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62章:龙鞭酿酒

第62章:龙鞭酿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62章:龙鞭酿酒

    被玉儿这小狐狸精折腾了一夜,差点精尽人亡,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宁小北才沉沉睡去。

    他给玉儿讲了大灰狼与小红帽、青蛙王子、海的女儿还有睡美人的故事,把小狐狸听得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一晚上都缠着吵着让自己给她讲故事,对自己的称呼也从仙友变成了亲昵的“小北哥哥~”,再配合那酥酥软软的清音,简直让宁小北欲.火爆棚。

    而后半夜,作为交换,玉儿也给他讲了一些事情。

    是关于仙界的。

    玉儿那娓娓动听的声音,让他感觉自己徜徉在仙界那浩瀚的纷坛世界中,各种神魔鬼怪的传说,超级势力的划分,还有那令人心向神往的无上天庭。

    听着听着,宁小北就睡着了……

    “唔?”

    “嘻嘻,晚安,小北哥哥。”

    手机屏幕的光影熄灭,玉儿也消失不见。

    …  …

    下午一点,宁小北被布丁给舔醒了。

    起床洗漱一番,宁小北上街买了几箱白酒,然后去了百蛮山。

    (此处有必要解释一下遁空梭的使用原理:将遁空梭固定住,宁小北只需要将手握上去,便能实现远距离瞬移,不会将遁空梭带过去。)

    密林深远,清幽怡人,是个酿酒的好地方。

    拿出手机,宁小北一点,顿时一根硕大之物落在了手中。

    “好重……”

    宁小北憋红了脸,低头一望,一根足有七八米长,电线杆粗细的肉棒被他抱着。

    以他现在的妖孽之躯,几乎也要用上全身力气,可见这根龙鞭得多重!

    这根龙鞭,又黑又粗又长,仿佛铜浇铁铸,坚硬无比,浓烈的阳刚之气从上面散发出来。

    “吼!”

    一声呼啸,紧接着一个庞大白影飞扑过来,直接将宁小北扑倒在地。

    “好了,大白,给你!”

    宁小北又被一通乱舔,只好将火魔狼骨扔了出去,白老虎这才放过他。

    宁小北盯着这根巨物,不禁犯起了愁,怎么酿呢?

    算了,先四处转转再说吧。

    宁小北将龙鞭收起,正准备出去考察,大白却走过来,低吼一声,俯下了身子。

    “你的意思,让我骑上去?”

    大白点了点头,还拱了拱他的胸膛。

    “好吧。”

    宁小北一笑,只好骑上去,大白发出一声兴奋的虎啸,然后一个飞扑就窜出七八米远。

    百蛮山中,山里震颤,大片雀鸟受到惊吓飞散出去。

    过了一会儿,一片静谧的湖泊出现在眼前。

    湖水纯净,清可见底,湖底也没有过多的砂石和鱼虫,远远望去就如同森林中的一块蓝宝石,瑰丽晶蓝。

    宁小北从虎背上下来,扫视一番,“不错,好地方。”

    这片湖泊,水源清澈,乃是酿造龙鞭酒的最佳地点。

    宁小北又买了一瓶‘万兽酿’,用来酿酒简单又方便,价格又不贵。

    随后,他将大荒龙鞭扔进湖里,然后朝里面倒了半瓶万兽酿。

    接下来,只要等待数日即可。

    赤红色的万兽酿浆液覆在龙鞭上,不断分解,让龙鞭内的龙
终极高手小说5200
阳精华发散在清澈湖水中,与湖水融化一体,湖面渐渐散发出炽烈的酒香,直冲鼻子。

    “以后这片湖,就叫龙湖吧!”

    “诶,还有个问题,怎么防卫呢?”

    宁小北又头疼了起来,百蛮山内猛兽众多,他又不可能天天在这守着,大白也没法两头跑。

    难道要用金甲神将?

    无奈之下,宁小北只好向玉儿求助。

    玉儿向他推荐了一个东西——

    龙粪。

    又花了三万大洋,宁小北将一蓬蓬黄色的干土洒在龙湖周围,幸好味道不大。

    “嗷——”

    大白发出一声惊恐的怪叫,庞大的身躯瞬间缩到几十米开外,瑟瑟发抖,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小猫咪。

    宁小北拍了拍手,嘿嘿,没想到这玩意还挺奏效。

    龙贵为万兽至尊,在兽界中,自然拥有无可匹敌的威严,即使是一蓬粪便,寻常野兽都不敢靠近十尺之内!

    完工后,宁小北向大白招了招手,回到了种仙植的地方,还顺便清出了一条路,以后走起来也方便。

    回到家中,宁小北洗了个澡,然后准备出门吃饭。

    刚锁上门,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是个陌生的号码。

    宁小北一接,“喂,哪位?”

    “呵呵,小北,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

    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宁小北愣了愣,很快想了起来。

    是上次在火车上救的老头。

    “原来是海老啊,找小子有什么事儿吗?”这老头看起来势力不小,宁小北也没怠慢。

    海老又道:“小北,上次听你说在松海混,正巧,我也在松海做生意今天天气不错,想请你来喝个茶,怎么样,赏脸吗?”

    喝茶?

    宁小北想了想,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高考还有半个多月,去见识一下也未尝不可。

    “好啊。”

    见他同意,海老也很开心,笑道:“那你就来鸿福茶楼吧,我就在这里。”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宁小北在路边打了辆车,“师傅,去鸿福茶楼。”

    “好嘞!”

    …  …

    鸿福茶楼。

    素衣白衫的海雄正坐在厅堂内,旁边坐着另外一个老头,从他们的衣服和气色上来看,都是大富之人。

    两人是老朋友,正聊着天。

    茶杯轻掩,一缕热气袅袅升起。

    “几个月不见,老傅,最近过的怎么样?”海雄面露笑意,两人之间,早已十分熟络。

    “能活一天是一天吧。”

    傅青山捋了捋胡子,微微笑道:“到了我们这把年纪,喝喝茶,散散步,颐养天年,不是挺好吗。何必再理会那些打打杀杀的俗事。”

    “老傅,你就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几万人的帮会,我能说放就放吗?”海雄无奈地一摇头,摆了摆手,“算了,难得聚一次,不聊那些头疼的了。”

    旋即,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扭头对站在一旁的薛山吩咐:

    “小山,等会我要来个朋友,你帮我接待一下,就是在火车上救了我的那个小伙子。”

    “那个人?“薛山一愣,“好,我马上下去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