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63章:薛山的拳头

第63章:薛山的拳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63章:薛山的拳头

    薛山从二楼下来,见薛敬文正满脸淫笑地在调戏一个女服务员,上前就是一脚。

    “哎哟,爸,你干嘛啊?”

    薛敬文揉了揉屁股,咧着嘴道,那服务员立刻低头跑开了。

    “兔崽子,成天净想这些浑事,走,跟我出去接个人!”

    薛山面目严肃,薛敬文不敢违抗父亲的命令,只得陪他走了出去,旁边几个保镖也是迅速跟上。

    两人前脚刚走,宁小北就慢悠悠地从另一边走进了茶楼,一瞥眼,看见了门外的薛敬文。

    法克,怎么哪儿都能碰到这家伙?

    一大下午碰到薛敬文这人渣,宁小北的心情也不太好,然后他当做没看见,径直跨进了茶楼内。

    “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服务员走过来,一看到宁小北身上穿着的衣服,堆起的笑脸立马溃散。

    这人的打扮,在这里也太格格不入了。

    “哦,我来这找人。”

    宁小北也没在意,反正他一来这种高档的地方,总会有这样鄙视的眼神,他都习惯了。

    随后,宁小北在屋内找了一圈,没见到,只好上了二楼。

    “小北,这边!”

    海雄看见宁小北上来,连忙放下茶杯,笑着打了个招呼。

    “海老。”

    宁小北走过去,也是微微一笑。

    扫了一眼,装修得古朴典雅的厅堂内,坐着两个老者,旁边还站着一票黑衣保镖,气息均是强横。

    “咦,小山他们没跟你一起上来?”海雄奇怪道。

    宁小北纳闷,“什么小山?我一个人上来的。”

    海雄当即不悦,一拍桌子,气得骂道:“这个薛山,一件小事都办不好,我看他烈火堂堂主的位子是不想坐了吧!”

    “老海,你这身体,就别动气了。”

    这时,旁边又响起一道熟悉的苍老声音。

    宁小北侧目一看,竟也是熟人。

    “宁小北?”

    说话的老者见到宁小北也愣住了,旋即便是笑了起来,“真是巧啊,小北。”

    “巧啊,傅老。”

    宁小北也是笑了笑,然后随便找了位子坐了下来。

    这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傅青山。

    海雄也是一愣,“小北,老傅,你们两个认识?”

    傅青山笑了笑,“老海,这就我上次跟你提起的小神医,我的冰魄神针,也是送给了他。”

    海雄这才恍然,道:“我说那次在火车上,小北给我针灸用的针怎么那么眼熟呢!这世界还真是小啊,呵呵……”

    三人相视一望,都是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薛山一行人上来了。

    “海老,我刚刚忘了说,有件事……”

    “宁……宁小北!?”

    薛山话还没说完,薛敬文脸色骤然狂变,大喊起来,“宁小北!你怎么在这里?海老,傅老,那小子很危险,你们离他远点!”

    海雄和傅青山一脸懵逼,相互看了一眼。

    一瞬间,厅堂内尴尬无比。

    宁小北看出点蹊跷,目光不善地扫向四周,身体也是遽然紧绷,进入战斗状态。

    薛敬文看向宁小北的双眼,几欲喷出怒火,“爸,快把他抓起来!这个人,说不定是黑手会派来的杀手!”

    “黑手会!”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听到这三个字,薛山心神大震,然后快速一挥手。

    旁边几个保镖领命,立即扑向宁小北,手段皆是狠辣。

    海老刚想出口,却已经晚了。

    一个保镖握拳朝宁小北腹部打来,速度极快,宁小北却只是冷冷一笑,闪电般出手,抓住他的拳头,然后用力一拧!

    咔嚓!

    一个骨折声在厅堂内响起,同时一个惨叫声也随之传出!

    宁小北面色冰寒,从位子上站起来,一挥手将茶杯掀了出去,滚烫的茶水洒在一个保镖头上。

    他愤怒地扫了海雄一眼,重重一哼,便要朝外面走去。

    “想走?”

    薛山声音一冷,猛然出拳朝宁小北砸来!

    硕大的拳头,竟在空气中传出气爆之声!

    宁小北微微侧目,然而却没有丝毫闪躲,一挥衣袖,径直一拳迎了上去!

    看见宁小北的找死行径,一旁的薛敬文立即喜笑颜开。

    父亲的洪拳有多厉害,整个海龙帮谁人不知?一拳打死一头牛,根本不是吹牛。

    在他看来,宁小北不死也得废一条手臂!

    与此同时,海雄也是心中叹息,显然,他也认为宁小北完蛋了。

    薛山的实力,在整个海龙帮能排上前三!

    侵淫了三十多年的洪拳,让他的重拳极为恐怖!

    “嘭!!”

    一声闷响传出,一个人影倒飞了出去!

    然而当薛敬文和海雄看清站在原地之人时,却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怎么可能!?”

    扭头看去,薛山整个身体嵌进墙壁,放置古董的书架被砸得粉碎!

    薛山嘴角流出一丝鲜血,痛苦之余,心中也震惊到了极点。

    自己,竟会败给一个毛头小子!

    刹那间,厅内如死一般寂静。

    “海老,退后!”

    最后一个保镖挡在海老身前,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宁小北。

    而此时的海老还在目瞪口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  …

    “擒龙哥,这次请你出马,一定要废了那小子!”

    松海天阳街上,缓缓开着一辆兰博基尼,里面坐着三个人。

    一个司机,一个是朱天佑,还有一个戴着墨镜,穿着背心,嘴里叼根雪茄,一副狂霸吊炸天的模样。

    “朱少,你也真是,一个还在学校蹦跶的臭小子都治不了……”李擒龙吐了口烟雾,语气带着一丝淡淡的不屑。

    朱天佑一脸悲催,“擒龙哥,你不知道啊,那小子很能打的!好几次我都吃了它的亏。”

    “能打?”李擒龙淡淡一笑,“有我能打吗?”

    朱天佑嘿嘿一笑,“那肯定是没有,擒龙哥你可是我们黑手会的金牌打手,上天无敌擒龙挤奶龙爪手,岂是浪得虚名?嘿嘿,帮我对付个宁小北,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完事之后,人间花都走起!今晚我请!”

    “好说,朱少。”李擒龙又吸了口雪茄,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一个还在上学的学生娃而已,再厉害,还能蹦跶到天上去?

    他李擒龙不是吹,自从出道以来,便帮助老大清理不听话的家伙,断手断脚,废其四肢,这种事情经常干的。

    这次,若不是朱天佑苦苦哀求,他才不愿意理会一个学生,简直就是大材小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