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42章:七脉神剑

第42章:七脉神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42章:七脉神剑

    “该死,七种酒混在一起,专业的品酒师都不见得能辨出来!小北怎么可能做到!”一旁的苏鹰气愤不已,目光狠狠瞪着袁四凯。

    张友亮看着默不作声的宁小北,继续嘲讽道:“唉,牛嚼牡丹,真是浪费了一瓶好酒啊。”

    “闭嘴,废物。”

    宁小北抬起眸子,淡淡扫了他一眼,然后盯住了袁四凯。

    “嗯?”袁四凯发觉不对,难道他真的品出来了?

    “妈了个巴子,你小子,找死……”

    “你给我闭嘴!”

    袁四凯也是恶狠狠地扫了他一眼,这家伙简直像个逼逼机,一直说个不停,真特么烦。

    张友亮立即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目光却是恶毒无比地望向宁小北。

    “怎么样,我这七脉神剑不错吧?”袁四凯看着宁小北,带着一抹嘲讽的笑意。

    “说实话,很一般。”宁小北直言不讳。

    “一般?哼哼,那你倒是说说这酒的成分啊。”袁四凯当即气愤,不屑地说道。

    宁小北嘴角一勾,随口说道:“竹叶青,屠苏,太禧白占了三成,美国桐木庄园的伏特加占了三成,年份,八二年,另有三成的冰酒,最后一成……”

    宁小北笑容如同鬼魅,“兑了红星二锅头。”

    “噗哧!”

    “哈哈哈哈!!!”张友亮直接放声大笑,像只猴子般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傻帽,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还二锅头,你怎么不说泸州老窖呢?别以为你整几个好酒名字你就真懂了,我告诉你,凯哥可是高级品酒师!他亲自调配的七脉神剑,就你个二愣子……”

    “不可能!”

    张友亮话还没说完,袁四凯突然叫了出来,满脸的惊恐,“你……你怎么可能知道!?”

    “啥?”一时间,张友亮彻底傻眼了。

    宁小北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戏谑,仿佛在看一个白痴,他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

    袁四凯更为震惊,他的确恶趣味地加了点红星二锅头,但有六种名贵的美酒覆盖,旁人怎么可能品得出来?

    “不得不说,你这种做法很幼稚。”剩下的酒宁小北也懒得喝了,直接扔给旁边的侍者。

    “你还没告诉你怎么品出来的!”袁四凯直接大吼道。

    宁小北奇怪道:“当然是用舌头品出来的,不然用脚吗?哦,对了,奉劝你一句话,你要是想活命,最好别再喝酒了。”

    说完这句话,宁小北牵起戚红月的小手,准备离去。

    然而这句话落在袁四凯耳中,却像一颗炸弹在脑子里引爆,猛然间,他的瞳孔缩至针眼大小!

    “等等!!”

    “又怎么了?”宁小北皱着眉一转头。

    袁四凯咽了口唾沫,缓缓道:“你刚刚说的话……什……什么意思?”

    戚红月也是眨了眨美眸,心中疑惑。

    宁小北嘴角一勾,颇为神秘道:“你的身体难道你自己没感觉么?你从三个月前就阳痿了,别告诉我,你连这些都没察觉?”

    一句话,仿佛一柄万钧巨
狂霸武神吧
锤砸在袁四凯心头,让他脸色狂变!

    “大胆!你竟敢侮辱凯哥!”张友亮逮到机会,又是尖声大叫起来,“凯哥,只要你一声令下,我马上叫人把这小子揍一顿!”

    “我揍尼玛!滚你妈的!”

    袁四凯肺都气炸了,拎起一个酒瓶,咣当一声直接在他头上开了瓢。

    玻璃渣子直飞,张友亮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舌头一伸晕死了过去。

    “自作孽,不可活啊。”宁小北摇着头,唏嘘不已。

    “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阳痿了……”袁四凯也不顾场合,直接就问向宁小北,事实上,在场根本没人敢嘲笑他。

    众人只是惊奇,宁小北究竟是怎么看出袁四凯阳痿的。

    “中医望闻问切中的望,你难道没听说过?”宁小北扫了他一眼。

    “你是中医?”

    “算个副职吧。”宁小北想了想道。

    旁边的戚红月和苏鹰皆是震惊无比,他们没想到宁小北的医术已经这么出神入化了,只望了人家一眼,就能判断出他阳痿了三个月。

    而且从袁四凯的样子来看,宁小北都说对了!

    “噗通!”

    大庭广众之下,袁四凯竟然不顾形象地跪了下来!

    这下,连宁小北都愣住了。

    “宁小北,北哥,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已经三个月没碰女人了,我快疯了啊!”袁四凯抱着宁小北的大腿,凄惨无比地嚎叫着。

    既然宁小北能一眼看破,说不定就有救他的希望!

    “你这……”

    宁小北望了众人一眼,颇感尴尬。

    “靠,你先起来说话!”头一次有人对着自己下跪,宁小北有点不习惯。

    “北哥,你不救我,我就不起来!”

    “你特么有病吧!”

    “我本来就有病!”

    宁小北无语了,摇了摇头,道:“你……你先起来,我们换个地方说。”

    “行行行行行!”袁四凯脸色一喜,点头如捣蒜。

    当下,袁四凯就把宁小北、戚红月和苏鹰带到了二楼。

    而躺在一地玻璃渣子上,宛如死狗般的张友亮,也被保安给架了出去,直接扔在路边。

    “好了,说说吧,你到底怎么回事?”宁小北坐在椅子上,翘着大腿道。

    “北哥,是这样,半年前,我跟一个哥们去盗墓……”

    “盗墓!?”苏鹰脸色一变,直接叫了出来。

    “嘘……”袁四凯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苏鹰,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不!”

    “行了行了,你继续说吧,盗墓,好像挺有意思……”宁小北摆了摆手道。

    “是是是……”袁四凯堆起满脸的笑容,继续道:“我那哥们是考古专业,发现个古墓,就拉我一起去玩玩。然后我们就在陪葬棺材里找到一瓶古酒。”

    “古酒?”宁小北眼皮一抬,顿时来了兴趣,随后又像看白痴般看了他一眼,道:“你……不会把它喝了吧?”

    袁四凯苦逼一笑,“喝了一口。”

    “真是服了你。”

    宁小北扶额,一脸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