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121章:火爆龙鞭酒!

第121章:火爆龙鞭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121章:火爆龙鞭酒!

    “我……我……大哥我错了,我要是知道您这么厉害,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惹您啊!”刘杰一脸憋屈,却不敢发泄。

    “那这些靠摆个早餐摊子为生的老人,你就能敢惹了,是么!?”

    宁小北瞬间恼火,一把扯过他衣领,将他的脸转向那狼藉一地的早餐摊子。

    “我……我不清楚啊……”

    刘杰一脸懵逼,这根早餐摊子有啥关系?

    当即,宁小北便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他,脸上的寒意,也是越发沉重。

    刘杰也是咬牙切齿,目光望向刘红美和黄太宇,恨不得要杀人一般!

    这两个蠢货!

    他猛然起身,满腔怒火地走来,一脚将地上的黄太宇又踹得打了几个滚,接着来到刘红美身前,不等她说话,便一个用力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啪!

    清晰的五指红印浮现,刘红美顿时愣住了,从小到大,还没人这样打过她。

    “表个,你……”

    “啪!!”

    又是一耳光,直接将她抽了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他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周阿婆,咬着牙道:“你们几个,马上,立刻给我过去道歉!”

    纵使心中不甘,但黄太宇和刘红美也不敢违抗刘杰的话。

    当即一个个耷拉着脑袋,瘟鸡一样来到周阿婆面前,刚想随口说声道歉,却被刘杰一人一脚踹得跪在地上。

    “不用了……不用了……”

    周阿婆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即吓得不轻,忙着急地招呼几个人起来。

    “没关系的阿婆,他们这是罪有应得,出了事,我替你扛着。我扛不了,不是还有老马吗?”不知何时,宁小北和马元并肩走了过来。

    “是吧,老马?”宁小北扭头问道。

    “宁先生说的没错。”马元满口答应。

    听见这带着一丝讨好的话,刘杰心中更是发颤,连马元都要讨好的人,用脚趾头想想也不是他一个拆迁办主任能惹得起的!

    宁小北笑了笑,又走上前去,拍了拍刘杰的肩膀,把他吓个不轻。

    “你们,准备怎么赔偿?”

    “呃?”

    刘杰一愣,什么赔偿?

    宁小北望见他那样,微微怪笑道:“你的人把阿婆摊子都给掀了,不会以为道个歉就完了吧?”

    刘杰一个激灵,这才猛然反应过来,当即又把黄太宇和刘红美从地上拉起来,恶言问道:“给你们两天时间,重新给阿婆搭一个摊子,听到了吗!”

    “听……听到了……”黄太宇早就吓了个半死。

    “听到了……”刘红美也是噙着泪,却不值得半分同情。

    “我去你妈的!”

    宁小北眼睛一瞪,差点没把刘杰尿给吓出来几滴,这小祖宗,又想干什么啊?

    “老子把你腿打断,再给你接上?你特么愿意吗?”宁小冷冷一哼,“十万!”

    “什么,十万!你穷疯了吧!”

    旁边的刘红美听到这个数,脸颊都是扭曲起来,下意识地尖声叫道。

    宁小北眉毛轻轻一抬,“二十万。”

    “你……”

    “死婊子,给我闭嘴!!”

    刘杰用尽
超能小农夫最新章节
最大力气,一脚踹在女人腹部,将后者踹飞五六米远。

    “二十万,有问题吗?刘兄。”宁小北很认真地问道。

    “没……问题。”

    三个字,几乎是从刘杰牙缝里硬挤出来的,连着他的身体都是微微发抖。

    二十万,几乎是他一年的工资再加上各种黑色收入的总和了!

    但是没办法,他有理由相信,如果自己敢说半个不字,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青年,绝对会让他在松海待不下去!

    怪,只能怪这两个成天给他惹是生非的东西了!!

    “ok!”

    得到确切的回复,宁小北咧嘴一笑。

    随后,刘杰满脸阴沉,像是吃了三斤热翔一般,指挥着几个人清理狼藉的现场。

    周阿婆却将宁小北拉到一旁,很是为难道:“小北,二十万也太多了,阿婆不能要啊。”

    宁小北对她放心一笑,“阿婆,这些钱就给您老当养老金了。”

    说完,也不等她反驳,径直就走了出去。

    “老马,你这伤口需不需要去医院?”宾利车旁,宁小北笑着问道。

    “这点小伤算什么。”

    马胖子露出一脸不屑,“想当年老子摸爬滚打的时候,手拿砍刀,往那一杵,都没人敢过来!”

    “你特么就吹吧!”

    宁小北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嘿嘿,这个……宁先生……那什么……那个龙鞭酒……你……”

    上一秒还吹嘘不停的马胖子,顿时就变得扭扭捏捏起来,像个小媳妇儿。

    宁小北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撤开一步,道:“不就是龙鞭酒嘛。”

    马胖子眼中绽出一股喜意,“宁先生,听您这语气,手里头似乎还有这宝贝?”

    “切,龙鞭酒算什么,我一大湖呢!”

    “一大壶?”

    马胖子显然误解了宁小北的话,此湖非彼壶!

    “你想要多少?”宁小北神秘一笑,问道。

    总算谈到关键时刻,马胖子搓了搓手,豪言道:“这样吧,宁先生,你手里能拿出多少,我全部用最高的价吃下来!你看怎么样?”

    “哦,估计宁先生还不知道,你这龙鞭酒,在我们那圈子里,可算是出了名!”

    说着,马胖子给宁小北讲了件事儿。

    上次李家庄园的宴会,邀请了松海各界名流,身价上百亿的富豪七成都到了场。

    马胖子有个朋友,姓罗,原本跟他一样是道上的小混混,后来生意越做越大,身家逐渐厚实起来。

    手头有了钱,罗老板就夜夜笙歌,经常在风月场所一掷千金,半年后就因为纵欲过度,悲剧地阳痿了。

    花了很多大价钱,效果都是不佳,那天正和马胖子谈起这件事。

    正巧,马胖子也看上了这家伙收藏的一幅吴道子的遗世真迹,就跟他打了个赌,如果自己能治好他的阳痿,他就将那幅《春宫鸟山图》送给自己。

    罗老板认为他根本就是胡扯淡,想也没想也答应了他,马胖子就割肉一般倒了两杯龙鞭酒给他,当天晚上,他躺在床上浑身燥热,那东西很快就硬了起来。

    欣喜若狂的他,抱起正在梳妆的老婆,当即大战了三百回合!

    第二天,那幅《春宫鸟山图》就送到了马胖子的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