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98章:出门忘吃药了?

第98章:出门忘吃药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98章:出门忘吃药了?

    “要杀要剐随你便!但是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

    伊雪紧咬嘴唇,一双秋水眸子夹杂着羞怒,还有一种晶莹在里面闪动。

    先前,她还觉得这个蒙面人挺帅,英雄救美,让自己竟然都一丝芳心暗许。

    但时没想到,这人也是坏蛋,色胚!

    “嘿嘿,叫吧,今晚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宁小北冷笑一声,伸出了魔爪。

    伊雪的脸色羞愤到了极点,若是手边有把枪,她会毫不犹豫打爆他的脑袋!

    “不行,就算是死,也要看清楚这个家伙的真面目!”

    贝齿一咬,伊雪暗暗积蓄力气,准备一击得手。

    此时的宁小北,已经被冲昏头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唰!”

    伊雪目中寒光一闪,看似虚弱的双手快速将那黑布扯了下来!

    脸颊一凉,宁小北顿时不对劲!

    “靠!!”

    发现蒙面的黑布被扯掉,宁小北瞬间失去色心,想捂住脸,但为时已晚。

    “宁……宁小北!?”

    伊雪狠狠深吸一口气,美眸死死瞪大,仿佛看见了一个绝不可能发生的场景!

    没错,这怎么可能!

    宁小北不是正被关在看守所吗,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霎时间,伊雪的脑子变成了一团浆糊。

    “不好,快走!”

    宁小北捡起黑布,一个闪身,身影快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该死该死该死!!”

    奔跑在黑黢黢的街道上,宁小北真是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

    为了占点便宜,竟然让伊雪看到了他的真容,这可不是小事啊,这是越狱!

    要知道,作为一个强奸和贩毒的嫌疑犯,自己现在应该身穿球囚服,被关在看守所,等待上庭……但自己偏偏被一个警察看到了脸!

    “现在怎么办?”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再怎么埋怨也没有用,宁小北不得不静下心神。

    折返回去,杀人灭口?

    嗯,倒是个好方法……不过他辣手摧花不是他宁小北的风格。

    “唉,只能装傻了,反正自己到时候死不承认就行,肯定没人会信她!”

    宁小北如是点了点头,毕竟今晚自己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伊雪就是想告自己,也拿自己没辙。

    打定主意后,宁小北便飞速赶到看守所附近,吃下第二课鬼隐丹,大摇大摆地走进号子,在自己的铺子上躺下来。

    那赵彪、杨达他们睡得跟一头死猪似的,沙通天也是毫无察觉。

    整整过了两三分钟,伊雪才算缓过神,然后脸色羞愤的,向着最近的医院跌跌撞撞地跑去。

    “该死的家伙!色魔,我一定让你好看!”

    伊雪气得眼泪打转,银牙咬得咯吱作响。

    …  …

    第二天,宁小北照常起床,
宠物调教指南最新章节
吃过早饭,晨练一番。

    赵彪走过来,望了望宁小北盯着自己的手发呆,嘴角还残留着一丝笑。

    “北哥,干啥呢?”

    宁小北干咳一声,连忙把手被在身后,笑骂一声,“去你妈的!”

    “哈哈!”赵彪大笑一声,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对了北哥,你犯了这事,家里没人保释你吗?”

    “保释个毛线,我爸妈在几百公里外的山村里,估计这档子事儿知都不知道。”宁小北朝他翻了个白眼,又神秘一笑,道:

    “不过顶多再过两天,我就出去了。”

    “切,吹牛不打草稿。”

    赵彪横了他一眼,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这时,一个狱警走了过来,拿着扩音器喊道:“3208,有提审!”

    “诶,北哥,好像叫你呢!”杨达走过来说道。

    “好像是的。”

    宁小北起身,走了过去。

    一分钟后,他被双手被拷,坐在了铁椅上,等着提审人的出现。

    “咣当!”

    铁门被粗暴地踹开,宁小北当即不悦,刚准头,却吓得猛然把头缩了回去,心里嘀咕道。

    “妈个鸡,伊雪这小妞来报仇了!”

    伊雪目光如炬,几步走到宁小北身前,恼火地质问道:“宁小北,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宁小北被这样的目光盯着难受,就开始四处飘,随口说道:“废话,你差点一枪崩了我,我不怕你怕谁?”

    伊雪深吸一口气,“仅仅是因为这样吗!?”

    “那不然呢?”宁小北奇怪地扫了她一眼,一副‘你有病吧’的表情。

    “行,宁小北……”伊雪咬了咬银牙,雪白的小手在桌子上狠狠一拍,柳眉都是竖了起来!

    “老实交代,昨天晚上,你是怎么从看守所跑出去的!!”

    愤怒的声音回荡在狭小的审问室内,其实她也不确定,昨晚那个人究竟是不是宁小北!

    毕竟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

    按理说,看守所防卫森严,几乎不可能被人逃出去。而且一般犯了事儿的人没那么傻,在里面待几天可能就会放出来,但如果越狱了,那事情可就玩大发了。到时候全城通缉,想跑都跑不掉。

    而且,看守所每天清点两次人数,一旦出现问题,消息会立即传出去,她也会在第一时间得到。

    可是,一大早她跑去问的时候,却没得到任何答复。看守所的警员还用一种怪异的神色看着自己。

    伊雪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奇怪。

    带着威胁的口吻,伊雪贝齿紧咬,“快点说……你究竟是怎么越狱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时,宁小北向前伸了伸脖子,眼睛瞪得大大的,用一种看脑残的目光看着她,缓缓道:

    “伊警官,你出门忘吃药了吧?”

    说完,宁小北在心中一阵冷笑,这小妞,想吓我?真当我是被吓大的?

    只要我死不承认,她又能拿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