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137章:谁说我要去天华?

第137章:谁说我要去天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137章:谁说我要去天华?

    对照标准答案,陈景忠将这份宁小北花了二十分钟解决的试卷批阅一番。

    打钩……打钩……打钩……打钩……

    越看下去,陈景忠就越头皮发麻,心中骇然,连那试卷的双手都是微微颤抖起来。

    最后一道大题,是他和几个特级数学教室呕心沥血原创的超级难题,耗费了多少脑细胞,就算是他碰到这样的题目,也得花上几个小时才能解出来。一般人根本束手无策。

    “陈老师,怎么样了?”

    一群特级教师大眼瞪小眼,争相问道,他们想看看,这个宁小北究竟是不是在吹牛皮!

    “唉,不得不服啊。”

    陈景忠长叹一声,将卷子放在桌上,任由他们观看。

    正上放,赫然写着一个,鲜红的一百分!

    “嘶!!”

    在场所有人都是狠狠倒抽了口冷气,齐齐扭头,瞬间望向宁小北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十足的怪物!

    他竟然,真的拿了满分!!

    一旁的秦远激动的无以言表,脸上涨得通红,哪还有一点平时威严肃穆的模样。

    他原本以为宁小北会暴露,但却万万没想到,剧情逆转得如此迅猛,幸福来得如此突然,他甚至来不及反应!

    “太好了!今天以后,肯定会有大量记者前来采访,松海一中还有我秦远终于要出名了!”

    秦远在心中激动地想着,明天下班,会不会有一群记者妹子围上来,几十只话筒递过来,一个劲地催他说两句,照相机的闪光灯在后方啪啪啪直亮……

    正当他幻想着这些美好时,宁小北打了个哈欠,“测试完毕就没事了啊,那我走了,饭还没吃呢。”

    “等等!”

    面色通红的陈景忠叫住了他,一双激动的眸子死死盯着他,似乎想从这个其貌不扬的青年身上看出点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他动了动嘴唇,难以理解地问道:“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宁小北露齿一笑,“说实话,你们这些题目,真的不难。”

    一语既出,顿时让六七位特级教师恼怒不已,但是迫于宁小北的实力,也只能忍气吞声,人家有这个实力说这种话。

    “呵呵,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不得不服。”

    陈景忠释然长叹,摇了摇头,随意说道:“好了,你这几天准备准备吧,我带你去参观一下我们天华。”

    “天华?”

    宁小北一愣,旋即古怪地笑了笑,“谁说我要去天华了?”

    陈景忠闻言一皱眉,不悦道:“难道你准备出国?唉,也是,像你这样有天才,出国学习也是极好的。”

    说着,陈景忠哀叹了口气,一副痛失人才的模样。

    宁小北被他给弄糊涂了,“什么啊,我是准备去松海大学!”

    “松海大学?”

    这下,不光是陈景忠,所有老师都是愣住了,脸上无不露出古怪的神情。

    众所周知,天华大学作为华夏第一学府乃是当之无愧,这所古老的学府距建立之初,已有数百年历史!


科学家的空间塔帖吧


    天华占地极广,拥有华夏第一的资源库,期间走出过数位国家主席,培养了大量世界领域的高端人才,获得过十次诺贝尔奖!

    而松海大学,建立不过数十年,虽然近两年崛起神速,但无论是底蕴还是规模,都远远比不上天华,至少差了一个大档次。

    松大只能勉强挤进华夏前五,天华却是无可争议的第一。

    孰优孰劣,一看便知。

    “能给我个理由吗?”

    陈景忠沉默半晌,红着脸颇有些不甘地问道。

    “因为我女朋友进了松大。”宁小北直言不讳道。

    话音刚落,众人嘴角都是不免一阵剧烈的抽搐。

    “荒谬!”

    一个中年女老师气得浑身发颤,指着宁小北,恨铁不成钢道:“为了女人,放弃大好前途,你这么做简直就是愚蠢!”

    “爱情本来就是愚蠢的。”宁小北一摊手,戏谑道:“不过这位老师,看你的样子,似乎谈过恋爱吧,哈哈哈……”

    大笑几声,宁小北在那女老师能杀人的目光中,大步走出了房间。

    秦远赶紧赔笑几声,快步走了出去。

    “还真是个有个性的孩子,希望以后能再碰面。”陈景忠释然开,淡淡一笑。

    宁小北走在长长的走廊上,身边牢牢跟着秦远。

    秦远咳嗽一声,带着些笑意道:

    “那个……小北,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松海大学虽然不错,但是天华大学更好啊!你考上天华的消息传到你爸妈的耳里,他们一定会为你骄傲的!”

    倏地,宁小北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秦远。

    冷冷一笑,“校长,恐怕你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让松海一中出名吧?毕竟我们学校,可从未有人考上天华啊。”

    宁小北敲了敲脑袋,“试想一下,如果我上了天华,松海一中这下可真算是扬名立万了,校长你也会得到升迁嘉奖的机会吧?”

    “哪……哪能啊……”秦远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哼!”

    宁小北重重一哼,语气布满寒霜,顿时让秦远心口发闷。

    他双眼微眯,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看着他。

    “少给我假惺惺的作态,两个半月之前,你们决定开除我的时候,可曾想过回有今天?会议室里,我成为众矢之的,你明明拥有一票否决权,却因为害怕朱天豪不给学校体院馆铺地板,而执意要开除我!”

    “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面对宁小北突如其来的质问,秦远顿时慌了手脚,口中结结巴巴,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我……”

    “我即将被开除的时候,你没管我,如今,又凭什么对我的决定指手画脚?”

    秦远老脸通红,心乱如麻,连忙哆哆嗦嗦道:“对不起,宁小北,那个时候我的确利欲熏心了,可是我……”

    “我没兴趣听你的解释,走了。”

    宁小北一摆手,大步走出了教育厅大门。

    “该死!!”

    秦远待在原地,牙齿咬得嘎嘣作响,对他当初的决定,此刻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