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229章:林展

第229章:林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29章:林展

    “爸!”

    林媚儿听见这声音,立刻欣喜无比,扑了过去,在男人身边撒起了娇。

    宁小北随之看去,只见这男人穿着一身深色古驰西装,脊背挺得笔直,面目俊朗,犹如刀刻,透着稳重和老练,让人感觉他是个精于人情世故的男人。

    “叔叔,你好。”

    迟疑半秒,宁小北立即问好。

    “媚儿,这是你的……”林展问道。

    “哦,爸,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叫宁小北,他可厉害了!”林媚儿立即向林展眉飞凤舞地介绍。

    “新认识的朋友,就往家里带?”看到林媚儿的反应,林展不由多看了宁小北两眼。

    嗯,除了长得帅点,也没什么了,浑身还透着一股土气,这就是林展对宁小北的第一印象。

    “小北是吧,你刚才说,你有一串活佛天珠?呵呵,这种话以后可不能乱说了,会被人笑掉大牙的。”林展微微一笑,语气中的嘲讽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小北,你快拿出来吧,他们都不信!”林媚儿又气又急。

    “好吧。”

    见自己这句话如此拉仇恨,宁小北无奈苦笑,随即从怀中摸出了那块破布,一串浑圆佛珠串成的手链,露了出来。

    “咦?”

    第一时间,林苍就发觉不对劲,双眼死死盯住宁小北手中地破布,似乎在脑海中疯狂寻找着什么。

    “哈哈哈……”

    林展望见宁小北略显猥琐的动作,不由笑了几声,摇摇头道:“不得不说,你们这些小孩子还是太嫩啊……以为什么老旧的玩意儿,都能说成是古董吗?”

    话语间,林展眼神里流露淡淡的鄙夷,太奇怪了,媚儿怎么会结交这种朋友?不行,明天得找人查查这小子的来历。

    宁小北彻底无语了,林展貌似只看了一眼,就妄下结论,未免也孤傲了吧。要不是早知道那个琉璃盏是他打眼交的学费,还以为他多厉害呢。

    “爸,你再看看嘛……”林媚儿撒娇道。

    “没什么好看的,媚儿啊,以后注意点,别什么人都往家里带,特别是这大晚上的,让人看见还多不好。”林展沉下脸色,一脸教训的模样。

    正在这时,林苍上前,用一种很激动但是不敢确定的目光看了看宁小北,“小北啊,你的那串佛珠,能给我看看吗?”

    “呃?”林展不由差异,“爸,我看过了,那就是一串假货,没什么好看的。”

    “你给我少说两句!”

    哪想,林苍倏然回首,瞪了他一眼。

    这个年纪还被父亲训斥,林展顿时脸上无光,心中对宁小北的厌恶,也就多了几分。

    “林老,你想看就看吧。”

    宁小北长舒一口气,总算碰到识货的人了,随后,他便将破布抖落,露出了那串散发着淡淡檀香的天珠手链。

    林苍几乎是以虔诚的表情接在手里,然后赶紧回到位置上,拿起放大镜仔细观察起来。

    这般激动的模样,就像一个科学家发现了新的元素。

    林展深吸口气,大步走来,用一种长辈教训晚辈的姿态,淡淡道:“小北,你现在在哪儿工作啊?”

    “我没工作,刚刚高考完,进了松海大学。”宁小北如实回答。

    “
抗日小山传奇帖吧
哼,松海大学?”

    林展眼中划过一丝不屑,他觉得宁小北是在炫耀自己考进了松海大学,而在他们这种人眼中,松海大学很普通,相当普通。

    他继续问道:“那你家里是做什么生意?房地产,开公司,还是做其他的生意?”

    “都不是。”

    宁小北摇了摇头,“我爸妈都是农民,呃,准确来说是山民。”

    “农民?山民?”

    林展有点傻眼了,眼底最后一丝光芒也是黯淡下去,仿佛失望透顶。

    随后,他淡淡“嗯”了一声,失去了任何和宁小北交谈的兴趣。

    “爸!你干嘛问这问那的,调查户口啊?”林媚儿气得锤了林展一拳。

    “媚儿,我这不是不放心吗?咱们家生意做得很大,你又这么漂亮,外面不知道有多少觊觎的人呢……”林展皱眉不悦道。

    宁小北嘴角掀起一抹笑容,他算是听出林展的意思了,既然这样,他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不好意思,叔叔,打扰了。”

    说完,他直接走到林老身前,对着正激动研究中的林苍得:“林老,太晚了,我要走了……”

    言下之意,就是人让他把东西还回来。

    “啊?要走?小北,这……这么晚了,你就留在这里过夜吧,我们空房间多的是。”林苍忽然支支吾吾地说道。

    “不了,我突然想起家里还有点事。”宁小北语气也是平淡,眼眸里透着一丝不耐烦。

    林苍纳闷了,经过这几日的观察,他觉得宁小北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散漫不羁,但实际深藏不露,待人处事也很有礼貌……

    忽然间,他反应过来了。

    “小展,是不是你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林苍忽然震怒,把正在教训林媚儿的林展,吓了一大跳。

    “爸,怎么了?我说什么了?”林展一脸纳闷。

    林苍重重冷哼一声,“我问你,刚才你是不是对小北说了过分的话!”

    “没有,只是简单问了问他的情况。”林展面色平静地回答。

    “林老,我是真的有点事。要不,明天我把这串手链再送过来,你老慢慢研究?”宁小北不想在这地方,再多呆一秒。

    “这……”

    林苍面露尴尬,低头看了看手链,满脸的不舍,仿佛宁小北是在向他索要几千万一样。

    “爸,这不就是一串破手链嘛!回头我给你买个几百串,你在家里慢慢研究。”林展道。

    “你……你给我闭嘴!”

    林苍气得脑门青筋直凸,差点没直接给他一耳光,脸上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神色。

    “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跟我学了那么多年,出国一趟就敢给我买回来个假的琉璃盏,我真是白教你了!你看人家小北,一眼就看出来了!”

    “什么!”

    林展大骇,“不可能,那个琉璃盏我花了一百多万,还专门有鉴定证书,我拿给你看!”

    “看你的头!你给我过来!”

    林苍一把把他揪了过来,将那串佛珠手链放在他眼前,“仔细看!”

    “爸,看什么啊,这有什么好看……咦!?”

    忽然间,林展愣住了。

    两只瞳孔,倏然放大,像是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