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之域兮 > 第十二章:盒中物

第十二章:盒中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十二章:盒中物

    翌日,周昊御剑穿云,径直飞往云渺仙山的练剑广场台。

    旭日东升,赤红的天日下,三百弟子迎风舞剑,这座仙山之顶乃是天灵地精之气最为精纯之处,在这里修炼对下仙弟子来说大有裨益,不说其他,山上终年缭绕紫色精气便是一种造化之物,每日来此练剑可以得紫气加持,一身仙力可以得到补充,修炼进程也大大加快。

    金碧辉煌的殿宇矗立在雄浑壮阔的仙山顶部,日光下射使那里璀璨夺目,很是神圣。

    大殿上,三位殿主高坐最上方,这时下方还有十多位长老,细细数来一共有一十八位,他们都身穿道袍,面色严肃,场面显得有些庄重。

    “我来说吧,如今也算是多事之秋,百年前云渺遭受那场无妄之灾后,夜宫这个势力组织便一直是我们重点搜索的对象,时至今日,我们也没有弄清它的一点消息,它就像一个聪明的刺客躲在暗处无人可以发现。”下方一道女声道,声音的主人一袭蓝色道袍,神色淡然,是一位三四十岁的道姑模样。

    那道姑顿了顿,又继续道:“可就在几天前,我却从一个盒子中发现了关于夜宫的蛛丝马迹,所以今日希望诸位道兄共同观览盒中之物!”

    说罢,道姑便扬手从袍袖中拿出一件物什,在场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它。

    那是一个黑色的木漆盒子,上面有一些金色纹络,盒子的每一个面都呈正八边形。

    “李长老,不知这黑盒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呢?”在道姑对面,一位身穿青色袍衣的中年男子问道,此人却正是南宫寻。

    “一次外出游历时所得,不知南宫道兄有何指教?”那位道姑显然对南宫寻不怎么感冒。

    “李长老这是哪里话,老夫只是好奇罢了,毕竟夜宫难测,我也担心这盒子有什么机关哪!”南宫寻声音并不大,但是在场众人都不是聋子,怎么听这话都有些不在调。

    “南宫兄这是怕我李琼华会害列位道兄吗?你觉得盒子打开会伤到人?”道姑原来正是苏青的师傅,她此刻面带愠色道。

    “老夫怎么会有这个意思呢?李长老你想多了。”南宫寻笑笑道,他这是在故意为之,显然两人没有什么交集。

    “两位长老稍安勿躁,今日为的是探讨夜宫之事,既然李琼华长老有些线索,我们还是先看线索吧!”这时,大腹便便赛弥勒的曹梦达站出来打圆场道,他也知道这两人看不对眼,没办法。

    “李长老,开启盒子吧,让我等一观盒中物。”云渺身着金银道袍,发丝根根晶莹,他面貌清癯,双目深邃,这一刻他对那黑色盒子高度关注。

    “好!”

    李琼华看都没看南宫寻一眼,她也知道南宫寻不怀好意,但是他们身为长老首先要以身作则,不可公开比斗惹人注目,暗地里也只是动口不动手,所以只能指望各自教出的徒弟来一较高下了,昨日苏青大胜南宫英,今日这南宫英自然浑身不爽想要从李琼华这里找回面子。

    哧!

    李琼华又一伸手,一柄散发炽盛仙光的宝剑便握在了手中,那剑身萦绕着一圈虹芒,虹芒外又是刺目的银光,整把剑锋利无匹,剑尖处还吞吐白光剑气。只见她轻轻拿剑点在黑盒子的每一个面上,刹那间盒子上的金色纹络像是活了一样,还有金色光辉在上面绽放,黑盒咔吧一声便打开了。

    如同被剥成八瓣的橘子,黑盒就这么被打开了,盒中的东西却是一页皮质纸。

    “这是人仙的皮吗?”一位长老惊叫出声,他就坐在李琼华旁边。

    嗡!

    李琼华使用隔空移物之法,那页皮质纸立马飞到了空中,所有人都看个过去。

    那纸上只是写了一句话:云渺殿弟子第一人余杨元神!

    “余杨的元神,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儿的元神在盒中?”这时,一位面容枯槁的灰袍老者眼冒精光。

    灰袍老者名为余龙天,是余杨余楠的父亲,余杨是老者的骄傲,余龙天本身资质平庸,近三千岁才在一次闭死关中艰难成就金仙果位,如今都五千多岁了,实力为金仙阶中期,算是云渺各长老中的弱势群体。不过老天也算开眼,送给了他两个争气的孩子,虽然余杨死了,但是好在余楠也实力不凡,为云渺三杰之一。

    余龙天看着黑盒子,满眼血丝密布,百年前他痛失爱子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打击,面对云方他却没有像一般人想的那样大喊大叫要杀他为子报仇,或许是这位父亲经历过从小人物一步步走向高处的痛,或许他能体会云方的心情,余龙天没有怪云方什么,他只是亲手将余杨给埋下了,而后闭关五十载。

    那件事虽然不能怪云方,但是毕竟他是余杨的师傅,于是云方以闭关百年的方式来赎罪。

    “李长老,这盒子你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余龙天嘴巴翕张,双手都在颤抖。

    他站了起来,要去抓那黑盒,李琼华看他这样,知道老者又想到了那年那事,便任由他拿去了。

    “盒子是我第一个得到的,那天余杨被杀,夜宫的人遁走,我不甘心就追了出去,后来寻觅无果我便只好回来,但是在仙殿山门边我却发现了此盒。我查阅了很多古籍,了解到黑盒名为玲珑宝盒,是为了装元神所用,可是一直找不到打开的方法,最后我放弃了,我将它交给了李长老。”云方站了出来说道。

    “原来如此,可是现在盒中只有这页皮纸,那元神呢?”坐在南宫寻边上的成炳道。

    “是啊,李长老,既然你知道
爆宠小逃妃笔趣阁
打开盒子的方法,那你之前一定打开过吧?余杨元神何在呀?”南宫寻追问道。

    这两句话一出口,李琼华顿时成为全场焦点,还在悲伤中的余龙天也向她投来询问的目光。

    “千万不要告诉我盒子一打开就没有元神!”南宫寻见李琼华正要开口,却是又添了一句。

    “对,没错,我是打开过盒子,可是当时里面确实什么都没有,我想元神多半已经让夜宫的人拿走了。”李琼华语气坚定道。

    “谁能作证?李长老,你的话可有些不好相信啊!那个时候死卫都出手了,夜宫的人狼狈遁走哪还来得及拿走余杨元神再把盒子丢在仙殿山门边呢?”成炳面带冷笑道。

    “你说是不是这样啊,云方兄?”成炳又转头问向云方。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我和李长老的说辞吗?余杨的元神被捉走说明夜宫的人就是冲着元神而来,玲珑宝盒中没有余杨元神就一定要怀疑是我们自己人干的吗?你这是什么逻辑?”云方有些愤怒地道。

    “安静,听我说说我的见解吧!”

    这时,一直沉默的云渺上仙开口说道:“百年前那场灾祸,我感应到了夜宫人的一丝气机,在那人遁走时我与他隔着千里交了一掌,对方实力超群连我也吃了一亏,所以我想他只是想赶紧回到夜宫据点交差而不是真的怕了死卫,按你们刚才所说,夜宫极有可能是为了搜集仙人的元神而建立,这元神还必须是具有极高天赋的仙殿优秀弟子。”

    “玲珑宝盒的确是用来装元神的,但是我那一掌应该是震落了夜宫人身上的盒子,他当时也根本还来不及把余杨元神装入盒中。”

    “如此说来,我儿元神还在夜宫据点之中了?”余龙天虎目含泪,声音哽咽。

    “对,余杨元神还有救,我作为他师傅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去寻找。”云方走过来拍了拍余龙天的肩膀道。

    广场台。

    周昊用心练剑,云渺剑法没有固定招式,讲求随心随意,剑若流云,只有真正达到天人合一才能发挥出剑法的完整威力。

    这一次周昊却并没有遭到余楠那些人的打扰,连曹爽都觉得不可思议,认为余楠一定是转性了,或者是昨天输得太惨又被苏青警告所以不敢了。

    “苏青仙子实在是一语重千斤啊!看,这一大清早的,没有余楠那个小娘皮吵吵闹闹倒还真不适应呢,呵呵!”曹爽开玩笑道。

    “我看你呀,是犯贱!”周昊白了曹爽一眼道:“这两天都快被折腾死了,你们一个个的修炼有成,金仙在望,可我呢,连下仙都算是个最低等的。是兄弟就给我支个招,怎么才能变强!”周昊便舞剑便问道。

    “兄弟,你是在开玩笑吧?你才来仙域多少天啊,修炼的时间短暂的可以忽略不计,你现在问我怎么变强,你说呢?”曹爽像是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周昊道。

    “所谓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仙道修炼本就漫长而枯燥,仙人为什么拥有这么长的寿命?还不是要用来挥霍屯积道行的,你的道行多高就代表你的寿命多长,反之你的寿命多长就意味着你的道行有多高。现在的你只需努力修炼,相信不需要两千年便能成就金仙之位吧!”曹爽道。

    “两千年?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问你也没用,还是练剑吧!”周昊一心想要变强。

    三个时辰很快过去,周昊和曹爽分别,一路无事,他再次御剑飞回了云方的仙山。

    广场练剑,湖中修炼,周昊每天都在重复这两件事,虽然他的进步很大,但是在这云渺仙殿上下依然是最弱。

    这让他很无奈,修道岁月的长短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什么他就不能在短时间内就能比肩其他弟子呢?

    接连几天,余楠等人都没有再找周昊麻烦,周昊觉得这是苏青的功劳,故而内心对苏青的好感更胜之前。

    同时,没有了余楠那些人的打扰,周昊也可以专心练剑,偶尔他还能看到一身白衣飘飘的苏青,那张不沾烟火气的仙颜仿佛成了他的动力,苏青的一颦一笑也被他捕捉到了,原来女神也是会笑的,只是平日间难得一见罢了。

    那种笑清新脱俗,美丽大方,优雅而不失态,苏青那如竹兰美玉般的气质也在这笑容中尽显。

    皓月当空,周昊沐浴湖水修炼,湖中的养心莲变少了,不过经过这几天来的“试吃”,周昊觉得即使不再吃养心莲也可以承受得住阴阳本源带来的冲击力。

    按照青云策上的描述,周昊开始吸收这座仙山的天灵地精,那些精气在月夜下朦胧如雾,一缕缕,一条条全部涌入他的体内,这个时候仙湖也变得更加晶莹静美了。

    “日积月累,我还要吸纳更多的仙道精华化为仙力,这样修炼还是太慢,得找一处造化地呀。”周昊睁开双目,轻叹一声道。

    这时,后方竹屋的门被推开了,云方一脚迈出便来到周昊的眼前,只见他笑眯眯地看着周昊道:“徒儿,师傅今晚要送你一桩造化,你要是不要啊?”

    “哈?师傅,你是属蛔虫的吗?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进一处造化地,是呀是呀,快告诉我是什么?”周昊问道。

    “其实这桩造化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它就在你的脚下!”云方指了指湖底道。

    “走喽!”

    不等周昊反应,云方便一手拉着周昊钻进了湖底,他念了句避水咒湖水就不能沾其身体。

    在湖底,周昊看到有一个洞,那里聚满了各种鱼,也有朱鱼在内,云方速度其快,带着他径直冲进了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