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250章:杀人手法太嫩

第250章:杀人手法太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50章:杀人手法太嫩

    正在杨登云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嘀咕的时候。

    一个人影,缓缓朝他走了过来,步伐沉稳,目光暴怒,携带着恐怖森寒的威势。

    “妈的!怎么突然这么冷了,这鬼天气!”

    杨登云忽然感觉四周冷飕飕的,不由抱紧身子,打了个寒颤。

    又啃了口手中的大腰子,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脚步声。紧接着,杨登云的脑袋,就被一双手狠狠摁进了面前滚烫的烧烤之中!

    “啊……啊!!”

    一声声断断续续的惨叫响起,杨登云被这突如其来的滚烫之感,给折磨得生不如死!

    “你……你是谁,想干嘛?”烧烤店老板走了过来,哆哆嗦嗦地看向他。

    “滚!”

    宁小北看都没看他,直接从嘴里吐出一个森寒毕露的字。

    这一声,宁小北用上了灵压,顿时将烧烤店老板吓得魂不附体,脸色惨白地逃走了。

    而杨登云的惨叫,依然在继续,叫得撕心裂肺,语调都变了。

    又过了一会儿,宁小北冷哼一声,抓住他衣服后领,单臂将他整个人扛起来。

    朝四周望了几眼后,向不远处一片森林内走去。

    东湖背靠森林而建,由钢丝隔离带拉起来,但在宁小北的怪力下,就像棉花糖般被撕了开来。

    “嘭!”

    宁小北深入其中,如同扔皮球一般,将杨登云砸在一颗巨树的躯干上。

    “啊……啊!!你是谁……你是谁!!”

    杨登云已经被折磨得痛不欲生,一张小白脸被烫烂,嗓子里不断鬼嚎,整个人濒临崩溃。

    宁小北冷哼一声,“真不知道,像你这种傻狗,是怎么干出杀人的勾当。”

    听到这句话,和那熟悉的声音,杨登云心脏猛然一颤!

    睁开被烫破皮的双眼,宁小北那张森然面庞映入眼帘,让杨登云吓得差点大小便失禁。

    “宁……宁小北!”

    杨登云心脏抽搐,上下牙齿都开始打架,但他依然把心一横,“宁小北…你…你想干什么!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杀人的勾当?我看你才是要杀人!”

    “你说对了,老子好久没开杀戒了!”

    宁小北露出森白牙齿,眼神一凛,走到杨登云身前,浑身笼罩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宁小北毫不吝啬灵气的浪费,时时刻刻都对他释放灵压,普通人的心神何等脆弱,每一分都会损耗大量心神,久而久之,就会透支生命力。

    这种方法很恶毒,不过宁小北绝不会对一个人渣手软。

    他伸手将他拎起来,杨登云拼命挣扎,从地面的枯枝落叶中,摸到一根尖锐的木刺!

    “老子杀了你!”

    杨登云脸色突然变得狰狞,举起木刺便朝宁小北的喉咙刺去,但后者只是冷冷一笑,举起左手随意一挡,然后往前狠压!

    随后,杨登云便看到,那根尖锐的木刺,被一只肉掌碾压得层层碎裂!

    倏地,宁小北抓住他握着木刺的右手,狠狠一扭!

    “咔嚓!咔嚓!咔嚓!”

    杨登云整个身体都是歪了过来,一条手臂,骨头寸寸断裂,皮肤都被挤压地裂开,血肉被扭得稀烂!

    宁小北眼神阴狠,飞快
任务奖励我不要了吧
伸手在他喉间点了两下!

    “嗬嗬嗬嗬……”

    杨登云顿时惨叫不出来,整条手臂被扭断,他只感觉一股撕裂的痛苦遍布全身,疯狂冲击着他的神经!

    而宁小北不光点了他的哑穴,更点了他的泉关穴,让他无法晕厥,只能感受着这种痛苦。

    “爽吗?”

    宁小北轻轻出声,如同死神言语。

    随后,他又将杨登云摔在地上,脚底板狠狠碾压他那张脸上,“咔嚓!”两声,面骨碎裂。

    杨登云浑身猛然绷紧,喉间发出粗重痛苦的低吼,眼内死死翻起眼白,眼泪混着鼻涕,失禁般疯狂流淌,因为无法晕过去,所以只能承受着这非人的痛苦。

    这一刻,他只想死。

    “记住了,下辈子,别再惹你惹不起的人。”

    宁小北手中一招,飘血剑已然鬼魅般地握在手中,杨登云看见这一幕,被痛苦充斥的大脑皮层中,只有一个念头:他是妖怪…他是妖怪…他是妖怪……

    “死吧。”

    宁小北眼中一凛,刚准备出手,身后却响起一个饶有趣味的声音。

    “我说,你不会就想宰了他吧?”

    “谁!?”

    宁小北瞳孔一缩,身影暴退,手中的飘血剑也是不由分说地挥去!

    要知道,现在自己是在杀人,如果被拍下来传到网上,那他可就彻底完了!

    “乒!”

    火光迸溅,只见一柄银黑色的军刺,与飘血剑锋狠狠对在一起!

    “陆修!”

    宁小北见到此人,连忙撤回剑势,面色震惊,“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完,他眼内目光开始复杂起来,没想到,做这种事,会被一个外人看到。

    如果,他执意要将消息传出去,自己是杀他,还是不杀他呢?

    陆修揉了揉酸麻的手臂,嘴角微微一咧,看向宁小北的目光也是凝重不少。

    “好厉害的家伙……他到底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

    他目光沉静,仔细打量了宁小北一会儿,又恢复了那张无表情的僵尸脸,“你放心吧,我这个人最怕麻烦了。只要不威胁到我和我雇主的性命,我一般都懒得去管。”

    宁小北总算松了口气,“谢谢。”

    陆修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冷冰冰的笑容,“你实力虽然强劲,但不得不说,杀人手法太嫩了,没杀过几个人吧?”

    宁小北想了想,“三四十个左右。”

    “哼。”

    陆修听到这个数据,却是不屑一哼,“走吧,跟着我。”

    说完,他手臂轻轻一抖,那柄银黑军刺就消失不见,被他收回了衣服了。

    宁小北也是在背后虚晃一下,将飘血剑收回戒中。

    “咦?”

    陆修又震惊了,他竟然没有看出,宁小北是怎么收回那把红色长剑的。

    随即,他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向东湖森林内部进发。

    宁小北走了两步,将爬出数米远的杨登云拎起来,飞速追了上去。

    陆修用余光扫了一眼宁小北,见他轻而易举地便追上自己,不由脚下加快一分,但无论他将速度提升多块,宁小北总能追上来,而且毫不费力的样子。

    幽暗的原始森林里,两道黑影飞速掠过,掀起片片枯叶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