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124章:遭遇绑架

第124章:遭遇绑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124章:遭遇绑架

    宁小北大脑一片懵逼,各种经典题科幻电影里的万年大反派,竟然降临了地球?

    漫山遍野的虫子,嘈杂刺耳的嘶鸣声,所经之处,寸草不生,任何势力都会被完全碾压。铅灰色的天空,阴云密布,无数虫子寻找新鲜血肉,到处充斥着血腥和死亡……

    这样的画面,突然出现在了他脑海中。

    “沃日啊,那地球岂不是危在旦夕了?”

    宁小北拍了拍脸,不断提醒自己,这可不是拍电影看小说,是真实发生的事情,那些悍不畏死的虫怪,战斗力可是相当不弱啊!

    而且这些虫怪还威胁到了自己的仙植种植区,这是他丫的最不能忍的!

    他快速从妖漆戒中拿出虫族晶核,感受了一下,里面的灵气的确太过狂暴,比上次小青蛇给自己的那颗土黄色妖兽灵珠还要霸道。

    这种程度的话,估计大白和布丁也吸收不了。

    想了半天,宁小北还是决定投放天庭淘宝店的自由交易区。

    虫族晶核,设置价格为,1个劣质灵石/颗

    昨晚这一切之后,宁小北觉得自己要快点买下那本《天庭仙典》了,凭他的实力,还不够在地球上横着走。

    特别是那些隐藏世家的高手,随便出来个精英弟子,估计都能秒杀自己!

    “不对啊,我可是背靠天庭的人,怎么能输给那些修炼者!”

    宁小北心中燃起熊熊火焰,誓要成为绝世高手,有朝一日深入百蛮山,将虫族连根拔起!

    下午。

    姜鸣为了感激宁小北的救命之恩,以及赔礼道歉,他堂堂姜氏集团董事长亲自上门。

    将一张五百万的银行卡双手奉上,其中三百万是草还丹的费用,还有两百万是他的辛苦费。

    送客后,宁小北将自己所有积蓄拿了出来。

    刚刚够一千万。

    当下,他便一咬牙,反正钱没了可以再赚!凭他的本事,还怕赚不到钱?

    点击收藏夹,天庭仙典跳了出来。

    忍着无比的肉痛,点击付款,宁小北终于取出了这本《天庭仙典》。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场景变幻,宁小北来到百蛮山中。

    在龙湖之畔盘腿坐下,随后,他让大白和布丁为自己护法。

    这两个家伙似乎知道了这百蛮山中凶险颇多,所以也都不敢放松警惕,一大一小,围着宁小北开始巡逻。

    安定下心,排除杂念,宁小北将《天庭仙典》捧在手中,翻开第一页。

    这门修行功法,分为十二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为炼气境。

    炼气,便是吞噬天地灵气,炼成先天之气后,藏于丹田之中。

    先天之气,估计是类似于真气的东西。

    宁小北还没炼出来,也不清楚先天之气是什么,有何用途。

    不幸的是。

    地球上早就灵气枯竭,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丝灵气,让他去吞噬修炼。

    万幸的是。

    他的心脏中有一颗青木灵髓丹,里面蕴藏着无比庞大的药力,他的身体仅仅吸收
乾坤玉珏全文阅读
了其中一点点,连千分之一都不到。

    他无需到处寻找灵气,只需炼化这颗仙丹,便可维持修行。

    不仅可以随时随地修炼,而且效率更高。

    仅仅修炼了几回,宁小北就感受到了一丝气感,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炼出第一道先天之气了。

    …  …

    现在正处于暑假期间,基本没什么事。

    方尧、薛敬文、袁四凯等几个狐朋狗友叫他出去玩,他直接一口回绝,心想老子还要修炼功法,拯救世界呢!哪能陪你们这些小屁孩浪费时间?

    后来,叶雨凝、戚红月也来找过他,宁小北无奈,只得宣称自己要回老家一趟。

    整整一个星期,宁小北几乎都是在百蛮山中修炼渡过,生活如同原始人一般。

    饿了就吃点随身带着的干粮,或者去林子里猎几头野鹿、野猪来个烧烤,和大白、布丁、小青它们分享。渴了,就喝点山中清泉,好不自在。

    一天天过去,宁小北不由叹息,修仙果真枯燥无比。

    到了高考分数出来的前一天,他跳一处山涧,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

    此时的他,修为距离炼气境还有一大段距离,但他必须中断,因为高考分数要揭示了。

    他必须回去,惊爆那些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的狗眼!

    回家之后,宁小北先给戚红月打了个电话。

    “红月姐,你在家吗?我过来一趟,你的病,我或许找到一点治疗的方法了。”

    挂断电话后,宁小北直奔戚红月家。

    这几日,他基本在逐渐适应枯燥的修炼,偶尔也翻阅一下脑中的《仙躯图录拓印》,也是在偶然之间,宁小北找到了压制戚红月的邪火灵体发作的好方法。

    只不过,这个治疗方法稍微有点旖旎……

    然而正当他坐上一辆出租车,对师傅吆喝一声“去碧水铅华小区。”时,电话又响了。

    “小北啊!我……我是你叶叔!雨凝她被人抓走了!”

    “什么?”

    宁小北刚刚还灿烂的脸,瞬间变得阴云密布。他冷静下来,快速说道:“叶叔,你说清楚点,到底怎么回事?”

    “是……是这样的,我们临江区通知要拆迁,拆迁办怕冒出钉子户,就找了一批地痞流氓,挨家挨户地比他们签字。前几天,到了我们家,我一看那协议书上,赔款的钱实在太少了,如果拆了以后就没地方住了……我心一狠就没签,这一拖二拖,结果那帮地痞就发最后通牒,当时我也没太在意,哪知道这帮人真敢干绑架这种事!他们……他们还说,如果敢报警,就……就……就把雨凝先奸……后杀……”

    叶宽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言语之间,盈满了刻骨的仇恨。

    可惜他势单力薄,烂命一条,根本不可能斗得过那帮黑道上的人。

    想来想去,他实在是不敢报警,只能向宁小北求助了。

    司机师傅从反光镜里,看到宁小北的脸色越来越黑,甚至黑到一种可怕的程度。就忍不住问了一句,“小兄弟,怎么了啊?”

    宁小北将电话挂断,沉声说道:“掉头,去临江区!”

    司机也不敢多嘴,只得照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