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之域兮 > 第三十章:迟到

第三十章:迟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三十章:迟到

    “好厉害的掌法!我甚至有种可以一掌拍碎日月星辰的错觉,这套掌法绝对不简单。”周昊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道。

    黑夜中仙山之上很是静谧,不过却因为刚才的巨大轰鸣声而变得不平静起来,那夜空中因大耀日掌而出现的亮光长道尤其引人注目。

    云方所在的仙山周围,附近的仙山长老都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咦声,盘坐调息的他们睁开了那双饱经岁月沧桑的眸子。

    “是云方那里,又是那个叫周昊的新弟子吗,这个凡间上来的人族到底有何来历?”

    “这到底是什么仙武?在一个新弟子手中居然也可以有此等威力。”

    “此子天赋异禀,再加上云方那奇特的训练,说不定真能取代苏青成为云渺第一人!”

    “从来不知云缈还有这样的仙武,倒也有些门道。”

    这一夜,所有长老们都开始注意起了周昊这匹可怕的黑马,他修炼的仙武以及他自身的强势都让人觉得莫测神秘!

    咻的一声,一道身影出现在周昊前方,后者这时却是全身虚弱无比,只觉眼前模糊几乎要摔倒,刚刚那一掌耗费了他不少仙力,以如今这种百年道行还不足以随便就能发动大耀日掌。

    “徒儿,你太心急了点,不可否认你的确是千年不遇的修仙奇才,为师很欣慰。但这门大耀日掌来历特殊,便是殿主都无法修习!”云方连忙扶住周昊将其带回了竹屋。

    明烛高照,屋里亮堂如白昼却也不刺眼,周昊盘坐在竹床上开始调息运气,旁边云方静静地看着。

    “师傅,这大耀日掌真的那么神秘吗?连殿主都不知道来历。”周昊问道。

    “是啊,石碑是殿主偶然捡到的,可是他用尽一切办法也没有开启过碑中的仙文法门,想不到你却做到了!”云方像是看动物一样看着周昊道。

    “对了,刚才我也算是学到了一点大耀日掌的皮毛吧?师傅,没忘之前我们说好的吧?”忽然周昊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的眼里都亮起了小星星。

    “说好的?什么说好的?你在说什么啊?”云方疑惑道。

    “唉,这人一老啊就容易忘事儿,仙人也不例外啊,你看这说着说着我又要忘了,殿主好像要找各山长老开会,徒儿我走了哈!你好好的。”云方一拍自己脑袋就要开门出去。

    “别装了,凌虚仙踪你必须教我,否则十年后的仙殿大赛我连跑路都跑不过别人了。那时候丢的是我的命,你的脸!”周昊眼睛微眯望着云方要离开的背影悠悠说道。

    “唉,好吧,既然你已经这么说了,师傅也不能让你失望。”云方无奈回头道。

    只见云方从袖袍中掏出了一卷黄澄澄的卷轴,周昊当时就坐不住了,当初见识到云方那神乎其技的步法让他印象很是深刻。

    “凌虚仙踪,属于身法仙武类,修炼时需要不断提高肉身素质,以双脚为基全身为辅,心随意动,意驱步行。此功不仅可使修炼者浑身轻盈,步履轻快,而且更厉害之处在于它施展出来变幻莫测,快无边界,如鬼魅幻影无法捉摸,近战时发挥作用最大,有极速之称!”云方将黄澄澄的卷轴交给周昊道。

    双手捧着卷轴,周昊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他反复地摩蹉着,还笑嘻嘻地自言自语:“嘿嘿,这下好了,有了它我就有逃命的本钱了!”

    云方看着一脸笑容的周昊,道:“嗯哼,徒儿……徒儿……”

    喊了三遍周昊这才回过神,道:“啊?师傅你在说什么?”

    “为师刚才所说都记住了吧?”云方有些不悦。

    “记住了,当然都记住了,师傅,您放心,十年后的仙殿争雄我一定不给您老人家丢脸!”周昊说着还拍了拍胸脯作保证。

    “嗯,这才像我云方的徒弟嘛,那行吧,你好好休息,仙道修炼也非必须时时刻刻努力就可促成的,还是需要劳逸结合嘛。”云方听了这话自然心悦不已,最后叮嘱周昊两句也就离去了。

    “今天这一天过得真累!”仰躺在竹床上,周昊刚闭眼就是这一天的一堆“破事”呈现在脑海中。

    先是余楠无故变了匚性情向自己表白,再是修炼时被毒蛇咬到,接着终于施展出大耀日掌,最后云方还是把凌虚仙踪交给了自己……

    很快的,周昊就睡着了!

    翌日,艳阳高挂,照破山河万朵,新的一天开始。

    “唔……啊……”刺眼的光芒照射进小竹屋里,床上一位白衣少年终于醒了过来,不过却是哈欠连天。

    “不是吧,这么刺眼的阳光,那就是说……”

    “练剑迟到啦!!!”

    整座仙山似乎都能听到周昊的惊呼,下一瞬,剑芒吞吐,破风声响传来,长空中只留下道道残影。

    “我去,幸亏还来得及,三个时辰也不短嘛!”看着练剑广场上数百道的白衣少男少女身影,周昊暗暗松了一口气。

    可正当周昊要落到广场中时,忽然眼前闪过一道人影,唰的一下他整个人就重重地被摔在了广场边。

    如同扔垃圾一样,周昊就这样被人扔在了一旁,虽然不算太疼,但是此刻他感受最深的却是出手之人的不屑与敌视。

    “好一个新弟子,在我面前也敢嚣张,迟到了居然还敢直接进入广场台,当我不存在吗?”说话的人也就是刚才将周昊扔在广场边缘的人,他语气中
大图腾神笔趣阁
满是高傲之意。

    周昊刚要站起身来,却被那人一脚踏在背上,他甚至连反抗都做不到,因为出手的人实力高深莫测,对付他这个小小的弟子根本是易如反掌。

    像是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咳……咳……”周昊嘴角流出鲜血来,眼瞳中满是愤怒。

    就算弟子迟到也不可能会受这样的对待,面前这人明显在针对自己,对自己抱有很深的敌意。

    而广场台这边,很多弟子都看向了周昊这里,毕竟现在周昊可是一个话题人物了,而且最关键的是周昊这个天才新弟子居然被人踩在脚下,这就更加轰动人群了!

    “天哪,怎么可能,周昊被人踩在脚下,好可怜哦。”一位女弟子掩嘴惊呼。

    “那是……成炳长老?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周昊,迟到了也不用被如此教训吧。”一位男弟子为周昊打抱不平。

    “哼,活该,叫他爱出风头,这才几天啊,整个云渺谁不知道这小子,现在好了,终于被治住了。得瑟呀,还得瑟呀,抢我的女神,我呸!”又一位男弟子对周昊却是百般嘲讽。

    “我去他二大爷的三姑奶奶,成炳这厮明显是护犊子啊,前两天周昊一招就打败了成严,作为父亲他肯定是百般不爽啊,现在倒好,今天又是成炳在监督练剑,周昊又迟到,所以这个阴险小人就要变着法欺负我哥们儿!”曹爽当时就怒了,他大叫一声就要冲向成炳,后面还有不少弟子跟随。

    不过有一个人却在曹爽前面,她面容美艳,黛眉紧皱,一双丹凤眼写满愠色,看着躺在地上咳血的周昊她的内心仿佛都在颤抖。

    没有人能在我眼中伤害周昊,如果有,那他就要付出代价!

    余楠一步踏出眨眼间就来到了成炳面前,她高高昂起螓首,如同一只发怒的孔雀,道:“成炳长老,请把你的脚拿开!”

    四目对视,余楠虽为弟子但是却没有丝毫畏惧之色,而反观成炳却是一脸的疑惑。

    “余楠,你这是何意思,难道说你要为周昊这个败类出头?”成炳道。

    眉头皱得更紧,双目甚至快喷出火来,余楠瞪着成炳两字一句地道:“周昊……这个……败类!!”

    “当然啦,他一个新弟子不好好修炼仙道,却是在天天惹事生非爱好打架,今天居然还迟到,这样的弟子不是败类是什么?”成炳说道。

    哧!

    雪刃出鞘,剑鸣不断,余楠挥剑直指成炳咽喉,后者大惊失色,愤怒与疑惑同时在一张面孔上演。

    “余楠!”成炳大声呵斥:“你清楚你在干什么吗?”

    “我很清楚,你居然用脚踩着周昊,还说周昊是败类,纵然你是长老我也要跟你讨个说法。”余楠眼神坚定,美艳的俏脸此刻变得无比冰寒,话语中满是冰冷铿锵之意。

    “向我讨说法?我堂堂云缈仙殿长老需要向你一个弟子解释为什么要惩治败类弟子吗?”成炳始终没有动,即使被人拿剑指着脖子。

    因为,对方是弟子,而他是长老,他根本不可能相信一个女弟子敢与他交手。

    锵!

    余楠再不说话,雪亮的白刃直接刺向成炳咽喉,剑芒都变得实质化了,周围空气被瞬间切开,可是如此犀利而快速的出剑却被后者只是用了两根指头就把仙剑弹开了过去。

    “余楠,我和你师傅可是好友,我也一直对你印象不错,可是没想到你今天居然敢对我出……”

    “哼,管你是谁,周昊是我未来的道侣,谁都不能动他,除非杀了我!”

    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两段话都无比清楚的传到了所有弟子的耳中,下一瞬间仿佛地震了一样,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躺在地上的周昊和余楠二人。

    “周昊和余楠是道侣?”

    “余楠竟然是为了救周昊而要与成炳长老刀剑相向?”

    “不可思议,两个仇敌一般的人居然可以结为道侣?”

    ……

    惊呼声,大叫声,疑惑声,唏嘘声此起彼伏,所有弟子都在叽叽喳喳,仿佛是发现了一座新大陆!

    “好一个余楠,没想到你居然会说这种话,不过今天我还不想与你多做计较,你师傅自然会管匚教你。而我现在要做的只是把这个败类弟子训导一番罢了!”成炳脸色铁青,他强忍住怒火道。

    “我说了,除非杀了我,否则别想动周昊!”余楠更加愤怒,看着被成炳踩着的周昊,她眼中一半是愤怒一半是心疼。

    “就凭你?恐怕不够格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赶紧走开,我或许还会请求你师傅原谅你这一次,否则的话……”成炳冷笑道。

    不过回应他的却是余楠那密密麻麻的剑气虚影,后者肺都要气炸开了,眼睁睁的看着心爱之人被人脚踏却无能为力,这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心痛!

    可是成炳身为长老,一身金仙修为货真价实,他只是挥了下袖袍便是把那漫天剑影给轻松瓦解掉了。

    “你太让我失望了,余楠,看来我要代你师傅好好管管你了!”

    成炳伸出左掌就要拍向余楠,周围虚空甚至发出了嗡鸣之音,这一掌若是打实了余楠必定重伤。

    哧!

    一道银色光芒亮起,紧接着只见成炳的左手被一把剑横着拦住,后者大惊失声,只因他的手无法再向前推分毫,再看那执剑之人却正是云渺弟子第一人——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