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91章:初入看守所

第91章:初入看守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91章:初入看守所

    警车之上,宁小北挣扎着从担架上爬起来,用沾满鲜血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别乱动!你受伤了!”

    “不准动!”

    一个小护士和一个负责看管的警察纷纷说道。

    “我……我打个电话。”

    宁小北虚弱地说了一声,随即转过身去。

    那警察明显是个愣头青,但仔细一想,嫌疑犯被捕,好像的确有权利打电话,于是他没太在意。

    宁小北快速进入百宝囊,取出了一些东西塞进嘴里,藏在了舌头之下。

    做完这一切,他右手一用力,直接将手机捏成了一团废铁。

    “?”

    警察一愣,心想是估计是电话打不通吧……

    警车渐渐抵达医院,宁小北浑身冷汗淋漓,肩膀更是痛得几乎要碎裂。

    “这次真算着了这人渣的道了,强j未遂加身藏毒品,怎么都得关个十几年吧!偏偏又挑在高考前夕,呵呵,朱天佑……你真是好狠毒的心肠!”

    让在担架上的宁小北神色平淡,但却有一种恐怖的阴影笼罩在内,让人心头发颤。

    …  …

    等伊雪赶到医院的时候,宁小北已经被取出子弹,送往监护室。

    “郎队,他情况怎么样?”透着玻璃窗,伊雪看见了正躺在床上的宁小北,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似乎睡着了。

    郎伟语气颇有些复杂地说道:“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不过这小子倒也够硬气,竟然拒绝使用麻药!”

    伊雪心头没来由地一颤,郎伟察觉到,笑了笑,安慰她道:“小雪,你不必有心理压力,你做的选择完全正确。”

    伊雪却是深深吸了口气,看向郎伟,认真地说道:“郎队,我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郎伟一愣,旋即低头一笑,“小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时间、地点、还有宁小北强悍……不,应该说是恐怖的身体……这些,都不正常!”

    “郎队,那你的意思是……”伊雪美眸中迸发出一丝惊喜,忙问道。

    郎伟却摇了摇头,“现在我们掌握的证据对他十分不利,再加上那个女孩子一口咬定就是宁小北侵犯他……只能先关他一段时间了。”

    “但是这个周六,就要高考了吧。”

    伊雪眸光忽然黯淡下来,根据之前的调查,宁小北还是松海一中的高三学生。

    …  …

    三天之后,宁小北伤势好了个七七八八,被转送到了香江区的看守所,等待案件的最终调查结果。

    看守所的条件差众所周知,甚至有很多人宁可进监狱也不肯去看守所,一个是这里的条件差,另一个是这里的管理混乱,人员混杂,什么人都有,打架斗殴时有发生。

    “小子儿,犯了什么事儿进来的?”

    警察刚走,就有一个壮汉男人瞪着宁小北冷言问道。

    宁小北懒得理他,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他不想和这里任何人扯上关系。

    “你特么是聋子啊!彪哥跟你说话呢,小子,听到没!?”一个跟竹竿似的瘦子跳了一起,一把揪住了宁小北的衣领。

    宁小北淡淡扫了他一眼,这人瘦得跟竹竿似的,纯粹一招货,根本不经打。

    “你最好
苍穹之主吧
放开我。”

    此话一出,旁边顿时又站起来三个人,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面露阴狠之色。

    只有一个面色冷峻的高大男人蹲在自己的铺上,对眼前的一切无动于衷。

    “慢着!”

    老大模样的壮汉对竹竿作了个手势:“你先放开他。”

    “小子,老实点!”

    竹竿冷哼一声将宁小北放开了。

    “告诉你,小子,别以为自己多叼,犯了什么事,最好说清楚,这是我赵彪的规矩,懂不?你如果不按照我的规矩来,老子让你今后的日子过不下去!”

    壮汉老大也就是彪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然后用手大力的掰得咔咔作响。

    这时候,有个了解内情的趴在彪哥的耳朵上耳语了几句。宁小北记得这家伙,自己在审讯室的时候,见到过他,他是因为强j加贩毒进来的。

    “强j加贩毒?哈哈,我草,小子,没看出来啊,你还挺有种啊?”

    彪哥狞笑着朝宁小北走过来,然后一拳向宁小北的下身打去。

    这速度,慢如蜗牛……

    宁小北心中嗤笑一声,旋即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任他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

    “我草你老母!”彪哥大怒,一脚向宁小北踢去。

    这么想顶我的小弟弟,真是够缺德的,让你自己也尝尝吧!

    宁小北冷哼一声,飞起一脚,用膝盖狠狠地向彪哥的胯.下顶去。

    “嗷~~~”

    彪哥眼睛珠子一瞪,差点没从眼眶里爆出去,身子蜷缩在地上,痛得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彪哥!”

    瘦竹竿见老大被打,立即气愤地召集人手,要给老大报仇!

    “兄弟们,干死他!”

    “都他妈的别动。”

    宁小北淡淡出声,伸出一只手,轻描淡写地掐住彪哥的脖子,将他从地上拎起来,像拎着一只鸡。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不是不懂。

    想要在看守所里过的安生一点,就必须先把这群混混制服了。

    “卧……卧槽!”

    三个小弟立马吓傻了,彪哥少说也有一百五六十斤,这人竟然单臂就能拎起来,而且看他的表情,轻松加愉快,根本就没废什么力气,这究竟需要多大的力量!

    这时,瘫坐在上铺闷声不吭的高大男人眼睛一瞥,似乎对宁小北产生了一点兴趣,嘴角缓缓勾了起来。

    宁小北也是察觉到高大男人在观察自己,又望了望手里的彪哥,笑了一下,然后松手将他扔了下来。

    “彪哥……彪哥,你没事儿吧!”

    几个小弟连忙围上来,但谁也不敢再去找宁小北的麻烦。

    彪哥脸色涨成了酱紫色,咳嗽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看了看宁小北那瘦削却藏匿着恐怖力量的身躯,不由心底一颤。

    “对不起……兄弟,老彪我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得罪了……”彪哥一咬牙,终于服软了。

    他常年在道上混,知道一个人的力量极限。

    单臂拎起一个人,已经十分恐怖了,如果再掐住脖子,更加骇人!

    而且宁小北做完这一切,面不红心不跳,就像个没事人一样……

    这样的人,自己绝对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