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67章:鬼谷先生

第67章:鬼谷先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67章:鬼谷先生

    乱影神针,是依托鬼谷秘卷中,悬壶济世篇为基础的一门针灸秘法,施展起来迅疾无影,在速度飞快的挺尸,还具有莫大的威能。

    而且随着他对悬壶济世篇的领悟,针法的威力也不断提升,不说包治百病,但也相差无多。

    针法讲究用细腻的气息控制与针法结合,由外而内地刺激人体各穴,内外结合进行治疗。

    这门针法异常复杂难学,需要极高天赋,宁小北也只是刚好入了门,但却已经相当厉害。

    世上知道这门针法的人很少,哪怕一些古武高手,大家族的人也不曾见过。

    几天前他才顿悟,一经使用,就被姜云鸿认出来了!

    “原来是真的,世界上真的存在这门针法……当年的事情,是我们误解了……”姜云鸿忽老泪纵横,哭哭啼啼。

    “你爷爷?”

    宁小北纳闷了,这老头的爷爷,起码也是百年前的事情了吧,这特么也能扯到一起?

    薛山和傅老也都面面相觑,对眼前的一幕十分不解,姜云鸿好歹也是中医界的泰斗级人物,怎么一言不合,说哭就哭?就像是十一二岁的小孩子。

    哭了一会儿,姜云鸿脸上挂着两道浑浊的泪水,他忽然有意识到,这样不妥。

    便擦了擦眼泪,“哦……不好意思,我失态了……”

    然后,他将一双目光复杂的眸子投向宁小北,“宁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

    宁小北点了点头,他也想知道姜云鸿如何认得他这针法,“没问题。”

    “你们看好海老头,有任何问题,马上过来找我。”

    薛山连忙点头,已经彻底把宁小北看成了救命菩萨。

    随后,两人穿过医馆后面的一片小花园,宁小北跟着姜云鸿,推开一扇门老式古朴的屋门。

    这是一间书房,古色古香,空气中散发着檀香气味,书架上摆放着诸多医书,地上还立着一个用来练习针灸的假人。

    宁小北观望一圈,姜云鸿伸了伸手,示意他随便坐,然后从一张桌子拿起一张表装的照片。

    照片上,是三个男人的合影,似乎是爷爷、爸爸、儿子的三代关系。

    姜云鸿抚摸着这张泛着旧黄的照片,指着里面最小的那个,“这个是我,旁边的是我父亲,这个老人,就是我的爷爷。宁先生,你看一下,你认识他吗?”

    “我去,老爷子,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

    宁小北嘴角抽搐,有点无语了,他爷爷那是百年前的事儿了,难道自己和来自星星的男主一样,能长生不死?

    “这个……啊,不好意思,是我欠考虑了。”姜云鸿讪讪一笑,这问题的确问的有点脑残。

    宁小北耸了耸肩,然后在正堂一张高架椅子上坐下来,“姜老头,你还是直接告诉我,你怎么认得……乱影神针?”

    姜云鸿长叹口气,一脸回忆,开始讲述他祖父年轻时候的经历。

    姜老爷子出身贫寒,从小父母在恶寒中双双身亡,由奶奶抚养成人,由于早些年四处打仗,日子过得不安生,他奶奶四处奔波,最终也染上了恶
陨神记吧
疾。

    所以姜老爷子从小便立志学医,成为一名悬壶济世的医生,但仅仅三年之后,奶奶便撒手人寰,而姜老爷子也从未放弃梦想。

    一次上山采药,不慎坠崖,恍惚之间被高人救下。

    这高人自称鬼谷先生,见与姜老爷子有善缘,又得知他从小苦求学医,便传授了他一些鬼谷医术的皮毛。

    凭着这些皮毛医术,姜老爷子从此行走天下,逐渐铸就了姜家的金牌招牌,后来也是创立了姜家医药公司。

    说到此处,姜云鸿又叹了口气,声音凄凉,仿佛身陷回忆。

    “当年爷爷临终前,告诉我们世上存在一门神鬼莫测的针法,叫做乱影神针,具有起死回生的恐怖能力!刚才我看到宁先生你的手法,又联想一下我爷爷的话,就认出来了。”

    “原来如此……”

    宁小北恍然点头,想不到这姜家跟他所学的鬼谷医术还有一段渊源。

    不过,自己可不认识什么鬼谷先生,他的乱影神针,源自从天庭淘宝店淘来的一卷残缺的古籍。

    而比鬼谷秘卷更加牛逼的医术典籍,简直如海中砂砾一般多。

    如此一想,宁小北心中更加震撼了。

    这时,姜云鸿又是猜测起来,一脸狐疑,“宁先生,恕我冒昧,您和那位神秘的鬼谷先生,是什么关系?”

    宁小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鬼谷秘卷显然就是那位鬼谷先生编纂的,自己也算是他的弟子了。

    虽然姜家是外门弟子的一脉,也算半个同门吧。

    宁小北想了想,“是我师傅。”

    “果然如此……”

    姜云鸿喉咙滚动几下,虽然早已猜到,但听见宁小北亲口说出,不免还是震撼。但仔细一想,宁小北年纪轻轻,便身怀绝世医术,也得到了解释。

    这样的话,一件藏在心里几十年的辛秘,或许能够解脱!

    “扑通!”

    姜云鸿心中百感交集,最终把心一横,竟直接跪在了地上。

    “我去,姜老头!你这是干嘛?”

    宁小北赶紧要去把这老人搀扶起来,让这么个老头给他下跪,这不折寿吗?

    “师叔祖!宁先生,你就是我师叔祖!”

    姜云鸿声音激动,“师叔祖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喂,不用了,老爷子,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没人整你那套了。”宁小北哭笑不得,想拜师也没有这么个拜法啊。

    “不行!”姜云鸿声音陡然坚决,“古礼不可废啊,师叔祖上座,容我磕三个响头再说!”

    尼玛,还要磕头?

    宁小北彻底无语了,要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给自己磕头,这不折寿吗?但见他这么倔强,宁小北只好抛出狠话。

    “你要是敢磕头,我扭头就走,信不信?”

    “呃……那……那好吧,不过云鸿……有一事相求……”

    姜云鸿心中微微挣扎,忐忑出声。

    靠!

    都是套路!

    宁小北眉头一掀,原来这老头一个劲地讨好他,又叫师叔祖又是磕头的,是有求于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