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驭房有术 > 第1202章 哑巴亏

第1202章 哑巴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会来......”张禹一愣,这件事是两个人商量好的,早上还通了电话,不应该出现岔子,怎么孟家的人还知道了。张禹好奇地问道:“那孟小姐怎么说?”

    “孟小姐怎么说,我不知道,我只是转达孟老板的意思。另外,孟老板让我再通知你一声,孟小姐很快就要订婚了,张先生最好不要打扰。”中年人平和地说道。

    看来他也是知道张禹的身份,估计张禹要是个穷小子,早就被打跑了。

    张禹见对方都这么说了,若是死缠烂打,显然不是那么回事。他微微一笑,说道:“谢谢,我知道了,这就告辞。”

    说完,张禹是转身就走。

    中年人也没有跟着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等到张禹的背影消失不见,才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喂,老板,张禹走了......”

    张禹独自离开,走出挺远的时候,确定周边没有什么人,立刻拿起手机,拨了孟星儿的手机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喂,你好。”

    这个声音很是陌生,张禹并没有听过,完全可以确定,这不是孟星儿。

    张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号码,确定无误,这才说道:“你好,请问这是孟小姐的电话吗?”

    “没错,我是孟小姐的秘书。您一定是张先生了吧,如果找孟小姐有什么事,大可以跟我说,我会转达给孟小姐的。”女人如此说道。

    张禹一听这话,就知道完蛋了,想要再联系上孟星儿,几乎不太可能。

    昨晚的时候,孟星儿还说没被完全限制自由,能够打电话和在度假村内溜达,早上还能通电话呢。此刻看这个意思,那是被完全软禁了。搞不好,就是因为早上两个人打电话,被人家给发现了。

    张禹琢磨起来,这该怎么办?

    片刻之后,张禹说道:“我略同一些医术,上次跟孟小姐说过,打算给孟老爷子治疗老年痴呆症。不知道能不能帮我转达一声。”

    “原来是这事呀。”女人笑呵呵地说道:“这件事,孟小姐已经跟孟老板说过了,孟老板的意思是,多谢张先生的好意。据我所知,就在昨天,孟老板已经从德国请了著名的脑神经专家,前来给孟老爷子会诊。”

    “呃......”张禹沉吟一声,现在可好,连最后的一条路都被人给堵死了。张禹又是干笑一声,说道:“那这样,专家们若是治好了老爷子,我也替着高兴。如果专家们没有治好,大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愿意尽绵薄之力。”

    “张先生的话,我一定会转达给孟小姐和孟老板的。”女人说道。

    张禹也是无奈,只能挂断电话。

    他的心中也是着急,孟星儿现在是他的女人,总不能嫁给别人吧。再者说,孟星儿身上诅咒还没解呢,这要是嫁给戚武耀,估计第二天就得守寡。

    张禹认为,自己得想办法先见一下孟星儿。

    雷鸣寺。

    后院的一间禅房之内,法海正躺在床上熟睡。张禹都赶到红霞枫林晚了,法海、法河他们是先走的,自然也回到了南都。

    法海的伤势说重也不算太重,但绝对不是轻
倾世嫡谋小说5200
伤。服药之后,就睡了过去。

    方丈法江过来探视,见法海没有性命之忧,也就房间。他招呼法河出了禅房,然后小声问道:“怎么回事?不是去试探么,为何还动了手?”

    “我的意思是去试探,可是师弟认为,张禹一定不会承认,所以让人夜探无当道观,结果被张禹当场擒住。今天早上,我们去拜山......”法河当下就将拜山时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

    听了之后,法江不禁微微皱眉,跟着说道:“这个张禹也太狂妄,竟然还敢率先提出动手!”

    “师兄,他狂妄是狂妄了点,但本事确实不弱,三两个回合就将师弟打伤。恕我说句难听的,如果有人要搜咱们雷鸣寺,怕是师兄你也会按耐不住......”法河低声说道。

    “谁敢到雷鸣寺造次,我定让他有进无出!”法江直截了当。

    “那以张禹的修为......只怕想法跟师兄你一样......”法河小心地说道。

    “就他!”法江的脸上露出不屑之色,跟着轻轻摆了摆手,说道:“法海被打伤的事儿,我暂时不跟他一般计较。你且说说看,试探的结果如何,可曾看出,金鳞龟是不是被他偷走的?”

    法江也知道,这事是师弟理亏在先,要搜人家的无当道观,这不是找打架么。若是张禹没啥没事,那也就算了,奈何人家本事大,被打了也是活该。法江倒是有心找回场子,可法河说了,张禹三两个回合就把法海给摆平了,自己出手的话,恐怕也没十足的把握。总不能带着雷鸣寺的高手去光明山围殴张禹一个吧,那简直成了天大的笑话。

    单打独斗,可以算是江湖义气。雷鸣寺去围攻无当道观,性质就变了,属于佛道之争了,那镇海市的道派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加上又是法治社会,显然是不太妥当。所以,法江决定,这件事还是先放下,找金鳞龟要紧。

    “从张禹的表现上看,看不出金鳞龟是不是他偷走的。他一点也不心虚,看起来十分正常。”法河如实说道。

    “金鳞龟到底哪去了......”法江又皱了皱眉,说道:“我看这样,不要跟无当道观为难,派人假装香客进去查看。切记不能明目张胆,旁敲侧击就好,这不是一日之功,可以慢慢的来。”

    “是,师兄。”法河连忙点头。

    法江回头看了看法海的禅房,摇了摇头,便朝院外走去。

    师弟这次吃了大亏,而且还是哑巴亏,实在是让人气恼,雷鸣寺什么时候出过这种丑。最可气的是,现在还不方便去报仇,只能先忍了。

    但是法江也不怕忍,机会早晚能够找到。

    出了小院,法江径直往后山走。再往后,有一个宝塔建筑,最为醒目。此塔便是雷鸣塔,当年很有名气,不少有人参观。可在三百年前,雷鸣塔便成为雷鸣寺的禁地,除了寺庙里的高层之外,普通的弟子都不能参观,更不要说是游人了。

    来到雷鸣塔前,塔外围着三十多个僧人,僧人们见他到来,纷纷行礼。

    法江点头意思一下,随即突入雷鸣塔。

    “金鳞龟的事儿,肯定跟这个尸修有关,要不然的话,金鳞龟怎么突然就没了!”