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天庭淘宝店 > 第29章:夜闯花都

第29章:夜闯花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9章:夜闯花都

    人间花都,松海市第二大夜总会。

    劲爆的音乐嗨个不停,衣衫半露的站街女和端着啤酒的服务员来来往往,鱼龙混杂,十分混乱。

    “喂,站住!”

    见宁小北一脸的杀气腾腾,两个保安立即发觉不对,这小子是想闹事。

    “滚开!”

    宁小北直接一挥手,强劲的力量将两个身形彪悍的保安扔了出去,然后一头闯进了人间花都。

    “帅哥,想来玩玩吗~~”

    一个酒红色头发浓妆艳抹的女人将手臂搭在宁小北肩膀上,然后朝他耳垂吐了口酥麻的热气,小手顺着胸肌和腹肌一路往下摸,就在她快要抓住某样东西之时,宁小北却是冷哼一声,直接将她甩开。

    站街女差点摔倒,嘴里立即骂骂咧咧。

    “先生,你需要帮助……啊!你想干什么!保安保安!”

    “告诉我,霸哥,在哪个包厢?”

    “那……那边。”

    被拎起来的服务员颤颤巍巍指向一个方向,宁小北直接冲了过去。

    “嘭!”

    一声巨响,ktv的厚重的隔音大门直接被踹飞,里面三个半裸的女孩立即尖叫起来,神色惶恐地看向门口的宁小北。

    包厢的沙发上躺着个醉醺醺的男人,脸上带着刀疤,宁小北嘴角立即向上一扬。

    “你们都出去!”

    一声冷喝,三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子立即逃走。

    “谁……谁啊?”霸哥吧唧了一下嘴,露出一个醉生梦死的笑容,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道:“小梦…小花…小红……哈哈,哎呀,我摔倒了,要亲亲才能起来……”

    “啪!!”

    宁小北一个重重的耳光甩在他脸上,直接将他抽飞了出去,嘭的一声摔在墙上,哀嚎不止。

    “怎么样,起来了么?”

    霸哥捂着半边高肿的脸,气得火冒三丈,酒也醒了大半,他骂骂咧咧站起来,一看宁小北,却瞬间愣住了。

    随后,眼中充满了巨大的惊恐,仿佛见到了鬼一般!

    “你……你不是死了吗!?”

    “托你的福,差点就死了。”宁小北脸上露出令人发怖的笑容,霸哥眼睛死死瞪大,充满了难以置信。

    一个三天前的死人,又活了过来!

    这时,包厢外冲进来一群黑色制服的保安,手里拿着一根根胶皮棍!

    “阿飞,救我!”霸哥立即大叫起来。

    “妈的,不知死活的小崽子,敢在人间花都闹事!给我上!”

    领头一个叫做“阿飞”保安一声令下,十几个保安向宁小北冲去!

    “嘭!”

    宁小北冷笑着一拳轰出,强悍无匹的力量爆发,直接将十几个保安一起轰出了包厢,差点没把那领头的阿飞眼珠给瞪出来!

    “你……你……”

    “这儿没你的事儿,给我滚!”

    “是是是……是!”

    阿飞额头冒出冷汗,立即便知道这个青年惹不起。

    “阿飞!阿飞草泥马,你个混蛋,救我啊!”

    霸哥凄惨地大叫,宁小北却一步步走来,笑容宛如黑夜中的恶魔。

    “别叫了,今天,你插翅难飞!”

    这句话,宁小北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

    “噗通”一声,霸哥跪在了宁小北脚下,脸上带着哀求哭泣的神色。

    “大……大哥,我只是个拿钱做事的人,您大人有大量就放我一马吧!我…我这里有三十万,全部给你!全部是你的!”

    霸哥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然后伸手去拿沙发上一个旅行袋,目光若有若无地瞟了宁小北一眼。

    宁小北心中冷笑,对方面部的表情被他尽收眼底。

    “大哥,你看……”

    霸哥头上冒着冷汗,将袋口一敞,一片粉红色映入眼帘,一捆捆毛爷爷,足足有三十捆之多。

    他悄悄抬头看了宁小北一眼,然后猛地从袋子地下抽出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桶向宁小北的肚子!

    
柯南世界里的巫师帖吧
“哼。”

    宁小北轻哼一声,在绝望的目光中闪电般伸手,将匕首牢牢握在手里,却是半滴血都没流出。

    霸哥大惊失色,疯狂地想抽回匕首,却发现匕首像是被铁钳夹住一般,任凭他用尽全身力气都抽不回来。

    “完了。”

    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宁小北咧嘴一笑,阴森无比,然后一把握住他持刀的手,转而捅进了它的肩膀,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其钉进了墙壁里!

    一声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传出,门外的客人们听得都是毛骨悚然,但根本没人敢上去管。

    一拳轰飞十几个体型的保安,这岂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鲜血汩汩流出,霸哥疼得不成人形,几乎要昏厥了过去。

    “告诉我,到底是谁指使你来的!”冰冷的声音响起。

    “我…我告诉你,你饶我一命。”霸哥脸色苍白。

    “你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宁小北声音一冷,又是一耳光招呼上,直接抽掉他两颗牙齿。

    “我说!我……我说!”霸哥直接哭了出来,嘴唇哆哆嗦嗦。

    “是朱天佑,他出三十万,指名道姓要你一只手一条腿。”

    “朱天佑,竟然是你。”

    宁小北眼底涌出一抹狠色。

    了解了情况之后,宁小北将那袋子钱拿起来,然后又从地上捡起一包白色的小玩意。

    毒品。

    “哼哼。”

    宁小北看着被匕首钉在墙上的霸哥一眼,冷笑一声,旋即走出包厢顺便报了警。

    …  …

    “郎队,是meth,纯度很高,技术新颖,在圈子里,算是最新的货种。”

    一个身穿缉毒警服的美女将一包毒品递给郎伟,然后来到了脸色苍白、半死不活的霸哥身旁。

    “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匕首穿裂骨头,再钉进墙壁,直至没柄……”

    伊雪半蹲在霸哥身旁,修长的秀眉微微皱起。

    因为持刀者所施力量实在太大,导致他们没法第一时间救出这个人,如果强行施救,他那条手臂很可能保不住。

    伊雪眯起狭长的美眸观察着四周,接着来到包厢的门框前,胸口不禁狠狠起伏一下。

    六公分厚的隔音门……一脚踹飞……

    怎么想,这都绝不可能是人能办到啊!

    伊雪站起身来,一头的雾水,她感觉一切都充满了诡异的气息。

    “仔细说说,当时什么情况。”一旁的郎伟找来了那个领头的保安阿飞。

    阿飞先是点头哈腰地笑了笑,随后收起笑容,凝重地将一个多小时前发生的一幕完整地讲述出来,甚至说到最后,脑门直冒冷汗。

    “等等,你说……一个看起来高高瘦瘦的青年,一拳,轰飞了你们十几个保安?”

    “对啊。”阿飞哭丧着脸,好几个兄弟都骨折了呢,这还能有假?

    旋即,伊雪抬起震撼的眸子,和郎伟望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深深的不可思议。

    “郎队,各种办法都尝试过了,那个霸哥就是不说。”

    松海市警局里,伊雪将乌黑的秀发向后撩了撩,颇为愁烦道。

    “催眠呢?”郎伟皱眉问道。

    “根本没用!那个人在他潜意识里留下了巨大的恐惧,每次快要成功的时候,他就会反应过来,然后拿头撞墙。”伊雪摇了摇头,又道:

    “监控录像也查过了,那小子似乎是个老手,专挑监控死角,我们只拍到一张模糊的侧面照。”

    伊雪将洗好的照片拿出来。

    那的确是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与阿飞的描述丝毫不差。脸庞白净,似乎还是个学生。

    干出这种事,怎么可能是学生?

    伊雪苦笑一声,立刻将这个荒谬的念头排除。

    “对了,报警的是什么人?”郎伟又问道。

    “是那个人抢来的手机,根本没有线索,他很小心,连指纹都没有留下。”伊雪抿了抿嘴唇道。

    “妈的……”

    郎伟一砸桌子,头都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