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之域兮 > 第四章:下仙弟子

第四章:下仙弟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四章:下仙弟子

    青山几许,仙云缭绕,楼榭亭台,仙人围弈。

    在这群山掩映中,一座最为高大的山峰紫气氤氲,给人一种非常神圣的感觉,山上山下都栽种有奇花异草,一道瀑布飞流直下,宛若一条银龙悬挂在虚空中,整座山体充斥着祥和与宁静,在那山顶之上耸立着一座宫殿,仙光照耀金碧辉煌,乃是真真正正的神仙居所。

    而此时,云方与周昊脚踩青石阶而上,他们要翻越三重山才能到达那座最高的山峰——云渺仙山,这是云渺殿主所定下的规矩:凡初到云渺拜师的下仙弟子,必须从仙门到仙山上的仙殿一步一个脚印徒步走过来,当然这对于已经是仙人之躯的周昊来说完全不是事,丝毫不会感觉到累。

    “师傅,我们云渺仙殿一共有多少仙人哪?仙殿又都有哪些规矩呢?”曾经的人皇,今日的仙人,周昊此刻却是宛如一个孩童般对什么都好奇,他东张西望,四周仙气弥漫的群山与山上错落有致的亭阁都是无限风光。

    “徒儿啊,规矩呢以后你都必须要了解的,至于云渺的规模嘛,包括弟子与各级长老达到三百人之众,而长老们又全部处于金仙阶,弟子中如若也达到这个境界则会获得出殿留学的保送,有可能就是去到一方大仙强者那里学高超仙法,也有可能去到一处仙宫见识到真正的一代仙王学习无上神通。当然了,这样的弟子也可以留下作为长老教授新人弟子,待遇也自然不比一般长老差。总之一句话,强者在哪里都受人尊敬!”云方领着周昊继续前进,路上为新徒弟不断解惑。

    “三百,三百个神仙!也就是说我加入了一个神仙营啊!金仙,强者,这浩瀚无垠的仙域只尊重强者,看来我以后必须刻苦修炼才能成为一名受人尊重的仙人,下仙只是最低的起步!”周昊心中默默地对自己道。

    “呦,这不是云方长老吗?好巧啊,我听师尊说您外出收徒了,就是旁边这位小兄弟吧?一百多年过去了,云方长老您终于再次开钵,实乃我们云渺之福啊!”这时,一位身材颀长长相俊美的白衣少年从一亭中走出,后面跟着一男两女。

    四人各穿白红黄绿四色衣裳,面容表情各不相同,怎么看都觉得像是找茬。

    周昊在一旁听着听着就觉得这俊美少年话中有话,无奈自己身份卑微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双目紧盯着那人。

    “南宫寻就是这样教你们向长辈打招呼的?你们四个人把我的路挡住是要干什么?”哪知云方对那白衣少年丝毫不以为意,甚至看都未看一眼,但他一收刚才的散漫之情,严肃地对四人道。

    这四位男女虽然并未完全挡住云方和周昊的去路,可是毕竟四个人站起来占据的空间在那儿,云方这样说也没错。

    为首的白衣少年一时楞住:没想到这老家伙上来就给自己摆谱,连自己带师傅都被他羞辱了一顿。

    “还愣着干什么?没听清楚我的话吗?让开!”云方的白须无风自动,显得他不怒自威。

    “云方,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害死我大哥,这个仇我永远记得,今天你竟然又敢收新徒弟,我看你是完全不把我们余家放在眼里,我大哥死了,你应该生生世世为他守陵!”一位红衣少女凤目含怒,她一手指着云方鼻子在厉喝。

    云方看到此女这般动作却并未发怒,而且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柔和了起来:“你是余杨的妹妹余楠吧?百年过去你也长大了,很好,很好。”

    乍一听这话那红衣少女也愣了一下,不过她马上变得更加怒气冲冲:“云方你别给我转移话题,这百年来我日夜修炼,虽然我知道想打败你凭我是办不到的,但是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你不是收新徒弟吗,整不了你我就整他!”

    周昊瞳孔一阵收缩,那红衣少女这时点指着他,他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力道在刺激自己的眉心,似乎额骨将要迸裂。一旁的云方则拂了下手,周昊这才平安无事。

    “小娃娃你听着,无论我怎么解释你们也都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人就是这样:自己认定的事实就觉得是真相。不过我告诉你,如果想要整我徒弟的话,就拿出你的真本事而不是耍手段,以后你的机会还有很多,我也想看看南宫寻教出的徒弟有多么不一般。”

    说完这些话云方就拉着周昊一步瞬移到了亭子的另一边,在那四人的气愤目光中背影慢慢消失。

    “气死我了,该死的云方我迟早要杀他报我大哥之仇!”余楠胸口起伏不定,一口怒气无处发泄。

    “师妹不用羞恼,往后有的是时间出这口恶气,云方的债就让他徒弟先偿还一部分吧。”黄衣男子安慰余楠道,他名南宫英,是南宫寻之子。

    “没错,我成严对天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将云方扳倒,他算什么东西?竟敢无视我!”白衣少年俊美的脸庞变得无比狰狞,显然刚才云方对他的无视是个不小的打击。

    而始作俑者云方带着新徒弟周昊一路翻山越岭,路上也有许多类似刚才四人那样的仙殿弟子对云方毫无好感,这使得周昊越发迷惑:这个便宜师傅究竟做了什么事,难道真如他们所说是云方害死了自己的徒弟?

    “师傅,我想……”周昊刚要开口询问,迎面又走来两位仙人。

    “云方兄,你收徒已经回来了呀,这位少年就是你的新徒弟了吧?我听说其他十五殿的长老也都想收这从下界穷乏之地意外飞升而来的下仙呢,云方兄居然可以安然无恙全身而退,恐怕又是云方兄的凌虚仙踪大显其威吧?”一位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开口道,男子手执拂尘很是闲适,他面带微笑,可在周昊看来这笑容不怀好意。

    “南宫寻,现在我知道为什么刚才你的弟子胆敢拦我的路了,原来有其弟子必有其师傅啊!”云方听到此人如此说自己不怒反笑地回应道。

    “云方兄你这是什么话?南宫兄只是跟你打个招呼说笑罢了,几时拦你的路了?”南宫寻旁边那位仙人也是一位中年男子,他身材颀长,一身白袍,面色间带有几分不屑。

    “云方兄,你这么说是何意思?难道这条石阶只能你一人走得,我们都走不得了?”南宫寻目光变冷,但是依旧面带微笑。

    “我可没有那样说,只是我要带徒儿去面见殿主,实在没有空与二位多打招呼,不好意思先走了。”云方再次使出凌虚仙踪,只见他和周昊宛如幽灵一般绕过前方两人就又继续拾阶而上了。

    “该死的云方,如果不是因为有云渺为他撑腰,我早就杀他了。”

    看着云周两人消失在路的尽头,南宫寻还未开口,那位白袍中年男子就忍不住怒道。

    “成炳兄莫要恼怒,自从那件事以后云方已经是臭名昭著,所有人都知道他对徒弟见死不救,我们要扳倒他指日可待。如今我们要对付的不是在于云方,而是云渺才对,再等上千年,云渺即使不死我也能成就上仙果位取代他的殿主之位,到时候云渺仙殿就要改名换姓了。”南宫寻声音低沉,方圆五里的空间都
天幕神捕txt下载
被封锁,没有人可以听到他与白袍男子的对话。

    “南宫兄,你已经……”白袍男子听完大喜,他与南宫寻本为师兄弟,千年前投靠了云渺仙殿,但两人却一直想要夺殿主之位。

    高山流水,紫气蒸腾,沿途花草散发馨香,便是仙人闻了也神清气爽,几只寿鹿在山腰追逐,偶尔竟然腾空而飞,还有灵猴拿着碗一般大的红桃在树上啃食,样子颇为滑稽。然而这时周昊却无心看了,因为刚才的事情让他疑惑重重:眼前这个老者虽说人不错,可为什么会被其他人百般刁难呢?到底以前他经历了什么?

    “徒儿,我知道你心中一定有很多疑问,既然你拜我为师我也不会瞒你什么,但一切等到见了殿主后我再单独跟你说,好吗?师傅是不会骗你的。”云方似乎也知道周昊心中所想,他转过头对周昊认真说道。

    “嗯,师傅,我相信你!”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周昊从其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忧伤与疲惫,那不是身体的疲劳所致,而是心力交瘁。

    然后两人又继续带着刚来的心情上路了,这里其实已经是云渺仙山,两人处在山腰上。这座山高有万丈,其他山之间的石阶路由一座神木桥相连接,而这座山却与它旁边的山由一道彩虹连接,远远看去,一条神虹横贯于两山之间,还有仙人在虹上行走,给人一种光怪陆离的错觉。

    终于,云方与周昊来到了仙山顶部,看到了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而宫殿正门上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气派无比,实乃仙家手笔。

    云渺仙殿!

    不过在两人眼前的并不是仙殿大门,而是一座广场,全部由青砖铺成,此刻上面还有几十位白衣飘飘的少年弟子在练剑,一招一式之间尽显剑道奥义,他们不再追求花式,而是身随意动,每个人练的都各不相同,如果有凡间剑客看到他们这样练剑一定会嗤之以鼻,因为在凡间这么多人一起练剑就是要紧跟剑师的节奏,一招一式地模仿而不是各练各的随意运剑。

    周昊自十七岁参军以来,在军营中自然十八般武艺都涉猎过,尤其是用剑用刀和长枪长戟,在那种环境下,学好它们就是保住性命,所以周昊的剑术也有一定的高度。

    “师傅,这些神仙弟子在练的是什么剑法啊?看得我心痒痒,我也想去练练剑。”周昊跟着云方穿行在练剑广场上,周围弟子有的仍在专心练剑,有的看到云方打了声招呼,当然也有的暗自哼了一声远远避开了云方……

    “这也是你的必修课:云渺剑法,为殿主所创,此剑法顺承个人与自然相合,走的是天人合一的剑道,你看他们虽有招式但却各不相同,每个人都自有剑招顺应自然而动,这就是云渺剑法精髓所在!”云方在旁指点周昊道。

    “云渺剑法,天人合一。不愧为仙域,与凡间的剑术相比实在是高出千百倍,仅仅是这种剑意便已经可以走在剑道巅峰上了!”周昊感慨,内心大为畅快,仙域的种种都让他大开眼界。

    越过殿门,来到仙殿之中,这里装饰华美但又不失典雅,大殿由四根金柱支撑,整体空间开阔,至少可容纳上千人,在那大殿之上此时正端坐着三人,居中一人身着金银两色道袍,头插碧簪,面貌清癯,雪白的发丝直搭后背,不用说他就是云渺仙殿殿主——云渺上仙。

    “云方及弟子周昊参见殿主,副殿主!”

    这时云方与周昊赶紧低头拱手行礼,按云渺规矩:见到殿主副殿主只需站立行礼即可,无需行跪拜礼。

    “嗯,起身吧!云方,这次外出收徒一路可还顺利?”云渺上仙开口道。

    “还算顺利,只是那彩襄殿居然也派人来了,这却是意料之外。”云方道。

    “的确奇怪,彩襄殿主性情难测,更是出自神圣孔雀一脉,这一回我们算是与他作对,还不知日后他怎么看待云渺殿呢。”在云渺上仙左边坐着一位身形矮小的胖子,样子神似弥勒佛,他微眯着眼担忧地说道。

    “管他如何看待云渺殿,我们云渺还怕他不成,既然他来这里建立仙殿,就说明他背后的孔雀族抛弃了他,我倒要看看一个只会行苟匚且之事的仙灵能有多大能耐!”右边一位身材魁梧健硕的中年男子反驳弥勒胖子道。

    “眼下当务之急是三十年后的诸殿大会下仙弟子会武,到时候角逐出的前三将会被送入人仙洞府抢夺造化,你们觉得云渺仙殿最有机会胜出的会是谁呢?”云渺上仙道。

    “殿主,我殿最有希望胜出的有三人。分别是南宫寻长老的亲子兼弟子南宫英,李琼华长老的弟子苏青以及余璠长老的女儿余楠。”中年男子回答道。

    “余楠?就是那个天才弟子余杨的妹妹吧?余家好福气啊!哦,对了,云方,闭了百年的关你也应该去余家走一趟,给余杨上一炷香啊。”云渺上仙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看着下方的云方道。

    “我知道,殿主,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下去了,新徒弟还不熟悉云渺仙殿。”云方一脸淡然,没有人能懂得他的内心。

    “嗯,下去吧。”云渺上仙点了点头。

    而后云周二人便驾云离开了云渺仙山,云方的道场在另一座山,这云渺仙山只允许殿主与副殿主三人以及三人的弟子常年居住。

    仙域也分白天黑夜,只不过一天却有十八个时辰,只有在早上云渺弟子才能来到云渺仙山上的广场练剑,时常为三个时辰。

    一朵白云之上,云方拨弄云头就要降落到一座青山之上,这些青山都被仙人改造过,看似平坦的山顶实则是仙人削平的。

    眼前这座山的山顶上没有华丽的宫殿坐落其上,有的只是小桥流水人家,几间竹屋罢了,所用的竹子还是从山顶上的一片茂密竹林砍来,这竹林是云方千年前所栽种。

    周昊一路跟在云方身后,踏上一座小桥,桥是横在一个仙湖上面,湖水是蓝色的,看起来很美丽,远远望去像是一颗蓝宝石镶嵌在地面上,湖中还有睡莲,几尾火红的鱼在睡莲旁游来游去似与游者相乐。

    “这是养心莲,可治愈魂魄,在它旁边修炼可迅速内心平静,进入悟道之境;这鱼名叫朱鱼,药用价值极高,补血疗伤都用的到。”云方介绍道。

    “哎,师傅,那里站着一个人,是不是找你的呀?”周昊正认真地听着云方讲,哪知目光却突然被前方那竹屋的一道身影给吸引了过去。

    两人共同看向那道身影,竟是一位身姿曼妙的女性仙人,她背负长剑站立在竹屋前,此时她也看到了师徒二人。

    六目相对,三人都没有说话,而饶是周昊身为君皇见过美女无数也为前方女子的风采所赞叹。

    那名女仙身着素衣,乌黑长发及腰,身材高挑出众,,她目光如水,琼鼻挺秀,樱唇红润,一张仙颜吹弹可破,比之刚才那红衣女子余楠还要美上数倍,此刻她就静静地站在竹屋下,无喜无悲。仅仅这样,她所在的那个场景就已经是一幅绝美的画卷了!

    一时间,这一老一少师徒二人竟是看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