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68章:濒死的少女

第68章:濒死的少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68章:濒死的少女

    “姜老头,你还是起来说话吧,你这样我实在不习惯。”宁小北无奈一笑,将他扶了起来。

    姜云鸿老泪纵横,像望救命菩萨一般望着宁小北,然后才颤颤巍巍坐到椅子上。

    宁小北抬起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两圈,笑道:“难道你是想请我帮你调理身体?”

    “不不不。”

    姜云鸿连忙摆手,“既然师叔祖已经告诉了我病因,那我还调理不好身子,可真是辱没了鬼谷一脉的名号。”

    学了点皮毛就敢自称鬼谷,宁小北嘴角微微抽搐两下。

    “那是什么事?”

    “是我的孙女。”姜云鸿叹了口气,缓缓道:“我孙女今年十八,跟师叔祖你差不多大,长得漂亮,也聪明乖巧。但天降不幸啊,她却身怀绝症,据我推断,恐怕活不过二十岁。”

    说着,姜云鸿眼中满是悲痛,眼中泪光闪烁。

    “这是为何?”宁小北一愣,也是好奇。

    为什么一个处于最美好年华的女孩,被推断,活不过二十岁?

    姜云鸿又叹道:“谁也弄不明白是什么原因,每过一天,萱儿的生命气息都在减弱,仿佛被某种东西吞噬生机,任凭我们姜家上下想尽任何办法都挽回不了,唉……”

    “等等……你说,萱儿?”

    宁小北敏锐地捕捉到他话中的一个字,又联想到他的姓……

    姜……姜萱!

    那个美女医生!

    我靠,不会这么巧吧?

    宁小北眼皮一跳,心中也时惊奇无比,他想不到,这个世界竟然如此之小。

    “师叔祖请看,这就是我孙女。”

    姜云鸿从书架上取下一幅照片,上面是一个清纯靓丽的女孩,笑靥如花,令人眼前一亮。

    很难想象,这样明媚的女孩,竟然只剩下短短几年的寿命?

    只扫了一眼,宁小北也是认出了照片上的人,尽管没有穿着白大褂,但确实是姜萱无疑。

    怪不得之前见她气色不好,原来如此。

    不过宁小北也没戳破,只是深吸一口气,道:“既然你姜家祖上与我鬼谷相逢,那也算有缘。”

    姜云鸿眼睛一亮,激动道:“这……这么说,师叔祖你同意了。”

    “没错,不过能否治愈我就不敢保证了。”

    宁小北道,虽然自己医术超群,但人外有人,病外有病,自己也不敢妄言。

    “师叔祖,您简直就是我们姜家的救命恩人!!”

    姜云鸿激动无比,又要下跪,但俯下身去,宁小北却脸色一变,溜之大吉。

    医馆正堂。

    海雄虽然脸色苍白,但已大致恢复了。

    见到宁小北前来,连忙起身迎接,还要行礼。

    宁小北摆了摆手,“行了,海老,你还是省省吧。”

    海雄赔笑一声,随即对薛山一声怒喝,“跪下!”

    薛山两腿发软,直接想要跪下,宁小北却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扶了起来。

    (ps:薛山与海老,并不是父子关系,出现bug实在抱歉……)

    “这阵子到底怎么回事?”宁小北一边扶着人,心里一边疑惑,“天天有人下跪,难道小爷最近又长帅了?”

    海雄一脸正色,道:“宁先生,之前的事情我已经彻底调查清楚了,确实是我手下办事不利,您放心,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宁小北将薛山扶起来,薛山也是一脸感
六零时光俏最新章节
激之色,轻声颤抖地道了声谢。

    不过宁小北没鸟他,直接看向海雄,道:“给点小惩罚,不过最好别弄出人命。”

    海雄点点头,目光几次变化,最终叹道:“好吧。”

    “多谢宁先生!”

    听到海雄的话,薛山也是终于放下了心,对着宁小北深深鞠了一躬。

    他现在是打心眼里感激宁小北,如果不是他,估计自己这堂主的位置,也保不住了。

    “得了,你要是真想谢我,就帮我把叶叔的医药费给付了。”宁小北随口道。

    “我马上就让人去办,一定换最好的房间!”薛山语气诚恳道。

    “哼。”海雄一声轻哼,看向薛山的目光这才和善一些。

    这时,姜云鸿走了过来。

    “老海,你们海龙集团如今也家大业大了,有些不太厚道的买卖,还是少做吧,积点阴德”。

    “说的是。”

    海雄也是理亏,没半点脾气,只好不声不响地笑笑。

    海龙集团能抢到那么多项目,还不是靠四龙帮的地下关系,他们可不会放弃道上的地位。

    离开医馆,薛家父子一定要用那辆雷克萨斯全新的lx570送宁小北回家。

    在车上,宁小北本想给叶雨凝打个电话,告诉女孩已经解决医药费的问题了。

    但没想到,刚拿出手机,就有人打来电话。

    宁小北一看,是戚红月。

    心中坏坏一笑,他道:“怎么,红月姐,这才几天不见又想我了?”

    “小……小北,有人跟踪我!”

    戚红月微微颤抖的声音传了过来,让宁小北脸色顿时一变。

    “嘿嘿,北哥真是风流,美女膝下成群啊!”

    前座的薛敬文还未察觉,堆起一脸笑容想要讨好宁小北。

    但没想到宁小北脸色一黑,横了他一眼,“闭嘴!”

    薛敬文吓得脸色一白,不敢再说话。

    “红月姐,到底怎么回事?你现在在哪儿?”宁小北有些焦急问道。

    “我现在在鸿宁步行街,刚刚路过君悦大酒店,正在往西走,你……你快过来……啊!他们追上来了!”

    一声尖叫,戚红月挂断了电话。

    “红月姐!”

    宁小北忙大喊一声,心急如焚。

    正在开车的薛山眉头紧锁,沉声问道:“宁先生,究竟怎么回事?”

    “找死的东西,敢动我的女人!”

    宁小北目中几欲喷火,这种担忧的心情,让他极为恼火。

    旋即他怒声一喝,道:“掉头,去鸿宁步行街!”

    “好。”

    薛山见宁小北情绪不稳定,没有半句废话,立即调转车头。

    “不管你是谁……最好别碰她!”

    宁小北望着车窗外,平静的目光下,掩藏着一股即将升腾怒火。

    鸿宁步行街。

    一高一矮,两个青年,紧紧跟着前方不远处穿着紫红衣裙的女人。

    “武哥,你真看清了?那就是血龙帮出天价要找的人?”满脸青春痘,又矮又胖的青年问道。

    “应该吧……”

    高个青年穿着范思哲白衬衫,弄了个汉奸中分头,一副纨绔模样。

    他舔了舔嘴唇,目光落在戚红月那娇扭的翘.臀上,不由逐渐火热。

    “就算认错了,这也是难得一见的货色啊。”

    两人嘿嘿一笑,忙加快了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