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34章:仙植种子

第34章:仙植种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34章:仙植种子

    “喵!”

    一回家,布丁就围着他团团转,红宝石一般的小眼睛里精光毕露,一副龙精虎猛的模样。

    “给,自己玩去吧。”

    宁小北将火魔狼骨丢在地上,摸了摸它的小脑袋,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

    紧接着,他洗了个澡,将全身上下收拾干净。

    “玉儿,你知道买什么能快速赚钱吗?”

    躺在床上,宁小北给玉儿发去一条消息,过了一会儿,玉儿奇怪地回道:

    “仙友,你们凡人为什么都想赚钱呢?赚钱再多,死后还不是一场空,照我说,你应该苦修长生之术才是。”

    宁小北翻了个白眼,道:“长生?我暂时可还没想到那一步,嘿嘿,我只是区区一介凡人,还是先享受享受人生再说吧。”

    “肤浅。”玉儿把小嘴一噘。

    “凡人都肤浅。”宁小北丝毫不以为然,笑嘻嘻道:“玉儿,你还是快告诉我吧,等我享受完了大好人生,一定去求长生之道。”

    “你等等吧。”玉儿嘟囔一声,很不情愿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宁小北皱着眉头,望着屏幕上一段文字。

    “青涎果,八瓣雪心莲,云鹤仙茶树……这些都是什么啊?”

    宁小北进天庭淘宝店搜了一下,发现竟是一些仙植种子。

    青涎果:不入流仙果,仅对凡人有效,可排毒驻颜,开启灵智,凝练身躯,长期服用亦可延年益寿。

    八瓣雪心莲:十品冰属性仙花,香气怡人,静心养神,可做观赏性用途,亦可入药。

    云鹤仙茶树:十品仙茶,源于云鹤仙人,具有锻魂凝魄,增长修为的用途。

    宁小北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三段文字介绍,心中不禁嘀咕,东西自然极好,一经问世,必然引起全球轰动。

    毕竟神仙拔下一根毛,凡人都受益无穷。

    但问题是,他能种出来吗?

    宁小北有些郁闷,介绍上说了,得用灵土来种植才有效果。

    地球灵气匮乏,他上哪儿去弄灵土?

    “唉,不靠谱啊。”

    宁小北将手机丢在一边。

    …  …

    嘈杂的火车站。

    人头攒动,鱼龙混杂。

    “由松海市开向临安市的火车即将出发,请各位旅客看管好各自财物,谨防丢失,诈骗……”

    宁小北戴着耳机,靠在窗边,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耐克旅行包,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好长时间没回家了,不知道爸妈他们怎么样了……”

    想了想,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手机相册。

    轻轻一点,一张相片跳了出来。

    一个皮肤粗糙的中年汉子,坐在床边,一脸憨厚的笑容。在床上,还躺着一名中年女子,神色很憔悴,面对镜头,也露出一抹亲切的笑容来。

    “爸……妈!”

    看到这张照片,宁小北顿时眼睛红了。

    “放心,你们的儿子,很快就能出人头地了。到时候,我会赚很多钱,治好妈你的病,然后带你们去旅游,看看我们国家壮丽的山河。”

    宁小北轻声说道,神情变得如同钢铁一般坚定。

    “海老!你怎么了!”

    突然间,从车厢里传来一道惊叫声。

    宁小北转首一看。

    不远处,一张硬座前,围着许多看热闹的人,其中有几个神情极
活在霍格沃茨无弹窗
度紧张。

    座位上,一个年逾半百的老人捂着胸口,倾倒在桌子上,面庞惨白一片,显得异常痛苦。

    “李叔,快啊!救救海老!!”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红着眼睛对一个戴眼镜的老头吼着。

    宁小北注意到,他虽然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灰色夹克,但眉宇之间难掩傲色。

    他眼睛一眯,那似乎是上流社会人士所独有的。

    “哦哦哦……好!小山,你别急!”李仲带着一副老花镜,试图安抚下中年男人,眼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恐惧。

    “草泥马,快点!海老要是出了事儿,老子剁了你!!”

    薛山急得仿佛热锅上的蚂蚁,直接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

    李仲颤颤巍巍蹲下身子,先是给犯病老者服下几粒白色的药片,然后把他搀扶起来,放到地板上,死命挤压胸口。

    每压一下,老者都瞪大了眼睛,表情简直像是整吞下一条活鱼。

    李仲抹了把满头的大汗,手都是颤抖不已。

    就在这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老头是突发性心脏病,你这急救措施屁用都没有。”

    “嗯?”

    李仲倏然转头,只见一个戴着耳机,嚼着口香糖的青年正看着他,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

    “小子,你懂个屁!你又不是医生!”

    “呵呵,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医生?”宁小北对他挑了挑眉毛,笑道:“喂,要不然让我试试?”

    “你?”

    李仲气得胡子直颤,上下不屑地打量了他一眼。

    眼前大放厥词的青年一副桀骜的模样,怎么看,都跟医生这两个字不搭边。

    他可是海老的私人医生,有着多年的行医经验,海老犯的是突发性心脏病他当然知道,但在这火车上,他能有什么办法?

    他都做不到的事,跟别提一个小小的地痞流氓了。

    “海老!你要撑住啊!”

    这时,薛山声音陡然变得哽咽起来,整个人犹如一头猛虎,谁也不敢去惹。

    “小山,我是真没办法了,来之前我还劝过海老,可是他……”

    李仲话还没说完,便被薛山一巴掌狠狠抽在脸上,飞了出去。

    “废物东西!”

    紧接着,薛山目光落在宁小北身上,心一横,咬着牙狠狠问道:

    “小子,你真的有把握吗?”

    宁小北露齿一笑,“还行。”

    薛山胸口狠狠起伏一下,满腔怒火,显然被这句话气得不轻。

    但现在除了死马当活马医,他别无他法。

    “你若能救海老,这些钱就是你的!”

    说着,他直接将一个沉沉的箱子扔在宁小北面前,一打开,里面一匝匝粉红的毛爷爷。

    宁小北扫了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你现在每跟我废一句话,这老头离死,也更近一步。”

    “嘶!”

    听见这话,围着薛山身边的手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好无知的小子,竟然对他们堂主这样说话?

    “好!那我丑话说在前面,你要是医不好,我剁了你喂鱼!”薛山声音一冷,眼里迸发出几丝杀气。

    这种杀气,是真正杀过人才能锻炼出来的。

    宁小北眯了眯眼,不卑不亢道:

    “那若是我医好了,你就得跪在地上给我道歉!!”

    一语既出,震惊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