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213章 造化弄人

第1213章 造化弄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台上针锋相对,着实令人始料不及。

    台下的人互相看着,一时间都不敢出声议论。

    孟星儿也是有点发懵,不知道父亲今天是怎么回事。戚武耀更是有点不悦,说好的让孟星儿嫁给我,你们家怎么还整出纷争了,拿老子开涮呢。

    只是现在,戚武耀就是再不满,也不便开口说什么,只能静静地瞧瞧。

    张禹也是冷眼旁观,他昨天就感觉到今天孟家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就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事情。

    既然有热闹瞧,那就不妨先瞧着。

    此刻,孟晨姬有严肃地说道:“孟然年轻又如何,谁又是一出生就能纵横商海的!而且,孟然现在已经做到很好,你们大房突然提出这种要求,未免有些过份了吧!”

    这话令不少旁支的人点头,确实有点过份。孟然的父亲和爷爷刚刚去世,你们大房就整出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有点欺负人了。

    “晨姬......”这时,孟晨缘的弟弟孟晨纲慢悠悠地站了起来,他淡淡然地说道:“不是我们大房过份,实在是眼下的局势太过严峻。谁都知道,有人现在故意跟咱们孟家做对,商场残酷,很容易令孟家土崩瓦解,陷入绝境的。我们大房现在提出重新选举家族继承人,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希望你也不要为了一己私利,影响到家族的大事......到那个时候,你便是孟家的罪人,日后如何向九泉之下的长辈们交代......”

    “呵......”孟晨姬冷笑一声,说道:“好一顶罪人的大帽子呀!孟家现在虽然遇到困难,那也只是暂时的,你们大房的做法,明显是趁火打劫!再者说,就凭你哥哥孟晨缘的商场中的地位,够不够看的呀!以他的资历,还想统领大局,有几个人会心服口服!不要以为孟然年轻,你们就能为所欲为!”

    看得出来,孟晨姬已然动了真怒,直接都叫出来的名字了。

    孟晨缘慢慢地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妹子,你误会了,我这个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自认没有资格做这个家主。”

    “不是你,那是谁呀?”孟晨姬冷冷地看向孟晨龙说道:“你是哥哥孟晨龙......”

    孟晨龙跟着站了起来,摊手说道:“当然不可能是我......”

    “不是你们兄弟三个,还有谁呀?难道是你孟晨纲?”孟晨姬不屑地看向孟晨纲。

    “我的年纪最小,更加不能是我了。”孟晨纲笑了起来。

    “那是谁?”这一次,孟晨姬明显有点纳闷。

    莫说是她,孟家的人都有点纳闷。不是孟晨龙、孟晨缘、孟晨纲三兄弟,那还是谁呀?

    就算是他们三个,都没有多少人心服口服,要是说出其他的人来,只怕更没人信服了。

    孟晨缘微微一笑,说道:“请诸位稍等!”

    说完,他提起手来,重重地拍了三下巴掌,“啪!啪!啪!”

    掌声一落,排楼的门口那口,突然掀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院内众人听到声音,一个个立刻转头看了过去,随即便发出惊诧的声音,“啊?”“这......”“怎么回事......”

    后面坐着的,能够看的清楚,前面坐着的,只能听到声音。虽然他们看不到后面的情况,但是眼下
逍遥仙门txt下载
已经能够看到台上坐着的孟晨缘、孟晨纲、孟晨龙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而孟然、孟晨姬他们的脸上,则是惊讶。

    大家伙实在等不了了,前面的人干脆站起来,转身往后看。就连张禹和孟星儿、戚武耀也都站起来,好奇地向后看去。

    只见从后面过来一行人,走在最面前的是一个精壮的汉子。确切的说,他还不是第一个,在他的前面是一辆轮椅,在轮椅之上,坐着一位老人。

    见到这位老人,张禹等人的脸上也都露出惊诧之色。老人不是别人,正是孟星儿的爷爷孟玄英。

    精壮汉子慢慢地将轮椅推到台前,此刻距离近了,再次见到孟玄英,张禹不由得又是一诧。今天的孟玄英和上次见到的孟玄英,明显有些不同。

    没错!不同的地方还很多。

    首先就是衣着,上次的孟玄英,穿着白色的衬衣衬裤,痴痴呆呆的,双目无神,目光呆滞,小便都能失禁。可是眼下的孟玄英,即便坐在轮椅之上,却也是西装笔挺,显得很是精神,特别是一双眸子,此刻目光矍铄,哪里还是那个痴呆老人。

    “你们说的人不会是大伯吧,大伯可是老年痴呆......”孟晨姬看到来人是孟玄英,忍不住如此说道。

    “谁说我是老年痴呆的......”旋即,一个沧桑的声音响了起来。

    本来坐在轮椅上的孟玄英,竟然站了起来。推轮椅的汉子,当即就要上前搀扶,孟玄英只是一挥手,便让人退下。

    这个动作,潇洒之中,更带着威严。

    孟玄英挺着胸膛,腰杆笔直,径直朝台上走去。在场的所有人见到老人家如此精神,都仿佛做梦一般,一个个使劲揉着眼睛,才确定没有看错。

    孟玄英老年痴呆,并不是什么秘密,家族的人都知道。就算平日里不见面,可过年的时候也得去拜年,即便孟玄英痴痴呆呆,什么也不知道,但拜年是给活人看的,面子上必须过得去。

    所以,在场的人几乎都看过痴呆的孟玄英,现在人突然容光焕发,简直无法想象。

    孟玄英来到台上,台上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随着他的行动而移动。

    “父亲。”“父亲。”“父亲。”

    孟晨缘三兄弟一个个无比恭敬,孟玄英就是微微点头。一直走到孟然所坐的位置。

    孟然先前本来没站起来,主要也是有点发懵。此时此刻,看到孟玄英来到身边,他仿佛感觉到有无比的压力袭来,这股压力令他都喘不过气来。

    他不自觉地看了起来,哆哆嗦嗦地说道:“大、大爷爷......”

    孟玄英满意点了点头,没有出声,而是看向孟晨姬姐妹。

    “大伯。”“大伯。”“大伯。”孟晨姬姐妹也都乖觉地打起招呼。

    孟玄英点了点头,颇为感慨地说道:“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竟然不知不觉的过了这么久......当我清醒的时候,仿佛都有些变了......玄雄竟然早我一步走了......唉......人生......为什么会是这样......”

    “父亲生前一直都很挂念大伯,总想着大伯能够清醒过来,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真是造化弄人......”孟晨姬见孟玄英提到父亲,不禁有些伤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