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仙之域兮 > 第二章:登仙台

第二章:登仙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章:登仙台

    “好黑啊,这是哪里?”

    伸手不见五指,耳畔依然是气流振鸣声在回响,但周昊却能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一股力量推向未知,那块刻有仙域二字的石碑竟然是一个类似传送门地的装置,或许可以说周昊正在去往仙域的路上!

    无尽黑暗,前路茫茫,周昊意识也在逐渐迷失,他感觉整个身体忽冷忽热,有时又忽胀忽缩,血液一会儿流动一会儿竟然凝固不动,好几次他差点感觉自己就要死去,那种难受毕生难忘。

    “啊!”

    黑洞之中,周昊的身躯在不断抽搐,甚至在不断变形,那是一种无法忍受的折磨,现年四十七岁的他虽说身体依旧硬朗,甚至上战场杀敌都完全没问题,可是面对这种前所未闻的折磨真的是无力招架。惨叫声不绝于耳,到最后声音也渐渐小了,因为他昏迷过去了,可是黑暗中他的身体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浑身血淋淋,手脚已然筋脉尽断,五官都模糊不清了,体内更是一团糟,好像千刀万剐了一般,如果有个人看到周昊这副模样,一定会说:这个人死透了!

    时间一点一滴逝去,黑洞中似乎根本无法辨别时光的存在,而周昊那堆残身也慢慢发臭发霉,洁白的骨茬与干瘪的人皮触目惊心,就这样漂浮在暗黑的虚空隧道中极速前行,一直到那束象征着温暖与生机的白光出现照在周昊的身上。

    白光柔和,洒落在周昊的每一寸残躯之上,一瞬间骨肉相连,筋脉重组,那早已破败不堪的身躯居然死而复生,真正的化腐朽为神奇。

    周昊活了过来!

    此刻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发现周围完全是一个透明的世界,只有白色的光芒照耀着他的周身,就像是在做检查。

    而更让他惊讶的是,当他不经意间看到自己的双手时,光滑细腻洁白的让他不敢相信,那分明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方才拥有的一双手,可是现在这双手的主人居然是自己。

    “啊?怎么回事?我的手?我的脸,我的身体?”周昊颤颤巍巍地望着自己的手,又不敢相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入手嫩滑,一张眉眼分明,英俊不凡的面孔透过指间传达给了他——他恢复了青春!

    “这……这算返老还童吗?我真的恢复青春了?”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真的无法一下子相信,可是又不由得周昊不信。

    宽松的龙袍,强壮有力的身体,这一切无不在告诉他,仙域真的存在,他接受了那面石碑的洗礼得到新生之躯。

    嗡!

    最后在周昊还沉浸在这无比的喜悦中时,在他头上突然垂落下一挂黄金符号,这些符号密密麻麻地全部蹿入了周昊体内,这一刻他猛的发现自己竟然身轻如燕,飘飘然起来,仿佛一抬脚就可以任意飞翔。

    随后黄金符号从他脚底流出再一次回归无形之中,周昊又感觉恢复了正常,但浑身依旧充满活力。不仅如此,他觉得如今他的身体真的仿佛重生了似的,每一寸肌肉,每一条骨,每一根筋脉甚至每一滴血都仿佛能交流似的,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身体各个部位的变化情况。这真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周昊觉得就像是人间所说的灵魂与肉身真正产生共鸣了一般,或者可以说他真的有了得到灵魂的感觉。

    灵魂,虚无缥缈,无法解释,这是只有在神鬼传志中才会出现的“高级词汇”,而今时今日,周昊一介凡人真的拥有了支配灵魂的权利,这听起来实在不可思议,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让他不能不相信。

    下一刻,白光一闪,周围景物大变样,周昊像是被人推了一把走出了透明世界,当停住脚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片白云台上,入眼都是滚滚云彩和七彩虹桥横贯天穹。

    “哎?那里也有块石碑。”周昊目光一扫,便看到前方立着一块白色石碑,只不过这块碑只有二米高而已。

    “登仙台!”

    又是赤红色的字体,周昊读出了碑上的刻字,可是突然他立即警觉了起来,因为从那高天上正飞来足有十数位神光,目标全部指向这里,周昊感觉自己被它们锁定了。

    此刻周昊立身之地也是一处云台,洁白的地板被朦胧的雾气遮掩但是却并不厚重,这里仿佛是天上的驿站,虽然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哈哈哈哈,岁月悠悠,凡间竟然又有人成功飞升来到这登仙台了,各位道友你们此行不会也是和老夫目的一样吧?”

    一道神光之中,有人率先开口,竟是一位身穿太极道袍的白发白须老者骑鹤而来,他左手中拿着一支拂尘。

    “云方道友,你这话可不讲究,想那下界苦寒之地,灵气稀薄,天材地宝稀缺,能够飞升仙域的人莫不是拥有绝代之资,如此良材美质任哪一方仙殿不是抢着收徒呢?”又一道神光中,一位骑行青鸾鸟的老妪开口道。

    “哼,没想到你们这些老家伙竟然全都过来了,那正好,老夫的八凶火神功正等着找人试威呢?今日我们就比比,谁胜出谁就带走这少年!”这时,一个粗狂的声音如炸雷一般响彻在登仙台四周。

    来人骑着一头黑色猛虎,猛虎脚下还有火红烈焰升腾,煞是威风凛凛,这人身穿火红道袍,连头发都像是一团飘摇的火焰。

    “赤袁老弟,百年不见你的脾气依然这么火爆啊!我看就是今天你胜出,这位少年也无法接受有你这样的师傅吧?”被称作云方的白发老者道。

    “呵呵,几位前辈有礼了,我乃彩襄殿的彩君子,今日我们十六仙殿的各位长老齐聚这登仙台倒也是一件盛事,各位何必上来就动怒呢?”

    还没等那一头火发的老者回答,又一道神光中的人也来到了登仙台上,那人骑乘在一只白天鹅上飞来,只是这人与在场除周昊外都不一样。这是一位身段修长的青年男子,俊美的面庞稍显苍白,一身金翠衣裳衬托的他宛如绝代神人,在青年左右还各有一位美妙绝伦的女子立侍。

    然而当听到彩襄殿三个字时,其他人都是内心一震,看向青年的目光有的是鄙视,有的是淡漠,也有的是忌惮。

    “哼,小辈,彩襄殿又如何?我赤炘殿至今还未怕过其他十五殿呢?别以为你们殿主是五色孔雀一族的人就了不起了,你们彩襄殿爱干的那些破事别人不说不代表别人不知道,真是丢神圣孔雀这一仙灵种族的脸。”哪知赤袁直接把矛头指向了俊美无比的青年彩君子,后者眼中闪过几道寒光但被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赤袁前辈误会了,晚辈修道才一千五百载,而在场的各位长老莫不是修道三千年以上的一方名宿,试问晚辈怎敢班门弄斧跟前辈们起冲突呢?若彩君子刚才有得罪的地方还请赤袁前辈见谅。”彩君子欠身拜首,道歉样子很是真诚。

    “不用对我行如此大礼,老夫也没空搭理你。”赤袁一副看不起彩君子的神情,然后他扫视全场,共计十九人,下一刻他又开口了:“
美女赢家全文阅读
这个少年我赤炘殿志在必得,各位道友谁要与我争夺的话,那就来一战定胜负吧。”

    “赤袁老弟,你这是要摆擂台吗?你这样第一个守擂的话,可是很吃亏的。”骑鹤老者云方此时手持拂尘悠哉站定道。

    “没错,只有一个名额而已,擂台赛不公平,我建议还是八殿对八殿,接着进一步角逐,直到最后一人胜出,大家觉得如何?”开口的是之前那位骑青鸾鸟的老妪。

    “前辈好主意,不过我想事先声明一下,各位长老都是金仙阶后期的绝代高手,而我今时今日也才刚刚步入金仙阶中期,所以我想带着两位金仙阶初期同伴作为助力,各位应该不反对吧?”

    彩君子这时走上前来对各方施礼微笑道。

    听了这话,在场十多位长老级人物都不免心中吃惊:想不到这彩君子修道才一千五百年居然就达到了金仙中期,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是四千多岁了,刚才彩君子说他们修道三千年以上现在听来实则是嘲讽他们无能。

    “难道彩襄殿真的就这么人才凋零吗?抢徒弟还要派两名女仙来作为助力?”赤袁脾气很是火爆,望了一眼彩君子所在地方,其目光中充满不屑与厌恶。

    原来彩襄殿本是这最近万年来才崛起的一座仙殿,据说殿主是五色孔雀一族的上仙强者,法力无边不说,光是来头就让很多仙殿敬畏有加。可是这位殿主却是一个“多情”之人,近万年来他只招收女弟子(除非是从凡间飞升而来的),目的可想而知。而之所以彩襄殿也会有如彩君子这样的男性仙人存在,毫无疑问他们的父亲都是那位殿主。

    不光如此,彩襄殿主还要求自己的儿子们与殿中女弟子进行双匚修,甚至是三修四修……多修!用他的话说就是采匚阴匚补匚阳,或是什么采匚阳匚补匚阴,这样修炼起来有益身心健康,事半功倍。

    现在这些长老觉得那彩襄殿主的混蛋理论或许可能是对的,否则谁能解释彩君子年纪轻轻如何就能达到金仙中期呢?能够于一千五百载达到金仙初期,摸到门都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像云方和赤袁在一千五百岁时也才是金仙阶初期罢了,这两人还算天赋好的。

    最后所有人基本全部同意彩君子的要求,一场龙争虎斗就在这方登仙台上开始了!

    神芒绽放,仙光璀璨,十数位仙人都驾驭坐骑互相攻伐起来,一道道可怕的剑气劈斩而下,云层仿佛大地震裂一样出现了巨大豁口,那是有仙殿长老使用五指划出的斩空指剑,端的是厉害非常。

    一处空中战区,正在上演三打一的戏码,毫无疑问是彩君子和两位女仙在合力攻击一位仙殿长老。那位长老不是别人,正是脾气异常火爆的赤袁,本来赤袁想要跟云方较量,可是彩君子却专门要找他对决,赤袁哪里忍得下这口气,他认为彩君子这是在小觑他。

    在场各位长老中最强大的两位绝对要数云方和赤袁,不说其他,这两人的境界就是其他人比不上的——金仙巅峰!

    试问仗着如此高深的修为赤袁还有何畏惧?

    “小崽子,别以为你是那五色孔雀的幼子我就会惧了你,你装的再好也掩盖不了从你骨子里透发出的坏心眼。接招吧,八凶火神功!”

    赤袁头发狂舞,宛如火焰摇曳,他一出手就用出了绝学,在他背后飞出八杆颜色不同的大旗,每面旗帜上都画着一头狰狞凶兽,仿佛是太古的大凶重临仙域。

    大旗猎猎天风浩荡,赤袁驾驭八杆旗冲杀向彩君子等三人,旗面上的凶兽这个时候居然真的从旗中扑了出来,全身被火焰包裹凶狂无比。

    “吼吼吼!”

    八只凶兽这一刻仿若是太古火神的坐骑出世,全部都怒吼着扑杀向彩君子三人。而那八杆大旗则封锁住了三人的退路,旗面此刻已经是熊熊大火升腾,那竟然是八杆火令旗,可以召唤仙域间火属性能量,是罕见的五行法宝。

    哧!

    另一边,彩君子与两位女仙同时出手,在他们手中各持着一把五彩羽扇,那居然是以五色孔雀的翎尾编织而成的仙扇,而且一出来就是三把。

    三人眼看八头凶兽就要吞灭了自己却是怡然不惊,几乎是同时,三人一齐扇向凶兽,霎时间整个天空都狂风大作,三道龙卷飓风宛如承接天地的巨龙一般横扫登仙台,任那八头凶兽再如何凶狂燃烧也被刮飞出去数千里,而火令旗则及时被赤袁收了回去。

    “可恶,小崽子,你居然将上仙的杀意化身藏在五彩羽扇中,果然够阴。不过我八凶火神功也不是随便就能被打败的,看招吧!”赤袁微微喘气,刚才那上仙的杀意化身却是伤到了他,可这更激起了他的火爆脾气。

    一时间战斗再次打响,八凶火神功毫无保留的被赤袁打了出来,整个天空都被笼罩上了一层赤红,那里火云重重,五色神光澎湃四射,金仙阶的战力被全面调动了起来。

    下方登仙台上,周昊还呆呆地站立在石碑旁,宽大的龙袍穿在身上让他觉得很是别扭,但是现在最让他在意的自然还是四周各殿仙人的精彩斗法。

    “我的天啊!仙人啊,仙人斗法,各路神仙大显神通,竟然都是为了我?天啊,太……太幸福了!”虽然真实心理年龄是四十七岁,可是经过刚才的仙域石碑洗礼似乎让周昊也恢复了一些少年心性。

    然而就在周昊津津有味的看着整个斗法场面时,一只白色的大手却是毫无征兆的从他背后出现并一把将他带走了。

    “嗯?”

    “嗯?”

    “嗯?”……

    几道惊咦声同时响起,所有人都罢战了下来,因为在战斗的同时他们已经将神识锁定了周昊,现在周昊却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云方呢?”有人第一个察觉到问题关键所在。

    “可恶,是那个老狐狸干的,早知道他狡猾了却没有防备,我们追吧?”有人提议道。

    “追不上了,刚才我与他对决就是被他的极速仙术远远撇下,他这才有机会对那少年出手。”说话的是之前那位骑乘青鸾鸟的老妪,她名木姮,是木奇殿的一名长老。

    “轰!”

    一座山状白云轰然化成火焰到处流窜,好像火山喷发了一般,出手的是赤袁,他刚才气愤难平,直接打出一击八凶火神功,结果就造成了如此大的声响。

    所有人都知道,云方出自云渺殿,乃是殿主的亲弟弟,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有人猜测他可能已经半只脚踏入上仙阶了。而云方最厉害的神通便数速度了,他那极速仙术一出,同阶之中几乎没有人能比肩,可称得上是速霸!

    最终,登仙台上众仙只能垂头丧气地各回各殿。

    白云无尽,苍穹茫茫,在距离登仙台两万里的云天之上,一只仙鹤正悠哉悠哉地往前飞,而在仙鹤背上则坐着两个人。

    一个白须白发,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一个面容清秀,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