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95章:报仇雪恨!

第95章:报仇雪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95章:报仇雪恨!

    “卧槽!”

    朱天佑正在爽呢,耳边忽然传来一个鬼魂般的声音,差点把他吓出心脏病来!

    扭头一看,是个蒙面人!

    朱天佑眼睛瞪大,转头就想跑,但宁小北还未动手,这头猪就一个重心不稳,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同时,身下顶起的小帐篷,也是飞快萎靡下去。

    “我日你姥姥的,你特么是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就敢乱闯!”

    朱天佑咧着嘴,直抽冷气,从地上骂骂咧咧地爬起来。

    “我是来报仇的。”宁小北盯着神情紧张的朱天佑,语气平静地说道。

    由于他控制声带,加重摩擦,导致现在的声音比平时稍微嘶哑一些,所以朱天佑听不出来。

    “报仇?”朱天佑一愣,旋即仔细回想。

    自从上次他搞把一个初中小女生的肚子搞大了,惹了点小麻烦,再加上高考来临,便被父亲关在了家里,这段时间一直没出门,根本没得罪什么人呀……

    难道是宁小北?

    怎么可能,那家伙正被关在看守所呢!绝不可能出来!

    还有,外面那群保安是吃_屎的吗,怎么让这个蒙面人进来的!

    “草!你到底是谁!”

    朱天佑指着宁小北,厉声喝道:“敢跑到我家里来,你特么活腻了是吧,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呵呵……”

    宁小北轻笑了一声,目光却是越来越冰冷了,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只需为你之前的恶行付出代价就行了。”

    “草!”

    朱天佑大骂一句后,突然一个疾步,往门口冲去。

    “还想跑?”

    宁小北身体轻轻一闪,闪电般出现在朱天佑前方,抓住他的手臂,随手一扔。

    嘭!

    在宁小北的手中,朱天佑就像一只布娃娃,被随意摆弄,直接撞在墙上!

    “啊……卧槽……尼玛的……”

    朱天佑撞在墙上,又摔在地上,顿时鼻青脸肿,身体骨头好像都断了几根。

    比起痛苦,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个蒙面人的力量,竟然达到了如此地步!

    随意一扔,就能把一个大活人扔出五六米远!

    这种力气,未免也太吓人!

    “妈的!你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有话说清楚不行吗!敢不敢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朱天佑心中窜起一团怒火,双眼狠狠瞪着宁小北,口中咆哮,宛如一条丧心病狂的疯狗。

    “你不配知道。”

    宁小北冷冷出声,嘴角勾勒起一抹冰寒的弧度,随即拿起床上的遥控器,将电视的声音调至最大。

    “你……你想干什么!”

    望着宁小北浑身散发出的冰冷杀气,朱天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连双腿也是打起架来。

    “你很快就知道了!”

    宁小北嘴角掀起一抹狰狞的弧度,大步走向朱天佑,彷如一尊死神缓缓走来。

    “你……你……你别过来!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打我,你……你绝对会后悔的!”

    很快,朱天佑后背撞在墙上,退无可退。

    他咽了口唾沫,一脸惊恐地盯着宁小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触犯法律!是……是要坐牢的!”

    “哈哈哈,触犯法律!?”

    宁小北大笑几声,随即语气骤然变得冰冷,“你这种渣滓,也想跟我谈法律!我告诉你,老子今天就是法律,老子是在替天行道!”

    “我……我错了……别杀我,我求你别杀我……我才十九岁……”

    朱天佑感受到他的盎然杀意,不由苦苦哀求,甚至从眼眼眶里硬挤出来几滴眼泪。


火影之弑血行帖吧
   “杀你?哼,你想得太简单了!”

    宁小北的话,犹如来自九幽地狱,令人毛骨悚然。

    “你这种畜牲,死一万次都不够,想要我直接杀了你,简直是在做梦!我要你,生不如死!”

    “死”字落下,宁小北一拳轰出,蕴含怒气的钢铁拳头,狠狠砸在朱天佑的右肩膀上!

    只听“咔嚓!”一声,朱天佑右肩的骨头,仿佛被一柄巨锤砸中,变形粉碎,直接就瘪了下来!

    “嗬嗬嗬……”

    朱天佑双眼急剧瞪大,直翻白眼,嘴巴大张,喉咙中发出断气般的声音……

    他痛得无法发声了。

    嘭!

    又是一声骨头压碎的声音,朱天佑的右肩,也是碎成渣沫,鲜血飚溅!

    此时此刻,朱天佑已经痛得无法自已,蜷缩在地上,犹如一条被活剐的鱼,剧烈的抽搐起来。

    “总算出了口恶气!”

    宁小北长长吐出一口气,只感觉神清气爽,这两天闷在胸口的气,也是烟消云散。

    哼,游戏才刚开始而已!

    “嘭!”

    朱天佑双脚、双手都被折断,浑身鲜血淋漓,彷如恶鬼。

    巨大的痛苦,让朱天佑的身体处于休克状态,时不时抽搐几下,但是,他的意识,却是清醒无比。

    他想昏迷过去,却根本做不到。

    因为,宁小北点了他身体的醒神穴,让他的意识处于无比清醒的状态。

    那种强烈的痛苦,让他体验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你……你到底……是谁……”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意识终于从痛苦中挣脱出来,睁着一双流血的眼睛盯着蒙面人,语气充满绝望地道。

    “这么想知道?”宁小北蹲下身子,将脸上的黑布缓缓扯了下来,露出一脸笑容。

    一瞬间,朱天佑的瞳孔骤缩至针眼大小,被巨大的恐惧所填充!

    “宁……宁……宁小北……你怎么……可能……!!!”

    “哼哼。”

    望着朱天佑这副凄惨的模样,宁小北轻轻一哼,然后掏出手机,开启录视频功能,将镜头对准跪在地上的朱天佑,道:

    “说吧。”

    “说……说什么?”

    朱天佑抬起一张苍白的脸,一脸惊恐地道。

    “把你如何陷害我的过程,一字不漏地交代清楚。”

    宁小北扫了一眼朱天佑,语气森然地道:“如果不想死的话,我劝你最好乖乖照做。”

    死?

    朱天佑吓得浑身一抖,犹豫了半分钟后,他开口道:“四天前,我去黑市找了峰哥,想设计陷害你……”

    “停!”

    宁小北眉头一皱,冷冷地道:“你特么会不会录口供,具体当事人的身份,具体地点,具体时间,都要说清楚,重新开始!”

    “是是!”

    朱天佑急忙点点头,使劲吞咽一口唾沫,继续道:“四天前,下午三点左右,我去黑市找到张龙峰,他是混黑的,道上人称豹哥,我们在华水街的星巴克咖啡见面,我问他有没有兴趣演一场戏,因为我想陷害松海市第一高中三班的宁小北……”

    八分钟后,第一份口供录制结束。

    朱天佑咽了口干燥的嗓子,朝宁小北投去一丝求饶的神色。

    “北……北哥,你饶我一命,我朱天佑对天发……”

    话还没说完,宁小北径直将他打断,眯起眼睛,杀气凛然道:“知道么,你这种人的誓言,一文不值。关键是你犯了错,就要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我会让你刻骨铭心,让你下半辈子,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饱受无尽的煎熬折磨!”

    宁小北的话,犹如一把锉刀,狠狠扎在朱天佑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