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242章:鄂州蒲圻纸

第242章:鄂州蒲圻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42章:鄂州蒲圻纸

    “打赌?小子,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郑大林眼睛一眯,似乎有一丝忌惮,这小子鬼心思颇多,之前就坑了小啸好几百万。

    宁小北看着他那副怂怂的模样,嘴角一勾,轻轻飘飘的,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嘲讽和不屑。

    他随意一笑,“不敢就算了。”

    “哼!小子,你别太嚣张!我郑大林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还会怕你一个臭小子!”郑大林猛地一拍桌子,火气就上来了。

    “你说,赌什么!”

    “上当了……”宁小北满意一笑,伸出手指,指了指台下,“那副初月帖,我说是赝品,你不信,所以就赌这个了。如果我能证明它是赝品,你就必须按你刚才喊的价买下来!”

    “这人,真狠!”

    不少人都是暗暗心悸,如果他真能证明赝品,还要人花冤枉钱买下来,这不把人往死里整吗?那可是整整三亿七千万啊……兑换成纸钞,能堆一屋子。

    郑大林咬了咬牙,“如果你输了呢?”

    “那我就倾家荡产买下来。”宁小北道,脸上闪过一丝凛色。

    “买?你有那么多钱吗?”郑大林嚣张反问。

    “这就不牢你操心了,我变卖家产也好,借钱也好,总之这么多人在场作证,我根本不可能赖账。”宁小北淡淡道。

    一般来说,进入社会上流圈子的人,都极好面子。宁可吃亏,也不肯丢面子。

    拍卖场里,若拍下藏品后想要反悔,那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那么做的后果,就是彻底把自己的名声搞臭,今后没有人会看得起你,跟你合作做生意,社会地位跌至深渊。

    郑大林微微点头,倏地,目光又迸发出一丝狠色,狞笑道:“除此之外,我还要你跪地磕头!向我认错!还得留下一只手……怎么样,宁先生,你还敢赌吗?”

    宁小北心中冷笑,他知道,郑大林已经慌了。

    他怕宁小北真的能拿出证据来,三亿七千万,可是伤筋动骨的数目,就连他也不愿轻易涉险。但大话已经放出去了,他此时收回,岂不颜面尽失?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宁小北提前认输。

    但宁小北,怎能让他如愿?

    “赌了。”

    一语落地,令郑大林眼角狠狠抽动了一下!

    “小北!”一旁的林媚儿扯了扯他的衣服,心急如焚。

    没有理她。

    宁小北对着郑大林咧嘴一笑,又道:“那么公平起见,郑老板,如果你输了,买下这副初月帖后,必须再答应我一个正当合理的要求。刚才你可是加了三个条件,我只加一个,不过分吧?”

    “艹,赌就赌!谁怕谁!”

    郑大林狠狠吼道,他当年就是赌徒出身,孤注一掷的事,又不是没做过!

    “好气量。”宁小北终于放下了心来,淡淡一笑,又在心里添了一句,“可惜脑子不太好使。”

    这时,邬通见两人谈妥,便有些迫不及待地开口道:“宁先生,那就请你大显神通吧。”
玄门崛起小说5200


    邬老头的这句话,明显带着一丝嘲讽意味。

    “我的天,宁先生上头了……”马胖子脸上不断冒着虚汗。

    林展也是眉头紧锁,目光看似沉静,实则如坐针毡。

    扫了一眼全场后,宁小北直接一拍护栏,从二楼径直跳出,稳稳落到展台旁。

    身轻如燕!

    接着,宁小北又扫了一眼那副初月帖,这才在众人期待已久的目光中,缓缓开口。

    “众所周知,书圣王羲之出身东晋末年,琅琊人,也就是现在的山东临沂。其书法兼善隶、草、楷、行各体,精研体势,心摹手追,广采众长,备精诸体,冶于一炉,摆脱了汉魏笔风,自成一家,影响深远。

    风格平和自然,笔势委婉含蓄,遒美健秀。代表作《兰亭序》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在书法史上,他与其子王献之合称为“二王”。

    “草!哔哔什么,就你读过书吗!给老子挑重点讲!”郑大林听得不耐烦,直接怒骂道。

    他最听不得别人在他面前卖弄学识,因为他出来混的时候,连小学都没毕业。

    “唉。”

    宁小北幽幽一叹,“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各位请看。”

    宁小北用手指捻起初月帖的边角,将这幅绝世字帖从展台上提起来一分,这个动作令邬通大为恼火,但他量宁小北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

    “王羲之是东晋时期人,东晋之年,华夏的造纸术并不高明,那时候的文人墨客,大多使用蚕茧纸写字作画,这些想必懂一点字画的朋友都知道。包括王羲之那副传世绝作《兰亭序》,都是用的蚕茧纸。”

    随着宁小北的话,众人都是点了点头,这些东西有据可考。

    这时,宁小北淡然一笑,似乎在说,重点来了。

    “《兰亭序》用的是蚕茧纸,而这副《初月帖》,却用的是鄂州蒲圻纸!”宁小北音量猛然拔高,令得许多人心中一颤。

    然后便纳闷了,这鄂州蒲圻纸是个什么玩意儿?难道是这小子瞎编乱造出来的?

    正在这时,一旁的邬通却是全身一震,浑浊的瞳孔猛然放大!

    似乎发现了什么极度惊恐的事情……口中还在默念,“鄂州蒲圻纸……鄂州蒲圻……”

    郑大林已经坐立不安了,随着宁小北不断讲述,他的心理防线正在一点一点崩溃,脑门上的汗珠,更是犹如雨下,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宁小北淡淡瞥了他一眼,继续道:

    “鄂州蒲圻纸,使用石灰漂白,植物胶固定,韧而能润、洁白稠密、纹理纯净、墨韵天然跃于纸上。

    写字则骨神兼备,作画则神采飞扬,正所谓墨分五色:焦、浓、重、淡、清,鄂州蒲圻纸能够完美地体现出这些特点……呵呵,说了这么多,其实总结起来就一句话。

    各位面前的这副初月帖,使用的正是鄂州蒲圻纸!与王羲之一贯使用的蚕茧纸,完全不同!”

    咣!

    话音坠地,像是一柄重锤砸在众人心头,无论听懂的还是似懂非懂的,都是心生震撼,俩眼珠子瞪得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