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231章:出身卑微,不代表一辈子卑微!

第231章:出身卑微,不代表一辈子卑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31章:出身卑微,不代表一辈子卑微!

    “传说中傅青山的冰魄神针!”

    “怎么会在这小子身上!?”

    林展此时满眼惊恐地看向宁小北,眼前之人,仿佛跟之前认识的那个穷小子大相庭径,自信、霸气、沉稳,推翻了他对宁小北所有的认知。

    “呼哧——呼哧——”

    林苍呼吸粗重到了一个极点,脸色涨得通红,眼看就要嗝屁,然而被宁小北这么几针一插,他的呼吸很快收缓,变得不那么吓人了。

    “呼……”

    一口长气吐出,林苍从鬼门关游走了一遭,最终还是回来了。

    他睁着惊恐的眸子,豆大的汗液不断从额头滴落,看向宁小北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尊神佛!

    “啊!爷爷……爷爷……你好了吗?”

    林媚儿见林苍似乎恢复了,喜极而泣,抱着他哽咽起来。

    “小……小北……你这是……”

    林苍脸色苍白地挤出一句话,眼底是深深的震撼。

    宁小北一挥手,将冰魄神针全部收回,翻手之间,已然不见了踪影,跟变魔术一样。

    见林苍“活”了过来,他也只是微微松了口气,心脏病对自己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

    他对林苍还是有一些好感,于是微微一笑,“林老,我学过一些中医针灸。”

    “哦……”林苍此刻有点蒙圈,他从没听说过,针灸能治心脏病!

    “林老,有心脏病的人别轻易动气,很容易一命呜呼,你要是想多活两年,最好放宽心态。”宁小北像个大夫般诉说道。

    “好好。”林苍连连点头,苍白的脸庞上挤出一丝笑容。

    一旁的林展咽了口唾沫,吞吞吐吐地问道:“那个……小北,恕我冒昧,刚才你那是冰魄神针吗?”

    “你认识我这针?”宁小北一扭头,颇为惊讶,但神情之中,依然据他千里之外。

    林展被他这么看着,竟然有一丝心虚和后悔,他尴尬一笑,“我曾经在松海见过傅青山傅老,用这神物给人做过针灸,活生生将一人的颈椎炎给治好了,当真神奇无比……难道,小北你是傅老的关门弟子?”

    想了想,林展做出一个猜测。因为冰魄神针这种绝世珍宝,世界上绝不可能有第二套。

    “关门弟子?”

    宁小北冷哼一笑,傅老头做我的关门弟子还差不多呢。

    “不是,我跟他有缘,他送我的。”

    “送你……”

    林展脸色惊愕,傅青山不是把这宝贝看得比命都重要吗?竟然会送人?

    就在林展半信半疑的时候,宁小北站起身,准备再次离去。

    “小北!”

    林苍被林媚儿扶着,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眉宇之间流露出深深的歉意,缓缓道:“小北,对不起,今天晚上让你受委屈了。”

    林苍是在道歉。

    偌大一个林家的家主,江都市名气极大、德高望重的老者,享誉华夏的大收藏家,竟然向一个穷小子道歉。这要是传出去,不知会让多少人惊掉下巴。

    “呵,林老,一个突发性心脏病而已,小事一桩,我以前也救过。”

    宁小北淡淡一笑,在松海的时候,他的确也两次把
绝色妖娆:鬼医至尊帖吧
海雄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

    林苍摇了摇头,“不,小北,我的意思是,你救了我的命,就是我林苍的恩人!我林苍从不会让恩人受委屈!”

    旋即,他转身看向林展,喉咙滚动一下,“逆子,给我……道歉!”

    其实他本来想说“逆子,跪下!”,但一来林展毕竟是长辈,二来林媚儿在场,日后见面太过尴尬,只好先让他道歉再说了。

    但即使这样,林展脸色还是一瞬间涨得通红,紧咬牙关,像是憋了一肚子气。

    “爸,我……”

    “我还没死,你就要违抗我吗!?”林苍脸上青筋暴跳,极为恼火。

    这个儿子,各方面他都很满意,唯独今天晚上,让他失望透顶。

    最终,林展紧握的双拳还是松了开,他缓缓起身,对宁小北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

    “小北,请原谅我林某人之前的无礼,请您原谅!”

    林展的声音很恭敬,很忐忑,像极了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林媚儿不由震撼,一双惊诧的美眸不可控制地看向宁小北,充满了惊讶。

    父亲是什么人?

    林家掌舵人,江都市商界的巨擘,身家数十亿,跺一跺脚,江都市都要抖三抖的人!

    此刻,竟用这样一副姿态对一个出身可以说是卑微的穷小子道歉,从表面上看,这简直不可理喻。

    然而他偏偏发生在眼前,令林媚儿不得不信。

    一瞬间,宁小北在林媚儿心中的神秘,再添浓墨的一笔。

    “行了,不必道歉,你为了媚儿着想,自然要调查清楚对方的底细和背景,这本无可厚非。只是你的口气有点问题,而且,关于我的一些事情恐怕你的认识有偏差。”

    他眼中焕发自信之色,继续道:“我虽然出身贫困山沟,但一人生来,总有贫富贵贱,没得选择。就想你们林家,最开始的时候,不也是白手起家才在江都市站稳脚跟吗?的确,我出身卑微,但这并不代表,我这一辈子都会卑微!相反,我对我的未来,充满信心!”

    说这句话的时候,宁小北眼眸如星辰璀璨,脊背挺直如枪,有着一股异于常人的气势。

    林媚儿看的有些痴了。

    “宁先生,我正式为我之前的不敬,向您道歉。”

    林展服了,今天晚上彻底被这个年轻人给折服了,一番话,让自己茅塞顿开。

    出身卑微,不代表一辈子都会卑微!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一飞冲天,只需要时间的积淀。

    当下,林展便是羞愧难当,想起之前自己说话的态度和神情,自以为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他真想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

    “好了,叨扰了一晚上,我也该回去了。”

    宁小北看了看林展,又看了看林媚儿,最终准备离去。

    “小北,那个……”林媚儿忽然上前一步,欲言又止。

    “怎么了?”

    “后天有一场拍卖会,我想要邀请你一起来,可以吗?”

    林媚儿声音比蚊子还小,脸蛋夹杂着羞愧。

    事实上,经过今天晚上,她都不知道宁小北是否能再见她。毕竟是自己将他带进家门,受了这么多委屈。

    “可以。”

    出乎意料的,宁小北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