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144章:多读点书

第144章:多读点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144章:多读点书

    下楼后,姜云鸿立马迎上来,询问治疗情况。

    “宁先生,萱儿已经好了吗?”

    “没那么快,那颗草还丹的药力太过强大,以萱儿的身体很难消化,下个礼拜我再来做一次治疗,很快就能恢复生机了。”宁小北道。

    “真是感谢老天爷啊……要不是宁先生,萱儿可真是危险了。”姜云鸿感动得无以言表,老眼湿润。

    “该死的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老子都看不到萱儿的身体,却被你这小子捷足先登了!”

    郑啸在一旁,脸色阴沉,磨牙嚯嚯,他甚至想找个机会,把这家伙两颗眼珠都挖出来!

    但是姜萱现在还没有完全康复,宁小北还有利用价值,等到把他的价值榨干,他在找人好好修理一顿这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

    冷哼一身,郑啸拿起字画,向姜萱走去。

    “萱儿,你看,这是我给你从英国带回来的字帖。”

    女人只是看了一眼,美眸中就异彩连连,认出来了字迹,“这难道是纳兰容若的‘忆江南’!?”

    “萱儿你真是好眼光啊,我知道你喜欢行草的字帖,这纳兰容若的大字书法流传很少。

    我也是好不容易,从一个老收藏家那里,花了四百万英镑,买了这字帖送你,预祝你早日康复!”郑啸满脸真诚的样子。

    姜萱虽然本业是医生,但对古代的文化很感兴趣,见到这幅纳兰容若的字帖,立刻认真观摩起来,根本没心情去吃饭。

    宁小北瞟了眼那字帖后,撇了撇嘴,心中冷笑。。

    姜萱眼神充满神韵,看向宁小北,不由问道:“宁小北,你怎么不来看看啊,纳兰容若的书法作品很稀少的”。

    “萱儿,我估计宁医生也看不懂这种书法艺术,这是像你这样蕙质兰心的才女,才能懂的高雅艺术”。

    郑啸轻笑着,贬低了宁小北,顺便吹捧着姜萱。

    宁小北心中越发笑了起来,满眼充满了嘲弄,摇了摇头。

    “本来我还不打算揭穿你,既然你这么说,那我问问你,你拿幅赝品给萱儿看,算哪门子高雅啊?”

    “赝品?”姜云鸿和姜萱都很吃惊。

    郑啸则是眉头紧蹙,气愤地说:“宁医生,这是我花了四百多万英镑,请专家鉴定过的,你这样胡言乱语,是对我和萱儿的不尊重!”

    “得了吧,如果不是你故意的,那就是你被人杀猪,那专家和卖主一起把你坑了”,宁小北冷冷一哼。

    郑啸冷哼,“宁医生,你的医术是很高明,但这古董字画,我相信萱儿更有见解。萱儿你仔细看看,这字是不是纳兰容若的!”

    姜萱迟疑了下,认真分析了起来……

    “心灰尽,有发未全僧。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摇落后,清吹那堪听。淅沥暗飘金井叶,乍闻风定又钟声,薄福荐倾城。

    这几句诗,确实是忆江南‘宿双林禅院有感’的字句,绝对不会错
文娱教父txt下载


    而这张字帖,每个字的轻重缓急都拿捏得当,节奏感极强,用墨干湿浓淡,浑然天成。跟纳兰容若的风格,‘笔虽干而不散’,完全吻合。”

    姜萱疑惑地看向宁小北,“纸张材质也好,墨也好,以我的经验,确实是清代年间的书法作品,看不出是赝品啊”。

    郑啸拍了拍手,赞叹道:“还是萱儿你有见识,这当然是真迹,我怎么可能班门弄斧糊弄萱儿”。

    “哎……”宁小北叹了口气,手指了指字帖的落款,“那你看看这落款的时间,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时间?”

    姜萱读了一下,“一六七二年,也就是康熙十年……这个时间有问题吗?纳兰性德确实是在康熙年间写的这首词呀。”

    郑啸连连点头,“是啊,萱儿,我看宁医生根本是没事找事,你不用多理会”。

    “哼哼……”宁小北讪讪一笑,道:“一六七二,康熙十年,那时候的纳兰性德十八岁,任职书学博士。

    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纳兰在二十岁时,和卢氏结婚,三年后因为妻子难产而亡,从此纳兰的诗词变得郁闷哀愁。

    而一六七二年,十八岁的纳兰,正值意气风发,风华正茂,怎么可能写出这种忧郁嗔怨的诗词……”

    宁小北轻描淡写地说出一个个精确的时间和史料,信手拈来。

    说到这里,姜萱和姜云鸿终于都露出恍然的神色,而郑啸则是脸色发青,眼神有些慌乱。

    “原来如此!”姜云鸿乐道:“这落款的时间,要比诗句出来的时间,提早了两年,所以绝对不可能是真的!”

    宁小北点点头,“这些年份和史料,都是有据可查的,你们不信可以去对比一下。

    我估计,就是哪个崇拜纳兰的书法高手,高仿的一篇作品,只是落款上出现了一些瑕疵,但也算一件古董赝品吧”。

    “真是开了眼,我家萱儿虽然懂得鉴别墨宝的年代和风格,却忽略了史料,还是宁先生才学渊博啊”,姜云鸿又乐颠颠拍了句马屁。

    姜萱目光闪闪地看着男人,抿嘴笑问:“宁小北,没想到你对古书画鉴赏都这么有一套,你以前专门学过吗?”

    “我才没兴趣学呢,随便了解了点”,宁小北如实说。

    那天在松海一中的图书馆里,他阅读了大量古典著作,靠着强大的记忆力,许多哪怕他不喜欢看的书,也都印在了他脑海中。

    虽说谈不上什么都精通,可确实涉猎广泛。

    “可……可能是纳兰性德故意为之呢……”郑啸憋了半天,从嘴里憋出一句话来,想要垂死挣扎。

    宁小北冷冷一哼,颇为嘲讽道:“郑兄,我劝你还是多读读书吧,了解了解历史。纳兰性德二十四岁那年编纂的《侧帽集》中,也没有出现过这首诗,由此可见,这首词,一定是他二十四岁以后才写的。”

    一语落地,郑啸脸色煞白,牙齿紧咬,却想不出一句反抗的话来辩驳。

    他想不到一个穷小子,竟然懂得这么多古董的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