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39章:蓝梦会所

第39章:蓝梦会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39章:蓝梦会所

    车站周围众人都朝宁小北看了过去,那富家女子也是摘下蛤蟆镜,一脸鄙夷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尖声叫道:

    “人在做天在看……你特么算老几啊?”

    “弄死他!”

    旁边几个保镖见状,立即放开那粗衣青年,朝着宁小北扑了过来!

    “嘭!”

    宁小北随意轰出一拳,一个保镖直接飞了出去,脸上的肌肉恐怖地凹陷,面骨碎裂,这张脸算是毁了。

    他倒在地上,捂着脸杀猪般地惨叫,不断有鲜血渗出来。

    见宁小北如此凶残,再也没人敢上,纷纷咽了口唾沫,颤抖地后退。

    “一群废物!给我打他啊!真是白养你们了!!”

    富家女子在路旁发泼般的尖叫。

    “我虽然不愿打女人,但逼急了老子,找揍不误!”

    宁小北上前一步,神色平静,却隐藏着一抹凶戾,令人心悸。

    “行……行……你你……你等着!”

    被那种刀锋般的目光紧盯,富家女子不由心神一颤,然后带着一帮保镖落荒而逃。

    “哥,你没事儿吧。”

    女孩把粗衣青年从地上扶起来,一双美眸还噙着泪珠。

    接着,粗衣青年来到宁小北面前。

    “大哥,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这一摊水果就完了。”

    “没事,看不过去而已。”

    宁小北摆了摆手,丝毫不在意。

    “我叫石凡,这是我妹妹,石婉清。”粗衣青年揉了揉身上的淤青,露出一脸阳光的笑容。

    “哥……”石婉清却是心疼无比。

    “别动。”

    宁小北突然按住他肩膀,然后用力一扭,咔嚓一声,石凡面露痛苦之色,却是一声不吭。

    “是条汉子!”宁小北笑了笑,“你肩膀骨头被扭错了,如果不掰正,会留下隐患。”

    “多谢大哥哥,你真是好人。”

    石婉清直接对宁小北鞠了一躬,一对水眸满是感激之色。

    “小事一桩,我要走了,再见。”

    宁小北指了指火车票,示意开车时间到了。

    “再见,大哥哥!”

    石婉清挥舞着雪白纤细的手臂,向他告别。

    “婉清,我说吧,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

    石凡扭了扭胳膊,从地上捡起一个个掉落的水果,脸上满是憨厚的笑容。

    “哥,你真是个傻子,被人打不知道还手!”石婉清小手叉着细腰,秀眉紧蹙,气鼓鼓说道。

    “唉,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就挨顿打吗,没事。”石凡憨憨的一笑,望了望水果摊,道:“把这些水果卖了,我们就能去松海大学上学了,太好了……”

    …  …

    早上八点半,宁小北回到家中,第一个迎接自己的就是布丁。

    这小家伙越来越生猛,一蹦三尺高,简直不像只小猫,倒像只小老虎。

    “给你。”

    宁小北将火魔狼骨扔给它,一脸宠溺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随后,他屁股还没沾椅子,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是苏鹰。

    “小北,下午有空吗?”

    “有事?”

    “靠,没事就不能找你啊,你眼里还有没
笑看湖山宠不惊sodu
有我这个大哥!”电话那头,传来苏鹰笑骂的声音。

    宁小北翻了个白眼,“得了吧,就你还当我大哥。”

    “小子,找揍是吧?”

    “也好,这几天正好没啥事,有时间咱俩切磋切磋吧。”宁小北压抑着笑意,说道。

    “哟呵,几天不见,小子倒是狂了。”苏鹰挑了挑眉头,又道:“好了,说正事,明天香江的蓝梦会所有场party,是个结交人脉的好机会,你来吗?”

    宁小北想了想,自己若想发展起来,人脉是必不可少的。

    “ok。”

    “那下午见。”

    挂掉电话,宁小北上街买了件稍微像样点的衣服,花了一千大洋,把他心疼得要死。

    下午,两人约好在松海一中见面。

    宁小北赶到,一辆霸气拉风的军用路虎停在路边,一个穿着名牌休闲服的男人靠在一旁。

    英俊逼人,气度非凡,正是苏鹰。

    “我靠,兄弟,你就穿这身啊?”

    一见面,苏鹰差点笑喷出来。

    “怎么,不行啊,好歹花了我一千块钱呢!”宁小北撇了撇嘴道:“好了,别废话,出发吧。”

    蓝梦会所。

    位于松海香江区,一个高档别墅会所,经常举办聚会,有钱人最爱去的地方。

    宁小北从未想过自己能去这种地方。

    路虎缓缓停靠在路边,宁小北和苏鹰下了车。

    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别墅,装修豪华休闲,旁边停着一大票豪车。

    什么玛莎拉蒂、兰博基尼、法拉利、保时捷……豪车简直多如狗,一抓一大把。

    苏鹰戴上一个拉风的墨镜,对宁小北说了声,“走吧。”

    “嗯。”

    宁小北随意点了点头。

    这小子,倒是够镇静……苏鹰默默一笑,心中对宁小北的评价不禁又高了几分。

    “苏鹰!”

    一个拿着杯鸡尾酒,穿着笔挺西装的年轻人大步走来,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

    “张少。”

    苏鹰拿过一杯蓝色的鸡尾酒,随意与他碰了一下。

    “好久不见啊苏鹰,听说老爷子把你扔在部队磨练这两年,收获不小,都快少将了吧?”张少微笑道。

    苏鹰微微一笑,却是没有作答。

    “诶,这位兄弟有点面生啊,不知在哪儿高就?”

    张少转过脸,打量了一下宁小北,当他看到宁小北一身廉价的休闲装时,不由露出几分鄙夷之色,但良好的教养,还是让他竭力保持着微笑。

    “我是苏鹰朋友,今天过来玩玩。”

    宁小北不动声色地将这人目光尽收眼底,心中冷冷一笑,又是一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呵呵,几年不见,苏鹰,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潇洒啊,什么样的朋友都结交……”

    最后一句话,张少很含糊地说了过去,但嘲讽之意,傻子都听得出来。

    “哼,张友亮,我苏鹰交朋友,你管得着吗?”苏鹰心中不悦,道。

    张友亮很欠揍地一挑眉毛,冷声笑道:“那是,你苏大将军做事哪轮到我管啊。不过作为朋友,我得奉劝你一句……”

    他嘴角嘲讽一笑,看着宁小北缓缓道:

    “这是个利益至上的社会,有些垃圾,就没有结交的必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