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199章:形意拳大师,武天源

第199章:形意拳大师,武天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199章:形意拳大师,武天源

    翌日,宁小北被一个电话给吵醒了。

    拿起手机一看,尼玛,已经八点了!

    昨天晚上酒桌上散会的时候,汪镇南让他们七点到黄龙体育馆集合……

    宁小北翻了翻手机的消息记录,发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和短信,全是张鹏、叶子、向坤师兄他们发的。

    唯独没有汪婷婷的。

    宁小北撇了撇嘴,也没想太多,快速洗漱一番,直奔黄龙体育馆。

    八点二十分左右,宁小北总算到了。

    黄龙体育馆外,停满了豪车,上面还挂着横幅,写着:国武选拔赛,热烈开幕!

    “武老师,我们这次有幸请到您来做嘉宾,真是万分荣幸啊!”

    体育馆外,六个人缓步走来,其中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对着一位双手负在身后,眉宇宽严的白衫老者连连说话,然而白衫老者只是微微点头。

    “没错,武老可是我们华夏形意拳的大师级人物,那些个武馆的小崽子,若是知道今年选拔赛有武老担任评委,不知道会有多高兴!”一个踩着高跟鞋,职业化穿着的女人也是称赞不已。

    “好了,别废话了,我这才来,完全是受老友委托。”

    白衫老者武天源,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再拍马屁了。

    “呵呵,天源,你还真是不给人家主办方面子呢。”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响了起来,说话的,是一个灰衫老者。

    若是宁小北此时在这里,必定会将这老者认出,正是昨天在宁城遇见的林苍!

    “老林,我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武天源不愿做的事,谁能强迫?”武天源笑着瞥了林苍一眼,玩笑般的语气中,却夹杂着淡淡威严和霸气。

    随即,他目光落在林苍身旁一个俏生生的倩影上。

    “小媚儿,近些年倒是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武天源和蔼一笑,“要不要和我那不成器的孙子认识认识?”

    林媚儿乖巧地站在林苍身边,牵强一笑,“谢谢武爷爷,可是媚儿还小呢,暂时没想过那方面的事情。”

    林苍见孙女尴尬,不由出声,“行了,天源,你那孙子年仅十九,便在虎鹤双形拳上登堂入室,这还叫不成器?我看啊,比你当年都强得多。”

    武天源哈哈一笑,心情不由大好,摆了摆手,“泽天那小子,在虎鹤双形上的确有天赋。”

    正在两个德高望重的老者聊天之时,一个焦灼的声音响了起来。

    “拜托了,保安大哥,让我进去吧!我真是参赛学员,我叫宁小北,是镇南武馆的!”

    “这一万块钱您拿着,买点好烟抽!”

    “什么?不要?大哥你真视金钱如粪土啊……”

    ……

    “咦?”

    林苍忽然听觉这声音耳熟,抬眼望去,只见宁小北穿着跆拳道服,一脸欲哭无泪地求着保安。

    “练武之人,最忌懒惰,睡到这么晚才起来,唉……”

    武天源摇了摇头,只扫了宁小北一眼,便懒得再看一眼。

    “竟然是他?”

    林媚儿也是瞪大美眸,愣了一秒之后,柳眉紧紧一蹙,旋即大步上前。

    “喂,你怎么在这儿!”

    正施以威逼利诱的宁小北一愣,转过了头,眉头同样也是一皱,“是你?我靠,我今天
农女倾城全文阅读
怎么这么倒霉啊!”

    听见宁小北的哀嚎,林媚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你……什么叫遇见我倒霉啊!我告诉你,全江都想遇见本小姐的人,没有十万也有八千!”

    “不好意思,我没空跟你吵。”

    宁小北翻了个白眼,随即将渴求的眼神投向了保安大哥。

    “哼!该死的,我让你对本小姐出言不逊!”

    林媚儿胸口起伏几下,紧接着坏坏一笑,对保安娇蛮喝道:

    “保安,我是本次选拔赛的资金提供方之一,林家长女林媚儿,我现在有权命令你,无论如何都不要让这个家伙进去!否则就是破坏选拔赛规则,后果自负!”

    保安咽了口唾沫,点头迟疑道:“好……”

    “我擦!”

    宁小北眉头一掀,顿时有一种日了狗的冲动!

    他愤然转头,紧盯着林媚儿,气得咬牙切齿,“林媚儿,你别忘了,昨天我还卖了本石门笔录给你爷爷,你就这么忘恩负义吗?”

    林媚儿冷哼一声,抱起双臂,“宁小北!你还有脸提啊,那本石门笔录破烂得不成样子,一百万就顶天了,我爷爷给你两百万,你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吗?”

    宁小北顿时气结,尼玛,这小丫头片子怎么这么牙尖嘴利?

    林媚儿挑衅地朝他望了一眼,目光轻浮,似乎在说:你奈我何?

    “好了,媚儿,别闹了。”

    林苍顺时走过来,对着宁小北露出和蔼笑脸。

    “林老,你也来了?”宁小北惊讶道。

    “林老。”

    那保安见到林苍,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小北,原来……你是来参加国武选拔赛的么?”林苍颇为好奇道。

    “呃,是啊,我练了两年跆拳道,是松海镇南武馆的。”宁小北露齿一笑,

    “跆拳道?”

    林媚儿嗤笑一声,随即目光下移,瞥见宁小北胯下那根……红黑色的系带。

    “嘁,一个连黑带都没系上的家伙,也妄图参加国武大赛?”林媚儿打心眼里鄙视这个家伙,完全就是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屌丝男。

    “靠,你往哪儿看啊!”

    宁小北连忙捂住胯下,用一种警惕的目光看向林媚儿,“女流氓。”

    “我……你……”

    林媚儿瞬间就要暴走,想过去狠狠扁这个家伙一顿!她只是看他的系带,却被他认为,自己盯着他那个地方看……真是……真是不可理喻!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林苍拉着处于暴走边缘的林媚儿,对宁小北说道:“小北,快进去吧,快要开始测试了。”

    说完,他对那个尽职尽责的保安示意一下,后者立即让开一条路。

    “谢谢……谢谢林老,好人一生平安!”

    宁小北脸上掀起一抹感激的狂喜,对林媚儿低声说了句“女流氓”,然后飞速跑进了体育馆。

    “哎呀,爷爷,你干嘛放这个无耻的家伙进去!”

    林媚儿娇哼道,樱唇高高撅起,一脸的不满。

    “你们两个,还真是对小冤家。”林苍捋了捋胡子,缓缓笑道。

    “呸呸呸!谁跟他是冤家,他配吗?”林媚儿骄纵道。

    “看你说话这口气,蛮横无理,目无尊长,回去得让你爸好好管教管教你!”林苍佯装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