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243章:火烧初月帖!

第243章:火烧初月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43章:火烧初月帖!

    这个时候,郑大林终于坐不住了,上下两排牙齿开始打架……

    于是,他霍然起身,外强中干地吼道:

    “小子,你丫放屁!凭两张纸就想把这副字帖说成是赝品,他吗的做梦!你当那三张证书摆那旁边是吃干饭的啊?说不定……说不定王羲之他老人家那天写的时候心情不好,不想用蚕茧纸,改用那什么鄂州蒲圻纸了,难道这也不行?”

    说完,郑大林得意洋洋地朝宁小北挑了挑眉毛,小子,你还是太嫩了!只要我死抓住这点不放,你就不能完全证明这是赝品,哈哈,准备倾家荡产,然后留下一只手吧!

    哼,跟我郑大林作对,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哪知,宁小北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喷了出来。

    “哈哈哈……郑大老板,我劝你还是回去多读点书吧……”

    “我刚才说了,鄂州蒲圻纸技艺高超,远远超出东晋时期所能掌握的造纸技术,在当时,蚕茧纸已经是极为难得的纸中珍品。

    哼,王羲之他老人家心情再不好,还能坐时光机穿越到几百年之后,拿一张当时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纸回来写下这篇《初月帖》?郑老板,你丫都市异能小说看多了吧?”

    宁小北的声音,带着淡淡讥讽的意味儿,目光嫌弃,嘴角上扬,仿佛浑身每个毛孔都透出浓浓的鄙夷。

    再加上他幽默讽刺的言语,立马逗乐了一群人,都是捂着嘴在下面偷笑。

    唰!

    郑大林的脸立即红成了猴屁股,读书少,正是他的硬伤!

    “我……我我……”郑大林喉咙滚动两下,却是半个字都挤不出来了。

    宁小北环顾全场,见依旧存在一些半信半疑的目光,便洒然一笑。

    “我猜,肯定还是有一些朋友我相信我说的话,我可以理解,毕竟,鄂州蒲圻纸这种东西知晓的人极少。那我们不妨做个试验吧……”

    说着,宁小北朝二楼的马胖子抬了抬眉毛,“老马,扔个打火机给我。”

    马胖子此时还处于震惊之中,根本没有听到宁小北的话,后方不抽烟的林展直接踹了他一脚。

    “哦……哦哦……什么……打火机,哦……好好好……”

    马胖子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从兜里掏出一个黑金色的打火机,直接抛向宁小北。

    宁小北看也不看,随手一接,仿佛就从空气里拿出一个打火机,扫了一眼,都彭,世界顶级火机。

    掀盖,打火。

    七彩炫烂的冲焰,缓缓靠近那副初月帖的边角……

    “混蛋!你在做什么!给老子停下来!邬老,赶快叫保安把这小子轰出去!他就是来捣乱的!”郑大林眼睛暴睁,双拳猛砸栏杆,恨不得像宁小北一样直接从二楼跳下去。

    邬通没有理会他,一双浑浊的眸子此刻精光毕露,目不转睛地盯着宁小北的动作,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

    当七彩火光与边角纸接触的瞬间,纸张黑化开来,犹如墨染,一秒过后,宁小北将盖子盖上,然后就很随意地丢进自己口袋里。

    “邬老,还有各位请看,纸张仅仅炭
诡境求生吧
化,并没有被点燃。可如果这是蚕茧纸,就会一触即燃!凭借这一点,就能完全证明这幅初月帖使用的并非是蚕茧纸,而是另有其纸~~”

    带着一丝丝调侃意味,宁小北又望了一眼郑大林,这家伙目眦欲裂,两个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爆出来!

    直至此时,邬通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带着感慨地摇了摇头,“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鄂州蒲圻纸,我们竟然忘了这个……”

    说着,他抬起苍老的眸子,眸内的目光,完全由轻视转化为了深深的敬佩和惊骇。

    “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

    宁小北笑了笑,“近几天读了几本古董方面的书,偶尔看到,纯属走了狗屎运。”

    “唉,后生可畏啊。”邬通长长一叹,嘴角带着笑意,不过宁小北那句鬼话,他是不会信的。

    随便看点书,就能说出刚才那番滴水不漏,环环相扣的话?

    打死他都不信!

    “嘭!”

    压垮骡子的最后一根稻草,从邬通口中说出,让郑大林整个瘫倒在座椅上,目如死灰,脸色惨白如纸。

    “啪啪啪啪啪……”

    不知是谁带的头,拍卖会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毫无疑问,宁小北鉴定出这一副赝品初月帖惊心动魄的过程,折服了所有人。

    无论是他的眼光、魄力、胆量,亦或是渊博的学识,都让人不服不行。

    马胖子激动地脸红脖子粗,一个劲地鼓掌,嘴里还咕哝着,“太帅了,宁先生实在是太帅了……尼玛,老子要是女的,一定要嫁给他!”

    林展狠狠被恶心了一把,“就你那张脸,长得跟屁股似的,就算变成女的,那也是恐龙!”

    马胖子的耳朵,自带坏话过滤功能,直接扭头扫了一眼林媚儿,然后笑嘻嘻地对林展道:

    “老林啊,听我一句,赶紧把小媚儿嫁给宁先生,晚了就来不及了!”

    “去你的,你说什么呢!”林媚儿娇嗔一声,目光却忍不住又瞥了一眼宁小北,刚才的他,的确很迷人……

    场中。

    邬老上下仔细打量了宁小北一圈,满意一笑,“你姓宁是吧,不错不错,有机会,我们好好交流一下。”

    “小子哪敢,其实我也就懂一些皮毛,今天刚好用上而已。”宁小北苦笑一声。

    “年轻人谦虚是好事,但谦虚过了,就有装逼的嫌疑了。”邬老笑了笑。

    宁小北一头黑线,他没想到这老头还懂装逼这种时髦的词语……

    …  …

    回到位子上,拍卖会继续举行。

    邬通拿起小锤,一锤定音,硬朗的声音响彻会场,“恭喜郑老板,以三亿七千万,拿下王羲之赝品遗迹《初月帖》一幅,请赴后台交钱吧。”

    “咕噜……”

    听到这一句,不少人都是咽了口唾沫,心中发寒。

    3.7个亿啊,就这么买了一件赝品……简直糟蹋钱啊!

    “等……等等……”

    郑大林被咬得发乌的嘴唇,颤颤巍巍出声,“我……我我……我今天没带过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