖子和手腕,发出了“噼里啪啦…”炒豆子般的声音。

    下一刻,他便猛然冲入战场。

    一拳揍来,狠狠砸在宁小北的脸庞上。后者的身体,就像一发炮弹直射了出去,直接将墙壁砸出一个人形大洞,整个人都是嵌进墙体,灰尘弥漫!

    “如果这个小子能够臣服,再配上我的极限尖兵血清,到时候,不知道会诞生出一个怎样的怪物,桀桀桀……”

    金发男子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不能再拖了,直接干掉他们!”

    宁小北耷拉着脑袋,深深感觉到了这两个壮汉的恐怖之处。他总算明白了,那个金发男子为什么脸上会一直挂着轻松和惬意。

    有这两个近乎无敌的人形怪兽,谁能伤害到他?

    但宁小北也从未怕过,毕竟自己的底牌还是颇多的。

    锵!

    逆渊出戒,被宁小北握在手中。

    “啊哈哈,小子,你怎么不动了?这样就受不了了吗?”巴德发出嘲讽的笑声,盯着灰尘弥漫的墙壁,眼中尽是戏谑。

    “嗯,有些不对?”

    金发男子双眸陡然眯起,只感觉一股冰森阴寒的气息从砸碎的墙壁里弥漫出来,瞬间,使得仓库内的温度都是骤降一大截。

    金发男子搓了搓手臂,只感觉呼出的热气,都清晰可见。

    “怎么回事?”

    巴德和埃里克斯,也都是感到不对劲,纷纷将惊骇的目光投向墙壁里。

    只见被砸出大洞的墙壁里,跨出来一条腿,紧接着宁小北整个人毫发无损的走出来。

    衣衫破碎,脊背挺直如枪,手握黑寒色的逆渊剑,手臂缭绕着冰霜雾气,仿佛连空气都要冻结。

    “受死吧!”

    宁小北双眸骤然迸发寒芒,身影一动,便来到埃里克斯身前,举剑便斩!

    “嗤啦!”

    一声金属切割血肉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声凄惨的嘶吼,一截手臂抛飞而起!

    大片大片的鲜血,如同泉涌,疯狂从断肢出流出来。

    一击,埃里克斯,便被重创!

    “剑客……他是剑客!??”

    金发男子双眸瞪得滚圆,浑身剧烈
托特的日记帖吧
发抖,也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极致的兴奋和震撼。

    他突然想起了上次,一袋迷魂被劫,他让有绞肉机之称的戈登去追,回来的时候却被斩断一条手臂……

    呵哈哈哈,竟然就是这个小子!

    “埃里克斯!见鬼,小子,我要你死!”

    巴德双目赤红,猛然朝着宁小北扑去,拳风遒劲,刚猛无匹,然而……

    分水剑!

    宁小北嘴角一勾,反身便是一剑,笔直斩下!

    泛着黑寒色冰雾的逆渊,倏然迸发出磅礴剑气,沿着巴德头顶到脚底,一路横斩而下!

    血液、肠子混杂着内脏,哗啦啦地流了一地……让人直犯恶心。

    “嘭!嘭!”

    两半身体,倒在地上,无论他的极限尖兵还是什么怪物,此刻都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旁的埃里克斯,早已吓傻。

    没有任何反抗,宁小北一剑刺出,便贯穿了他的大脑,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逆渊,不愧是仙人打造的剑,果然锋锐无双……”

    宁小北心中赞扬一声,将剑抽出,随意一甩,地面便出现了一道笔直的血线。

    “就是他……绝对就是他!”

    金发男子状若癫狂,双目炽热地盯着宁小北,犹如一个单身三十年的老处男,在看一个脱光衣服的绝世美女!

    他两个γ型极限尖兵,耗资数亿,在一百多个死士体内注射血清,最终只有两个存活下来。虽然代价高昂,带他们所拥有战斗力,却令人胆寒。

    刀枪不入,徒手撕人!

    然而今天,却被一个最多二十岁的华夏青年,给轻描淡写地斩杀了!

    金发男子肉痛的同时,也对宁小北的身份和实力,充满了好奇。

    “咻!”

    宁小北手臂一抖,逆渊破空射去,径直插在距离金发男子耳边不足三厘米的地方!

    墙壁犹如豆腐,逆渊轻而易举插进去大半剑身。

    金发男子浑身一抖,旋即目光落在逆渊上,眼中又爆发出一团精芒,带着浓浓的惊奇!

    “这……这是什么材质!?”

    他全身激动地颤抖,但是刚问完这个问题,宁小北便一拳捣在他的胃部!

    “呕!”

    金发男子不过是普通人,被宁小北一拳砸出,当即双眼暴凸,一弯腰,吐得七荤八素。

    “铁笼打开,把我朋友放出来。”宁小北神情冰冷,用命令般的口气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发男子站起身,脸色惨白,但是却咧着嘴,神经质地大笑起来,似乎已经陷入疯癫状态。

    他跌跌撞撞地走开两步,从嘴里吐出一口血痰,嘴角勾勒起一个诡异的狞笑。

    “知道么,青年剑客,在我生平见过的强者中,你足以排进前十!”

    他擦了擦嘴角渗出的血,目光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鬼,“可惜啊,你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死?”

    宁小北冷笑出声,“你脑子坏掉了吧?我看,今天要死的人是你才对。哦不,你想死,哪有那么容易!”

    “像你这种恶贯满盈的畜牲,死对你来说是一种解脱!我会把你带回去……

    上交给国家!”

    “shit,少废话!”

    金发男子脸上闪过阴翳之色,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遥控器,冷笑道:

    “不管你下地狱还是上天堂,都记住了,杀你的人,名字叫做金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